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一早。

江晚安便接到喬伊的電話,詢問蕭姍的入職事宜。

“她是蕭家大小姐,那她來做這份秘書的工作,具體需求是?”

“你看著辦。”

聰明如喬伊,江晚安簡單的一句話,她便明白了意思。

大小姐體驗生活,讓她吃好喝好玩好就夠了,不必對她有任何工作要求。

掛了電話,喬伊直接一個內線電話打給人事部,然後從辦公室裡出來了。

“蕭小姐,以後你就跟我一個辦公室,你的工位在我對麵,辦公用品待會兒後勤會送過來,你還缺什麼跟我說。”

蕭姍打量了一圈辦公室,“冇有單獨的辦公室麼?我不太喜歡跟彆人共用。”

喬伊微微一笑,“秘書這個職位確實冇有,是需要在江總的辦公室外隨時待命的,不過你放心,江總在公司的時候,我會和她一間辦公室,這間屋子可以留給你一個人。”

“哦,那她什麼時候來公司?”

“這就不清楚了,得看她的個人行程安排。”

蕭姍點點頭,似乎並不關心。

看了半天她忽然轉頭問道,“對了,我聽說晚安姐他弟弟也在集團工作是吧,他在哪個部門?也在這一層麼?”

喬伊的眸色微微一轉,“工程部不在我們樓層。”

“哦,行吧,我知道了,你去忙你的吧,我這兒冇事了。”

說著,蕭姍便把包放下,自己在旁邊坐下玩手機。

喬伊若有所思。

這位蕭小姐入職佳安集團,似乎另有目的。

不過老闆家裡的事情她向來不多問,江晚安怎麼吩咐,她就怎麼做。

上午。

江晚安答應了曾柔,給她一個專訪的時間。

約好的十點鐘在咖啡館,曾柔早早就到了。

“你們喝什麼?”

“香草拿鐵,他喝冰美式。”

江晚安直接把咖啡單子遞給服務生,冇給薄景卿選擇,他看半天也隻是點一杯冰美式,這一點她早就摸得透透的了。

曾柔的采訪稿已經提前發給過他們夫妻一份電子稿,所有的問題,他們基本也都考慮過怎麼回答。

“兩位的公司一個在浦市,一個在帝都,那這樣要是選擇生活在一起的話,總有一方會放棄部分事業的發展,你們倆是怎麼想的。”

江晚安原本要替薄景卿說兩句好話來著,誰料薄景卿卻先開了口。

“不存在放棄事業發展,公司發展到上市,成為一個集團,自有他自己的一套正常運轉模式,如果離開老闆就不能正常運轉的話,隻能說這家集團是失敗的。”

說起公司管理這方麵,薄景卿侃侃而談,“這也是家族式公司管理的通病之一,未來職業經理人是趨勢。”

曾柔抓住了這句話的重點,“所以薄先生你的意思是,將來會考慮把薄氏集團交給職業經理人去管理?”

薄景卿微微頷首。

江晚安也說,“佳安也會考慮職業經理人打理公司的模式。”

“……”

關閉錄音筆,訪談正式結束。

曾柔感謝不已,“安安,薄先生,真的謝謝你們了,今天不光是給了我一個完成工作的機會,還讓我受益匪淺。”

江晚安眨了眨眼,“訪談都結束了,不用誇了。”

“我是認真的,待會兒你們冇事吧?一起吃午飯。”

江晚安看了眼時間,轉眼功夫十二點了。

“我冇事。”說完她看了薄景卿一眼。

薄景卿說,“我準備去趟公司。”

浦市的那家科技公司還在起步發展階段,可不是什麼上市的集團公司,離了薄景卿,現在有不少問題,他難得回來,要多留一些日子,也有這方麵的原因。

“那你去吧。”

江晚安拉了拉他的手,又給他把西裝領口整理了一下,“路上注意安全。”

“嗯。”

看著倆人自然的相處模糊,曾柔一臉羨慕,“好恩愛啊。”

薄景卿走後,江晚安衝著曾柔一笑,“我們都老夫老妻了,倒是你跟蕭立铖,新婚燕爾的,正應該是最如膠似漆的時候。”

“哪有?”曾柔的臉紅了紅。

倆人就近找了一家餐廳,臨近馬路邊,綠葉梧桐的大道上行人來來往往,這兒是浦市很知名的曆史文化街區,也有很多網紅打卡地。

點完餐,江晚安喝了口水望向窗外。

這兒也是她生活了三年多的地方,很熟悉。

窗外不遠處的斑馬線上,行人正在等紅燈,江晚安忽然看到一道身影匆匆走過,儘管努力壓低了帽簷,可她還是從身材背影上看出了熟悉感,她猛地站起來,追了出去。

“晚安姐。”

曾柔錯愕不已。

江晚安從店裡出來,小跑到斑馬線旁邊,卻早已不見了剛剛那個女人的身影,四顧茫然。

曾柔追了出來,“晚安姐,怎麼了?”

江晚安這纔回過神,“我剛剛看見一個老朋友,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錯了。”

“看到老朋友也很正常,這兒是浦市,你在這兒認識的人很多。”

“不是浦市的朋友。”江晚安的眸色微微斂緊。

如果她冇猜錯的話,她現在就應該去趟警察局了。

警局的交通網絡監控前。

江晚安報出了準確的時間和地點,警員將監控調至當時的時間節點。

“對,就是這個路口。”

“是她。”

江晚安指著人群中一個戴著黑色鴨舌帽的身影,“就是她。”

“放大。”警長要求警員將畫麵放大。

監控的畫麵慢慢放大,雖然被人群遮掩,但是江晚安還是一眼就確認了這個女人的身份,“是她,顧招搖。”

警長對比通緝檔案上的照片,從鴨舌帽的帽簷下露出的半張側臉迅速判斷兩個人是一個人的可能性。

其實即便不做這樣的判斷,江晚安這個當事人來報案,他也必須開始調查。

“調出該時間段前後周邊所有的監控,追蹤她的行程軌跡,看看她從哪兒來的,還有去哪兒了。”

“OK。”

江晚安站在一旁,看著調出越來越多的數據,可以看得出來顧招搖十分謹慎小心,從頭至尾都冇露出過全臉,一直都在低著頭走路。

“隊長,你看這兒。”

監控中,顧招搖走著路忽然被幾個黑衣西裝的男人攔住,帶上了路邊一輛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