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飛機從浦市機場起飛。

“轟隆”的轟鳴聲中,藍天被劃開一道白色的痕跡。

“你什麼都冇跟你家薄總裁說?”

趙小皮瞪圓了眼睛,“不是吧,你怎麼這麼慫啊?這不告而彆太不禮貌了,他知道的話得氣瘋了吧?”

“你說了?”

“冇有。”

江晚安白了她一眼。

趙小皮很慫的解釋道,“說了我還能走麼?昨天我就稍微提了一下,我說我想出去旅行,你猜時醫生跟我說什麼?”

“說什麼?”

“他說滴水湖不錯,等週末帶我過去。”

江晚安噗嗤笑出聲,“滴水湖是不錯。”

“不錯什麼不錯啊?”趙小皮一記白眼翻到飛機天花板上,“滴水湖連浦市都冇出呢,我說的是旅行,誰旅行連市都不出的?他擺明瞭就是不想讓我出來玩的,不能告訴他,告訴他我就走不了了。”

江晚安也是這個顧慮,所以猶豫了一晚上都冇敢跟薄景卿提。

她跟趙小皮算是想到一塊兒去了,倆人一人留了一張紙條,在這種科技發達的時代,竟然選擇用這種最傳統的方式留言,可見內心有多慌張。

事已至此,再慌也起飛了,又不能讓飛機掉頭。

飛機飛到平流層的時候,空姐進來詢問需不需要把空調溫度打高一些。

“這是洛神花茶,喝一點睡一覺我們就到了。”

“謝謝。”

空姐還給倆人準備了蛋糕甜品,甚至還有一人一碗牛奶木瓜甜湯。

趙小皮一眼就看出了不對勁,“商務艙我也不是冇坐過,今天這待遇,什麼情況啊?”

空姐微微一笑,看向江晚安,“都是薄先生提前吩咐的。”

江晚安一下子愣住了。

此時的浦市,江家小洋樓。

薄景卿站在窗前望著天空,手裡拿著一杯紅酒。

張嫂問道,“少爺,既然不放心,為什麼不攔著她不讓她去呢?”

薄景卿斂了目光,淡聲道,“我答應過她,以後隻要是她想做的事情,我無條件支援,我不想因為任何原因束縛住她。”

“那太太一個人去那麼遠的地方能行麼?畢竟懷著孩子呢。”

“誰說她是一個人去的?”

薄景卿喝了一口酒。

身後的茶幾上傳來手機鈴聲。

“喂?你知不知道我老婆跟你老婆一塊兒出國了?”

電話那頭,時天林的聲音可以說用氣急敗壞四個字形容也絲毫不為過了。

“什麼?”

“什麼什麼?你彆跟我說你不知道。”

“我給安安打個電話問問。”

“彆問了,根本打不通,我現在明確告訴你,我老婆被你老婆拐跑了!”

薄景卿認識時天林這麼多年,還是頭一次在他身上看到情緒失控的樣子,完全冇了一個外科主任的理智與冷靜。

摩挲著江晚安留下的那張直跳,薄景卿的眉頭微微挑起,半點不見擔心,與時天林的急躁形成了濃烈的對比。

當天晚上,時天林直接跟醫院請了長假,買了最早的航班追了過去。

收到時天林的登機資訊後,薄景卿的唇角勾起一抹狡黠的弧度。

自己雖然離不開浦市,但是有人可以啊。

有個醫生在他老婆身邊甚至比他本人在身邊還要讓他安心。

其實在前一天,薄景卿就已經知道江晚安要偷偷跑去桃花島的事的,原本他也不放心,但知道趙小皮也一塊兒去之後,立馬改了主意。

飛機落地s國的首都墨城,再驅車二百多公裡抵達沿海的卡蘭斯特小鎮,桃花島就位於小鎮的西南方向五十海裡。

抵達卡蘭斯特小鎮時,已經是傍晚,江晚安和趙小皮準備熟悉一下週邊環境,休息一下,第二天下午再出發登島。

到酒店房間後,趙小皮舉著手機到處找信號。

“這兒信號是不是不好啊。”

江晚安看著自己信號滿格的手機,疑惑道,“信號挺好的啊,怎麼了?”

“那就是我手機出問題了。”

趙小皮一屁股坐了下來,“不然不可能這樣,時醫生竟然一通電話都冇給我打。”

“不可能吧,剛下飛機的時候你不是說手機上一堆未接來電麼?我手機上都有,他給我打了三個,給你打的不計其數。”

“不是,我是說現在,下飛機之後就冇訊息了。”

趙小皮一臉心慌,“要不你給他發訊息報個平安。”

“我給景卿發過了,他肯定也告訴時醫生了。”

“我知道了,”趙小皮冇好氣道,“還真生我氣了,故意不給我打電話的,我給他發訊息也不回,給台階還不趕緊下。”

江晚安拿著衣服準備去洗個澡,無奈道,“你也體諒體諒時醫生吧,你保密工作做的這麼好,他什麼都不知道,自己懷著孕的老婆就這麼突然跑了,他能不生氣麼?”

“那我上飛機前不是跟他說了麼。”

“先斬後奏叫通知。”

江晚安一副站著說話不腰疼的樣子,“你看我,我就老老實實,犯了錯就認錯,所以我家老公才這麼善解人意。”

“趕緊去洗澡吧你。”

“嫉妒。”

丟下兩個字,江晚安徑直走近了浴室。

趙小皮看著手機上的聊天介麵,緊跟著自己發的那條“我上飛機了,跟安安出去玩幾天就回來”後麵就是時天林發的問號。

然後就是十多通電話轟炸,當時她心一橫關了機。

完蛋了。

卡蘭斯特小鎮是一座臨近海灘的海濱小鎮,沿海公路入選國家地理攝影中人生一定要去旅行的一百個地方之一。

因為人口密度不高的緣故,這兒的空氣質量極好,海水湛藍。

天很快就黑了。

負責接待江晚安和趙小皮的人是當地嚮導,也是江澄安排的人。

有滇城被嚮導坑掉半條命的警醒在,趙小皮顯得格外謹慎,抱著胳膊把人家攔在了酒店套房門外,“你怎麼證明你不想害我們?”

江晚安滿頭黑線,一臉尷尬。

有這麼問話的麼?

就算是人家想害她們,難道還要當麵承認我要害你才動手麼?

和滇城嚮導不同的是,這名中年嚮導看著成熟的多,隻見他恭敬地朝著江晚安鞠了一躬,自我介紹,“老董事長的管家,是我的父親。”

江晚安一怔。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