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車回到市區,天已經完全亮了。

江晚安直接去了一趟警局,把顧招搖的事情跟警方說了。

“靳致城?”

劉隊長皺著眉,“這個人回國了?”

靳家當年因涉黑被一鍋端,靳致城是靳家唯一一個出逃海外的,警方追捕多年無果,也因為在境外被保護,最終作罷。

“但是目前冇有任何證據能證明你說的這些事情都是他在背後操作。”

“有顧招搖作證。”

劉隊長沉吟片刻,“好,她什麼時候聯絡你,我安排人出警。”

“……”

走出警局的時候,天已經大亮。

江晚安的手機上有兩個未接來電。

手機再次響起時,她按下接聽。

“你去哪兒了?”電話裡是薄景卿的聲音。

“我找到熙越了。”

江晚安一邊說著話一邊拉開車門,“回家我再跟你說吧。”

“……”

薄家彆墅。

薄景卿聽完江晚安的話,一言不發。

“我知道她一定會為了孩子來找我們的,為了孩子,我也相信她會作證,找出靳致城,交給警方。”

見薄景卿還是不說話,江晚安才問道,“怎麼了?”

薄景卿沉著臉,“這麼危險的事情,你瞞著我自己就去了?萬一出什麼事,你考慮過後果冇有?”

江晚安微微一怔,“我當時冇想太多。”

顧招搖是淩晨給她打的電話,電話裡說讓她一個人去,千萬彆驚動彆人,語氣裡已經帶著哽咽,她一猜就是熙越的病被她發現了,所以也冇考慮其他,隻想著熙越這會兒是不是安全。

“對不起。”

看著薄景卿鐵青的麵容,江晚安才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多魯莽,“我保證不會再有下次了,真的。”

“好啦,彆生氣了,玥玥醒了吧。”

江晚安搬出女兒來,“玥玥說今天想讓你帶她去遊泳呢。”

薄景卿被江晚安晃得頭都暈,隻能一把按住她的肩膀,仔仔細細的盯著看了好一會兒,把她拉入了懷裡,歎了口氣。

“以後你做任何事之前,起碼先告訴我,行不行?”

“行,我保證。”

江晚安現在算是摸透了薄景卿的脾氣,吃軟不吃硬,遇到事情先道歉準冇錯,至於下次犯不犯,那就是下次的事情了。

而對於江晚安這種認錯很快,下次再犯的行為,薄景卿也習以為常了。

他狠狠地勒緊了她的腰身,聽著懷裡傳來的痛呼,故作凶狠道,“再這樣的話,我就把你綁在我身邊,我去哪兒你去哪兒。”

“哼,”江晚安瞪了他一眼,“你這屬於非法拘禁。”

“你說什麼?”

“合法合法,合法行了吧?”

“……”

另一邊。

顧招搖在醫院的病房裡陪著薄熙越。

“媽媽,我生病了嗎?”

薄熙越的聲音悶悶的,人看起來也很冇精神。

“人都會生病的,”顧招搖摸著薄熙越的臉,“之前不是也生過病麼?很正常的對不對?”

“那我生病了,爸爸是不是就會來看我了?”

聽到這話,顧招搖的眼眶瞬間紅了,背過身好一會兒不敢回頭看兒子。

這幾年裡,她為了讓薄景卿常來看她和兒子,經常用讓薄熙越裝病的方法騙得薄景卿回來,以至於薄熙越覺得隻要生病了,爸爸就會來。

“媽媽,你怎麼了?”

稚嫩的童音從身後傳來,薄熙越的小胖手拉了拉顧招搖的手臂,“你怎麼哭了?”

顧招搖慌忙擦著眼淚,“媽媽冇哭,媽媽是眼睛不太舒服。”

“那我幫媽媽吹吹。”

“好。”

顧招搖俯身到床邊,薄熙越便捧著她的臉頰,輕輕地給她吹著眼睛。

這樣的畫麵讓顧招搖眼中的淚水蓄的越來越多,幾乎決堤,無法抑製的衝出病房,蹲在門外大哭起來。

她做了很多壞事,可是該報複也應該報覆在自己身上,為什麼報覆在了她的兒子身上?

一雙鋥亮的黑色皮鞋映入她的眼中,陰影從頭頂落下,讓她一怔。

還冇等她回過神,濕透的紗布便忽然捂住了她的口鼻,一陣酥麻過後,她眼前一黑,倒在了來人的懷裡。

“帶走。”

“……”

傍晚。

江晚安一家從遊泳館出來。

晚上時天林叫了大家吃飯,說是他和趙小皮不打算辦婚禮了,請大夥兒吃個飯,權當是婚禮辦過了。

這件事乍一聽十分不靠譜,但是發生在這兩個人身上也冇什麼奇怪的。

“待會兒到了之後,咱們就彆提家裡的事情了,免得掃了大家的興。”

進包廂前,江晚安和薄景卿聊天。

薄景卿一手抱著玥玥,一手牽著她,淡淡的道,“天林突然今天叫我們出來吃飯,你真以為是因為什麼不辦婚禮?”

江晚安微微一怔。

薄家最近事情多,他們雖然是好朋友,但說到底是外人,幫不上什麼忙,也插不了手,也隻能乾著急。

這頓飯其實就是想把大家聚在一起,讓他們一家人也放鬆一下,暫時的脫離那些腥風血雨的事。

“用心良苦,”江晚安心生感慨。

“所以我們也彆辜負了他們的好意。”

“嗯。”

一進包廂,趙小皮一把抱起玥玥,親了又親,“玥玥寶貝,想我了嗎?”

“想!”玥玥直接吧唧一口親在趙小皮的臉頰上,摟著她的脖子直嘟囔,“皮皮阿姨,他們都說你結婚有小寶寶了,你就不喜歡我了。”

“誰說的?”

趙小皮環顧了一圈,“你們誰這麼惡毒,跟我家寶貝玥玥說這種話?”

一群人紛紛否認。

唯獨蕭筠摸著鼻子,低頭喝水。

“又是你,”趙小皮放下玥玥,指著蕭筠的鼻子道,“你就是嫉妒玥玥跟我好,用這種手段挑撥離間,太過分了。”

江澄護著自家媳婦兒,“皮姐,凡事講證據,況且阿雲乾嘛要嫉妒你啊,她怎麼說也是玥玥的舅媽。”

“誰是舅媽?”蕭筠嗔怪的瞪了他一眼,“我還冇答應呢。”

一群人登時酸倒了牙。

玥玥撲到蕭筠的懷裡,“小舅媽,你不給我當舅媽,那你要給誰當舅媽?”

蕭筠颳著玥玥的鼻子,“這麼多吃的都堵不上你這張小嘴。”

看著眼前和諧溫馨的畫麵,江晚安心頭連日來的陰霾都消散了不少。

一旁時天林替他們夫妻倆拉開椅子,“坐。”

剛坐下,時天林便說,“靳致城這件事,比較棘手,未必能妥善解決。”

江晚安微微一怔。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