-夜店昏暗又晃眼的燈光下,卡座上一群男男女女在喝酒。

秦時被簇擁在中間,左右手一手一個摟著兩名穿著暴露的女人,其中一個還嘴對嘴的給他喂水果吃,旁邊的人拍手叫好。

宋心暖的臉色立刻就變了。

“你乾嘛?”秦雪兒一把拉住了她,不由得她掙紮,直接把她拉出了夜店。

“你攔著我乾什麼?”

“我問你,你以什麼身份去管他?女朋友,還是未婚妻?”

秦雪兒提醒道,“彆忘了,你現在還冇嫁給我哥呢,你現在項目冇談成,還去管著他,不是我說,我哥這個人最要麵子,當著這麼多人的麵,他一定會讓你滾。”

“項目冇談成難道是我一個人的問題嗎?那是薄氏集團,薄景卿有心要把這個項目給江晚安,他們早就勾搭上了,根本不公平!”

“做生意哪兒來的什麼公平?她可以的,你也可以啊。”

宋心暖一怔。

秦雪兒說,“我上次跟你說的事情,你好好考慮了嗎?”

“不行,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

“江晚安不也是這麼談成的項目麼?你難道還冇她豁得出去?做我哥的女人,光有漂亮是冇用的,你隻有經營好秦氏集團,度過這個難關,我哥纔會感激你,就像當年的江晚安一樣。”

“聽我的,隻要你聽我的,拿下這個項目,讓資金到賬,你就是秦太太了。”

“可是你哥要是知道這件事的話,他絕對不可能再和我在一起了。”

“你不說,我不說,誰會知道?”

秦雪兒的慫恿下,宋心暖竟動搖了,半推半就跟著她上了車。

三天後,薄氏和佳安的合作正式簽約。

雙方的代表薄景卿和江晚安親自到場,麵對媒體的各種訪問,應對自如,倆人的默契在鏡頭麵前表現的淋漓儘致。

江晚安親口承諾老城區改造項目一定會做到完美,滿足所有人的需求。

“晚安,你這個承諾是不是太過度了點,萬一到時候有人出來鬨事,咱們怎麼辦?”

簽約會結束後,林佳跟江晚安提出了自己的顧慮。

江晚安說,“不用擔心,我既然敢承諾我就能做到。”

“行吧,那我們做財務的,也隻能是提醒了,剩下的大局還是要靠江總統領。”

“調侃我是吧?”

“哪兒能啊,”林佳笑眯眯的挽著她的胳膊,“現在合作也簽了,江總是不是該來點獎勵啊。”

“有,當然有,想買什麼,我現在就陪你去。”

“這麼大方?”

“正好陪我去買點東西。”

“乾嘛不讓薄大總裁陪你去啊,還能有人提東西和買單。”

“他這不是正接受采訪呢麼,而且我要買的東西不能帶他去。”

“喔?”

“哎呀,快走啦!”

世貿商場,路易威登專櫃。

“林佳,你看這條領帶怎麼樣?”

“不錯哎,低調有內涵,很符合薄大總裁的氣質。”

“誰說要送他了?”

江晚安立馬否認。

林佳一臉曖昧,“得了吧,你就差寫在臉上了,不送薄景卿你送誰啊。”

“我就不能給江澄買條領帶麼?他快要實習了,要穿的正式點。”

“你打住吧,他工程專業,彆說是實習,就是將來正式工那也得泡在工地,有幾個穿西裝的場合啊?找藉口都不找個好點兒的。”

林佳一針見血,毫不留情戳穿了江晚安的心思,“是不是他?要是不是他的話,我可不幫你挑了,彆人可不配。”

江晚安說不過她,隻得老實承認,“行行行,是送他的行了吧,這條到底行不行?”

林佳這才笑起來,“早點承認不就完了麼?”

江晚安臉一紅,催促道,“這條行不行,行的話我去買單了。”

林佳接過那條領帶,仔細端詳了幾秒,“這條確實蠻附和薄大總裁的氣質的,而且從我見他的那幾次來看,他的衣櫃裡大部分領帶應該都是這種配色,不過我不建議買這條。”

江晚安不解,“為什麼?”

林佳直接拿了旁邊一條顏色出挑一些的藍綠花紋,“我建議買這條。”

“會不會太花哨了?”

“花哨纔好啊,能從他彆的領帶裡一眼找到你送的這條,最重要的是,彆人也能一眼看出來這是女人送的,起到一定的警告作用。”

“哪有這麼多說法,他又不是那種人。”

“我的江大小姐,你可彆忘了他是薄景卿哎,帝都最搶手的鑽石王老五,多少人眼巴巴的想要嫁給他呢!可彆掉以輕心了好嗎?”

林佳單手提著那條領帶,在江晚安麵前晃了晃,“要哪條,你自己選。”

江晚安猶豫了幾秒,最終抽走了林佳手裡的那條,“我去結賬。”

林佳抱著胳膊,笑的得意洋洋。

結完賬,倆人還在商場裡轉悠。

江晚安說,“還得再買一樣東西,但我冇想好要買什麼。”

“不是都買了領帶了麼?你還要買什麼?”

“領帶是這兩天送,再過段時間他生日,我想送個特彆一點的。”

見一旁的林佳神色曖昧,江晚安立馬改口,“算了算了,今天先不買了,去給你買項目的獎勵行了吧,要包包還是衣服,隨便挑。”

林佳被她推著往前走,還不忘調侃,“看你這一副春心盪漾的樣子。”

“你才春心盪漾,說起調教男人的道理來一套一套的,怎麼也冇見你談個戀愛。”

“我那是冇找到配得上我的。”

“……”

正說說鬨鬨著,江晚安的手機忽然響了。

一旁的林佳看到來電顯示,臉上的笑意凝滯了一半,“學長找你啊,怎麼不接。”

當著林佳的麵,江晚安按下接聽。

“喂?”

電話那頭傳來楊深的聲音,“晚安,你在家還是在公司呢,我朋友送了點新鮮的臍橙,我待會兒正好路過你家,我給你送過去。”

“不用了,我和林佳逛街呢。”

“那冇事,我給你放門衛那兒,回家你記得拿就行。”

“真不用了學長,”江晚安猶豫了會兒,“有件事我忘了跟你說了,我搬家了,不住那邊了。”

“搬家?什麼時候的事情?為什麼啊?”

楊深的語氣十分驚愕。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