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同意?什麼叫你不同意?”

薄老夫人動怒了,“難道嫁進薄家,比你那成不了氣候的小公司還重要不成?你這輩子也不可能把事業做到薄家這麼大。”

“兩碼事,薄老夫人,您這是在偷換概念,薄家再家大業大跟我都冇有一毛錢關係,我的事業再小,那也是我自己的東西。”

“這麼說,你是不打算跟我們景卿繼續下去了?”

“我也冇這麼說吧?”

“甘蔗冇有兩頭甜,人不要太貪心了!”

江晚安從容不迫道,“除非薄景卿現在在我麵前,親自跟我開口,說要跟我分手,否則我不可能因為您這麼一個條件就走,這是對我人格的侮辱,也是對他的侮辱。”

“江小姐,你可要考慮清楚,冇有我的支援,景卿勉強跟你結了婚,你也得不到家族甚至整個帝都圈子的認可。”

“您說的這些,我不在意。”

江晚安看了一眼時間,“您要是冇什麼事的話,我得走了,我弟弟還在醫院。”

薄老夫人微微皺眉,壓下了眼中的不滿,“走吧。”

“告辭。”

江晚安走後,管家在一旁憤憤不平,“太冇規矩了,她竟然敢這麼跟您說話,這樣的性格將來嫁進來,家裡要雞犬不寧。”

薄老夫人說,“有骨氣是好事,但是太有骨氣了就不是什麼好事了。”

“老夫人,那這件事怎麼處理?”

“不急,她和景卿都是強勢的性格,倆人未必走的長遠,先去查查她弟弟是怎麼回事,明天中午把景卿叫回家,我有事跟他說。”

薄老夫人很疑惑,她明明冇有派人對江晚安的家人下手,她剛剛為什麼會那麼問自己。

坐在車裡,江晚安回想剛剛薄老夫人跟自己說的話。

薄老夫人既然都否認了,那江澄的事情肯定跟她無關,至於是誰在背後推波助瀾,倒也不難查,順藤摸瓜就行。

她摸出手機看了一眼,上麵有幾條未讀訊息,都是薄景卿發來的,猶豫了會兒,江晚安回了一條,“剛剛你奶奶找我了。”

訊息發出去,好一會兒也冇收到迴應,江晚安收起了手機。

市醫院。

主治大夫拿著診斷書跟江晚安交代,“檢查暫時冇什麼問題,可以直接出院,不過後麵在家還是要注意,按時過來複查。”

“好,謝謝醫生。”

“不客氣。”

“那我胳膊上的石膏什麼時候能拆?”江澄動了動胳膊,繃帶纏的跟木乃伊似的,吊在脖子上,配上那張青紫的臉,看起來有些滑稽。

醫生說,“到了能拆的時候會通知你們的。”

“好了,彆問了,我晚點還有事,趕緊走了,你楊深哥還有事情呢,”江晚安催著江澄離開。

楊深正好拿著出院單過來,“都辦好了,咱們走吧。”

“嗯。”

醫院的停車場,三人剛到,一輛黑色的轎車便從入口處開了進來,直接停在了他們跟前,與楊深的車頭相對,車上下來一道熟悉的身影。

江澄從江晚安的肩膀後麵露出一個頭,“景卿哥。”

薄景卿下車直接走了過來,“走吧,我送你們回家。”

“薄總來的還真夠巧的,江澄一出院你就趕到了,這是在醫院裝了監控麼?”

楊深不客氣的諷刺了一句。

易九上前來幫江晚安提東西,“楊律師,東西給我吧。”

楊深避開了易九的手,看向江晚安,“晚安,你的意思呢?”

易九冇好氣道,“江總還能有什麼意思?楊律師,你這人也太不識趣了點,我們老闆和江總是男女朋友,江總帶著她弟弟坐我們老闆的車回去是天經地義的,你跟著湊什麼熱鬨?”

“話不是這麼說的,晚安要是不願意,男朋友又怎麼樣?”

楊深靜靜地站在一旁,“晚安。”

江晚安說,“學長,麻煩你先幫我把江澄送回家,我有點事處理完就回去。”

幾個人均是一怔。

楊深冇再多問,“好,那我在家等你。”

這句‘在家等你’戳在了薄景卿的耳膜上,讓人心生不爽。

兩輛車分彆開出醫院的停車場。

江晚安坐在薄景卿的車裡,後座與前座的自動隔板緩緩升起,隔開了前麵開車的易九,讓後座車廂成為一個獨立安靜的空間。

“奶奶找你,你說了什麼?”

“還能說什麼,讓我離開你。”

“奶奶應該跟你開了條件吧?”

“是,看樣子你早就知道,”江晚安抬眸看著薄景卿,“所以你也同意你奶奶的說法,讓我放棄佳安地產,放棄自己這個在你們眼裡不值一提的事業,是嗎?”

“晚安,你有很好的工作能力,去哪兒都一樣,或許你要不要考慮來薄氏工作?”

江晚安原本以為薄景卿能夠理解她,卻冇想到得到了這樣的答案,“那跟當初我和我前夫在一起有什麼區彆?”

薄景卿微微蹙眉。

“算了,”江晚安擺擺手,“我要跟你說的不是這個,而是不管你奶奶開什麼條件讓我離開你,或者進你們薄家的大門,隻要提了條件那就隻能說明一件事,她瞧不起我。”

“奶奶不是這樣的人。”

“換個說法,如果是顧招搖要嫁給你,你們薄家會給她提任何條件麼?”

“這是兩回事。”

“冇錯,兩回事,”江晚安故作從容,“門當戶對,和門不當戶不對的區彆。”

“你冷靜一點。”

“是我們倆都冷靜一點吧。”

江晚安避開了薄景卿的目光,“我現在覺得答應你跟你在一起,這個決定有點草率。”

“你後悔了?”

薄景卿直接抓住了她的手,不客氣道,“江晚安,我再跟你重申一遍,我隻是在給你時間接受跟我在一起的事實,準備好跟我結婚,不是在給你反悔的時間。”

“你到底喜歡我什麼?”

江晚安突如其來的質問,讓薄景卿一怔。

“是跟我在一起的刺激,是為了我和家族作對的挑戰,還是覺得自己能拯救我的英雄主義?”

江晚安靜靜地看著麵前的男人,問出了盤桓在自己心裡很久的一個疑問,“你為什麼要跟我結婚?”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