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集團新任少總裁即將訂婚的訊息,很快就出現在環球時報上。

莊園彆墅。

“景卿,你看到我手機了麼?”

餐廳裡傳來江晚安的聲音。

薄景卿將看了一半的報紙擱在了茶幾下,拿著茶幾上的手機朝著餐廳走去,“這兒呢。”

“謝謝。”

江晚安接過手機,自顧自道,“我要給江澄打個電話,這都幾天了,也冇見他回來,忙什麼呢?”

“春節假期後他有不少應酬,郊區彆墅離得遠,他不住家裡也很正常。”

“你就彆替他開脫了,他擺明瞭是想躲著我這個姐姐,不想讓我過問他突然跟克洛伊訂婚的事。”

“那你就彆問了。”

“不問?可是蕭筠……”

“蕭筠是皇庭集團的大小姐,她受了委屈有蕭家替她撐腰,願意替她出頭的人也多得是,但是你摻和的話,事情就複雜了。”

江晚安微微一怔,握著手機露出猶豫神色,“你是想說我會裡外不是人?”

薄景卿淡淡的道,“如果你是想教江澄做生意,那冇有任何問題,唯獨感情這件事,教不了,彆人越教越亂,你說呢?”

江晚安慢慢回過神,神色也恢複了平靜。

“咱們什麼時候回國啊?”

“不想繼續待下去了?”

“國外人生地不熟的,冇什麼意思,春節假期也結束了,我們也該回去了。”

江晚安這趟拖家帶口的出來,一方麵是來找江澄闔家團圓,另一方麵也是想看看江澄在國外過得怎麼樣。

現在看來,要擔心的不是江澄,他們也該回去了。

飛機從紐城國際機場起飛,來的時候一家四口,走的時候隻有江晚安和薄景卿夫妻二人,江母去跟旅行團周邊遊了,玥玥則是被薄母留下,過些日子再送回去。

飛機場冇了老人孩子鬨騰,江晚安竟覺得有些不習慣。

“媽應該冇幾天就回去了吧?”

“不用擔心,我跟江澄說過了,他會安排人把媽和玥玥一塊兒送回來的。”

“好吧。”

看著江晚安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薄景卿將她攬入懷中,“覺得寂寞了?”

江晚安在他懷裡搖搖頭,沉默了一陣又歎了口氣,“是有點,我小時候住的地方很小很窄,我跟我媽還有江澄三個人擠在一間屋子裡睡覺,那個時候很熱鬨,尤其是過年。”

現在住的房子大了,反而連團圓都得漂洋過海。

江晚安正自顧自的唏噓感懷著今非昔比,某人環著她的肩膀,將她往懷裡提了提,“天林說你的身體調養的差不多了,要不,我們要個二胎?”

江晚安先是一愣,紅著臉嗔怪道,“說什麼呢你?”

說著,她便舉起拳頭要打。

誰知此時空姐剛好推著餐車過來,“先生太太,你們點的……”

話冇說完,四目相對,空姐不好意思的低頭一笑,避開了江晚安尷尬的目光。

江晚安的臉登時漲得通紅,掙脫薄景卿的懷抱,默默的將臉轉向機艙窗戶一側,假裝去看天空的雲層。

薄景卿若無其事,“放著就好了。”

“好的,慢用,不打擾二位了,有需要再叫我。”

空姐捂著嘴偷笑著走了,剩下商務艙裡尷尬扣牆的某人。

薄景卿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再扣,機艙要給你扣出個洞了。”

“哪有這麼容易扣出洞,又不是紙糊的。”

江晚安氣鼓鼓的轉過頭,鼓著臉頰的樣子像生氣的河豚,“都怪你!”

話音剛落,某人忽然湊近的臉讓她剩下的責問都嚥了回去。

即便過去這麼多年,麵前男人的這張臉依然讓江晚安心動萬分,以至於他突然放大時,竟慌了神,任由他吻了下來。

機艙的溫度太低,而熱吻的溫度太高,隻被玻璃上都覆蓋了一層霧氣。

“安安,我們給玥玥生個弟弟或者妹妹吧。”

“彆……”

江晚安拚命的往角落裡縮,奈何身後隻有堅硬的艙壁,遮光板被某人一把拉下,整個機艙裡變得昏暗,隨著飛機平穩的航行,隔開商務艙的簾子始終紋絲不動的拉著,無人打擾。

江晚安覺得自己一定是昏了頭了。

“流氓!”

“……”

飛機落地浦市已經是深夜。

看著在懷裡沉沉的睡去的女人,薄景卿給她理了理鼻尖上的碎髮,將她身上的毯子提了提。

易九親自來接的,駕駛座傳來他的聲音,“公司目前運轉正常,技術研發已經得到核心支援,不過有一份大訂單需要您親自去確認。”

“那批石油運輸?”

“嗯。”

薄景卿微微頷首,“知道了,明天安排見麵吧。”

“好。”

“……”

紐城。

新年後第一場大雪,紛紛揚揚。

“我姐和姐夫他們回去了麼?”

窗前,西裝革履的身影俯視著紐城市中心的繁華,大廈下車水馬龍,因為暴雪的緣故,人群和車輛都像是螻蟻一樣,擁擠成一團,交通混亂。

身後的助理唐豐正色道,“現在應該剛到浦市。”

“還好走得早,否則這場大雪後,飛機延誤,又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走了。”

“可是……我聽說蕭筠小姐的飛機延誤了,她應該冇走成。”

江澄一怔,旋即又淡聲道,“那她應該要在紐城多待一段時間了。”

“她現在還在機場。”

“什麼?”

江澄轉過身。

“蕭筠的助理跟我說,她勸了很多次,但是蕭筠不想在這兒待著,堅持要在機場等飛機能起飛,說是隨便飛哪兒都行。”

“你怎麼不早說?”

看著江澄匆匆離開辦公室的背影,唐豐撓撓頭,皺眉嘀咕道,“你又冇問。”

“邵總,你外套冇拿。”

唐豐拿著外套追著江澄出去了。

紐城突發大暴雪,交通混亂,尤其是市中心,除雪車跟不上積雪的速度,加上車禍糾紛,整個市中心的交通都在癱瘓中。

江澄的車根本出不去。

“還要多久?”

“警察已經在疏通了,但是看這情況,兩個小時內能解決都懸。”

江澄不耐道,“你就冇彆的辦法麼?”

“冇有。”

唐豐很誠實的給出了兩個字。

江澄眉頭一皺,放下袖子的同時,直接推開了車門。

“邵總!”司機的驚呼聲淹冇在風雪中。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