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景卿疑惑的看向薄加淇,“到底怎麼回事?”

“蘇映雪騙我說玥玥還活著,讓我今天去見玥玥,但是我冇想到半路上她安排了人要殺我。”

江晚安三言兩語把事情的前因後果說了一遍。

“她告訴你玥玥還活著?”薄景卿眉頭皺的更緊了。

“是。”

江晚安篤定道,“而且我已經見到照片了,加淇也讓人找到了那孩子,待會兒宴會結束,我就得去接孩子。”

薄景卿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看向薄加淇以尋求確認。

薄加淇點點頭,“我讓我朋友去接的,玥玥被一對夫妻收養了,現在就在鄉下,因為不想讓蘇映雪的計謀得逞,所以我才先送嫂子回來參加宴會,還好趕上了。”

“我現在就得走了,”江晚安神色焦灼,“我想儘快見到玥玥。”

薄景卿拉住了江晚安的手,“我跟你一塊兒去。”

帝都鄉下。

薄加淇帶著江晚安和薄景卿兩個人去了農莊。

“淇少,這兒。”

薄加淇的朋友站在村口就看見了他們,朝著他們招手。

“孩子呢?”

“在家裡呢,鄉下孩子認生,不肯出來。”

“沒關係,帶我們過去吧。”江晚安很著急。

“在這邊。”

跟著薄加淇的朋友,一行人找到一戶帶院子的平房。

夫妻倆看著都是老實巴交的村民,也不知道薄加淇的朋友是怎麼跟他們倆說的,這會兒看起來顯得十分緊張慌亂。

“這娃兒是我們撿來的,真的不是買的,我們自家有孩子。”

“孩子呢?”

江晚安顧不上跟他們多說什麼,一心隻想見到孩子。

那中年婦女還在一個勁兒的唸叨,“那麼熱的天,把孩子放在大太陽底下,我們要是不帶回來的話,那就要被曬死了啊。”

“我問你們孩子呢?”

“安安,”薄景卿抱住了這會兒情緒有些失控的江晚安,“彆著急。”

“你們是在夏天撿到她的?”

“對,是啊。”

江晚安終於從薄景卿的問話中回過神,猛地一怔。

玥玥是冬天丟的,寒冬臘月。

“你們撿到她的時候,她多大?”

“就小小一個包在一個包裹裡麵啊。”

婦女小心翼翼的回答,“真要是你們的孩子,我不攔著你們帶回去,畢竟在我們鄉下也冇什麼好的條件,可你們千萬彆報警,我們真的冇有買。”

正說著話,她丈夫已經把孩子從屋裡領了出來。

三歲的小女孩,皮膚黝黑,瘦的跟根火柴棍似的,臉上一雙大眼睛彷彿埋在黑炭裡麵,眉心一顆美人痣,五官還能看出是好看的,確實不像是這夫妻倆的孩子。

可惜,江晚安隻看了這一眼便確定,這不是她的玥玥。

“不是她。”

江晚安的膝蓋一軟,幸好薄景卿一直抱著她纔沒讓她摔倒。

所有的希望在見到這個女孩子的瞬間全部破滅,她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怎麼了?”薄加淇還不明所以。

薄景卿淡淡的道,“不是這孩子,你留下來處理一下,我帶你嫂子先回去了。”

“不是?”薄加淇錯愕不已,“確定麼?”

“不是。”

即便是這孩子和玥玥一樣,額頭有一顆美人痣,可她是這夫妻倆夏天撿到的,時間對不上。

薄景卿扶著江晚安回到了車上。

“或許……或許是他們記錯了,是冬天撿到的?也有可能他們不想把孩子還給我們,所以故意說錯了。”

江晚安忽然要下車,“我下車再去看看。”

“安安,”薄景卿拉住了她的手,“她不是我們的女兒。”

手上的溫熱襲來,江晚安轉頭看到薄景卿篤定的眼神,忽然鼻子一酸,眼淚就落了下來,“她怎麼能不是呢?”

薄景卿抱住了她,輕輕地拍著她的後背,什麼都冇說。

回到市區已經是晚上。

警局會見室內,江晚安與蘇映雪之間隻隔著一張木桌。

蘇映雪以雇凶殺人暫被拘留,報案的人是薄加淇,下午的宴會上,她剛被保鏢帶出去,就被警察帶走了。

此刻,她看起來分外平靜,平靜的可怕。

“我知道你一定會來找我。”

蘇映雪盯著江晚安,“怎麼樣,現在是不是很後悔?”

江晚安直截了當的問道,“玥玥究竟是不是還活著?”

“你說呢?”

“我要你回答我的問題,我女兒是不是還活著,在哪兒!”

蘇映雪抬了一下手,露出冰冷的手銬,輕蔑的嗤了一聲,“你覺得我會在這種情況下回答你的問題麼?要回答也隻是一句話。”

她頓了頓,壓低了聲音,“我不知道。”

江晚安握緊了拳頭,恨不得把麵前這個惡毒的女人千刀萬剮,可是她不能,玥玥唯一的資訊都在這個女人的手裡。

“除非你們能讓我出去,否則,我什麼都不知道。”

蘇映雪微微一笑,陰惻惻的笑容讓人心頭髮涼。

江晚安強忍著要動手的衝動,咬牙道,“好,你等著。”

從警局出來,薄景卿立馬迎了上來,“怎麼樣?”

江晚安的腳步有些虛浮,無力的搖了搖頭,靠在了薄景卿的懷裡,“她什麼都不說,現在也冇有任何證據能證明她知道玥玥在哪兒。”

“彆著急,除了她還有另外一個人或許知情。”

江晚安抬起頭,從薄景卿的眼中肯定了自己心裡的答案。

丁曉紅。

“我女兒已經失蹤了一個月了,你們一點兒訊息都冇有?”

“對不起先生,我們在儘力調查了。”

“儘力儘力,你們知道她才三歲,她那麼小……”

熟悉的男聲落在江晚安的耳中,她忽然握住了薄景卿的手,腳步頓了下來,轉頭朝著說話的方向望去。

這會兒天都黑了,來警局裡辦事的人並不多,一對男女站在一名女警的工位前,男人正焦灼的說著什麼‘孩子’。

江晚安露出錯愕的目光,脫口而出,“楊深?”

那對男女雙雙回頭,看到楊深身邊女人的瞬間,江晚安的眸色驟然一緊,“林佳?”

楊深和林佳怎麼會在這兒?

倆人顯然也冇想到會在這兒碰到江晚安,均是一愣。

“你們倆怎麼在這兒?”

“晚安,我……”

不等楊深說完,林佳忽然站了出來,沉聲道,“我們來找女兒,我們的女兒。”

江晚安的眉心猛地一跳,不可置信。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