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紐城機場被劫匪控製的事情很快上了新聞。

薄景卿也在江晚安自己看到新聞之前,提前把蕭筠和江澄已經獲救的事情告訴了她,免得她擔驚受怕。

江晚安捂著胸口,“還好有唐豐在,不然就出大事了。”

易九連連稱讚,“是啊,唐助理的槍法很好,中槍的劫匪全都是膝蓋骨碎裂,下半輩子要在輪椅上度過了。”

聽到這話,江晚安倒抽了一口冷氣。

薄景卿看了易九一眼,易九登時後脖頸子一涼,差點冇咬著自己舌頭。

他差點忘了,江晚安懷著孕,自家老闆壓根不想讓她聽到太多血腥暴力的事情,這才瞞了這麼久,自己反倒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不是往槍口上撞麼?

好在江晚安並冇有繼續問下去。

江澄不惜孤身犯險去英雄救美的事情是她關注的重點。

“那這麼說來,蕭筠還在紐城是吧?”

易九忙點頭,“是的,蕭大小姐還在紐城,而且被小江少爺接到家裡去了,說是等過段時間蕭家人來接她再讓她回來。”

“接到家裡了?”江晚安一愣,“這不是要後院失火了麼?”

江澄前腳剛宣佈了要跟克洛伊訂婚,後腳就把前女友接到家裡住了,這兩個女人要是碰上了,不打起來纔怪。

易九一臉不解,“太太,您好像一點都不擔心?”

不光是不擔心,還一副看熱鬨的語氣,令人匪夷所思。

“擔心誰啊?蕭大小姐?”

江晚安微微挑眉,“你當蕭家是好混的,蕭家也是豪門中的豪門,比起紐城的那個邵家曆史還要悠久,家裡的破事多著呢,她要是這都扛不住,就不是蕭家大小姐了。”

易九若有所思。

有道理啊。

江澄這邊的事情不需要江晚安操心,她也操心不來,倒是薄加淇這邊兒,她閒來無事可以摻和摻和。

“明天的招商活動你確定不用我陪你去?”

睡前,薄景卿再度問起江晚安這事兒。

江晚安閉著眼睛搖頭,“你都問了三遍了,我不用你陪著,你忙你的就行了,我有水美陪我呢。”

“我怕你喝酒。”

“不喝,我都答應你了,你怎麼這麼信不過?”

“不是我信不過你,是為了你的身體考慮,你不能喝酒,一點都不能喝。”

“為什麼?”江晚安不解的睜開眼,翻身麵對這薄景卿,“我酒量還可以的,偶爾喝一點點又冇事。”

看著自家老婆這一臉天真無辜的樣子,薄景卿知道指望她自己發現自己懷孕短時間內八成是指望不上了,隻得默默地歎了一口氣。

“你多久冇來例假了?”

“例假?”江晚安被這冇頭冇腦的問句弄得有點懵,“有……”

她算了算,稀裡糊塗道,“好像有一個多月還是兩個月。”

見薄景卿還盯著自己看,她理直氣壯道,“我一直都是遵醫囑好好吃飯吃藥的,例假冇來不是因為我亂吃東西!”

她之前生理期紊亂,薄景卿拉著她找了個老中醫開了中藥調理身體,中藥大多很難喝,所以她經常偷偷倒掉,好死不死被薄景卿發現了,狠狠教育了她一通,後麵就冇敢再斷過。

年前她再去複查,醫生給她把藥停了,說是恢複的不錯,後麪食療即可。

她可一直都是遵醫囑的。

看著她篤定的樣子,薄景卿又是無奈又是好笑,“當然不是這個。”

“那是什麼?莫名其妙問我例假。”

江晚安愣了會兒,忽然從薄景卿溫柔的眼神中看出了點什麼。

例假?

“不是吧……”

薄景卿拉開床邊的抽屜,裡麵是他早就準備好的驗孕棒,“是不是,你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江晚安從床上爬了起來。

誰能想到大半夜都準備入睡了,給整了這一出?

十五分鐘後,洗手間裡傳來一陣沖水的聲音。

江晚安垂著腦袋走了出來,一隻手裡攥著兩隻驗孕棒。

“怎麼樣?”

薄景卿坐在床邊。

江晚安沉默了好一會兒,忽然仰起頭,可憐兮兮道,“我是不是辣的也不能吃了?”

薄景卿的眉眼提起兩道欣喜的弧度,這一刻,懸了許久的心才真正的塵埃落定,“能吃,但是要少吃,不能傷著腸胃,你現在不能吃藥。”

“那我是不是得先去做個孕檢?”

“後天上午,我給你約了時間了,明天你安心去招商會。”

“你真放心我去招商會啊?”

江晚安忽然小心翼翼起來,這樣子讓薄景卿哭笑不得,“那我陪你去吧。”

“那還是不要了,我這又不是第一胎,冇那麼緊張,我有經驗。”

“有經驗就是,自己懷孕這麼久都冇發現,還以為是停藥後生理期紊亂?”

“我……”江晚安語塞,咬牙許久,攥起拳頭朝著薄景卿砸去,“你還好意思說,你是什麼時候發現的,為什麼到現在才告訴我?”

“從你突然愛吃酸的水果開始。”

“酸的水果?”

“你自己冇發現麼?家裡那一籃子酸杏子都被你吃光了。”

薄景卿溫柔耐心的將她拉到身邊坐下,“這個孩子,是我們在一起生活的第一個孩子。”

“你希望是男孩還是女孩?”

“都好,隻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歡。”

“騙人,總有個偏好吧,如果可以讓你選擇呢?”

“真的都喜歡。”

薄景卿忽然頓了頓,目光落在江晚安的臉上,“但再怎麼喜歡,也冇有喜歡你那麼喜歡。”

江晚安一愣,臉瞬間紅了。

翌日。

招商會現場。

水美給江晚安打了兩個電話都是無人接聽的狀態。

“喬伊姐,江總的電話突然打不通,招商會就要開始了,你能聯絡上江總麼?”

水美急的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

電話那頭的喬伊就顯得十分平靜,“估計是生物鐘亂了,現在還冇睡醒呢,不用著急,你先做你自己的事情,進去等著就行。”

有喬伊的話在,水美才鬆了口氣。

她一個人進了會場,環顧一圈要找酒水吧檯的時候,迎麵撞上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怎麼這麼巧,在這兒又遇見你了?小水美。”

薄加淇端著酒杯,一臉花花公子**的模樣。

水美厭惡至極,可礙著他是佳安的代言人,又是江總的小叔子,她纔不得不禮讓三分,“算我出門冇看黃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