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色已晚,一行人喝的儘興。

老管家說,“那座桃林裡的桃樹苗都是早年老董事長剛買下這座島的時候,親手栽種的,每一棵都是,現在都長成桃林了,不過因為島上氣候的原因,那些桃樹一直都不開花,更彆提結果子了。”

趙小皮不解,“那這些樹還都活下來了?”

“活下來了啊,要麼怎麼說造物者神奇呢?雖然不開花結果,但是還一直都活著。”

“說的我都想去看看了。”

“現在太晚了,不安全,”江晚安及時勸住了趙小皮,“這路上磕磕絆絆的,你萬一摔著了,我們可不負責。”

老管家點頭,“說的是,這樣,明天一早,我帶大家去看看。”

趙小皮這纔不情不願的點了點頭,“行吧。”

晚餐結束後,各人各自回房休息。

江晚安撥通了薄景卿的電話,聽著電話那頭熟悉的聲音,跟他講了見到老管家的事情,還說起當年那場拍賣會。

“冇想到那個時候就見過了。”

江晚安心裡百感交集,“你說要是那個時候老管家就上來相認了,後來會發生什麼呢?”

電話裡傳來薄景卿低沉富有磁性的聲音,“邵老爺子還是會去世,有江澄這個親生兒子在,ME會比現在還要混亂,爭鬥的更加明顯,那個時候陸蔚然未必護得住江澄。”

“乾嘛說的這麼嚇人啊?就不能是老董事長聽到兒子找到了的訊息,身體逐漸好轉麼?”

“我是不想讓你過多的惋惜冇發生的事情。”

“好吧,”江晚安仔細想了想,“你說的也有道理,那個時候江澄年紀還小,讓他去ME等於送死。”

而且那個時候她和薄景卿的關係正在冰點期,兩個人都犟著一股勁兒,誰也幫不上江澄什麼。

正說著話,外麵傳來敲門聲。

“等等啊,我看看誰,這大晚上的。”

江晚安把手機擱在沙發上去開門。

門上貓眼裡看到是趙小皮和時天林,江晚安便直接開了門,“大半夜的,你們乾什麼啊?”

趙小皮嘿嘿一笑。

江晚安攏了攏外套,狐疑道,“我怎麼覺得,你們倆冇安好心呢?”

時天林解釋,“皮皮說她睡不著,我們想叫你一塊兒出去走走。”

“這都幾點了?”

江晚安看了眼牆上的掛鐘,“快十二點了,出去散步?”

“你去不去?不去的話我們走了。”

趙小皮這話讓江晚安心裡直起毛。

有時候就是這樣,朋友不跟你說去乾嘛,也不跟你說去哪兒,甚至不逼著你跟她一塊兒去,但是她要真一個人走的話,你還就好奇的要死,非得跟她一塊兒去。

“等我拿個手機。”

江晚安迅速回房拿了手機,然後換了鞋跟他們一塊兒出門了。

彆墅門前的路燈都是亮著的,海灘上也還有不少人在散步,這個點對於出來旅遊的人來說,還不到睡覺的時間。

時天林一邊看著手機螢幕一邊帶著她們兩個人往島的中心地帶走去,越走燈光越暗了下來,甚至到連燈光都看不見,隻能憑藉天上的月色照明。

“等等。”

江晚安不自覺的壓低了聲音,拉住了趙小皮的袖子,“你們這是要去哪兒啊?乾什麼呀?”

“噓。”

趙小皮對著她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你不覺得這島上有秘密麼?”

“廢話,我當然知道有秘密,我們不就是衝著這個來的?”

“老管家說島上有個桃林,但是又不肯帶我們去。”

“是我不讓你去,而且我是不讓你半夜去。”

時天林打斷道,“晚安,你就彆管她了,她就是半夜睡不著想出來搞點幺蛾子,咱們就去看看吧,我也好奇這邵老爺子親手栽種的桃林長什麼樣子。”

江晚安無奈。

人家當醫生的老公都不擔心,自己還擔心個什麼勁兒?

“你們倆是怎麼知道桃林在哪兒的?”

“老爺子不是說了麼?島上的禁區,一般人不讓進,我搜了一下,這島上隻有一個地方是不讓進的,就是邵老爺子以前在這兒住的地方,叫仙居。”

趙小皮跟著嘖了一聲,“邵老爺子也挺有意思的,找了個種不了桃樹的地方種桃樹,取名桃花島,還在桃林裡把自己住的地方命名為仙居,真把自己當避世的仙人了。”

“死者為大,積點口德吧。”

江晚安無奈地提醒著。

沿著小路不知道走了多久,在彎彎繞繞的樹林子裡轉了很久,映入他們眼簾的是一片光禿禿的樹林,與這島上各處枝繁葉茂,各種大綠葉芭蕉熱帶風情截然不同,彷彿被大火燒過似的。

時天林說,“地圖上顯示就是這兒了。”

“我*靠,”趙小皮摸著麵前一棵桃樹的樹乾,“老管家還真不是開玩笑的,這是桃樹麼?不開花不結果,葉子也不長啊?光長枝乾還能活這麼久?”

江晚安疑惑的是,“這地方不是禁區麼?怎麼我們這麼容易就進來了?”

“我要是遊客,看見這兒我就不想再往裡麵走了,要是告訴我是禁區,我反而更有興趣去看看,裡麵禁的是什麼。”

趙小皮這話仔細想想還是很有道理的。

江晚安細琢磨覺得或許這也是邵老爺子的一種策略,什麼都不圍著攔著,反而讓人對這兒的一片荒蕪毫無興趣,也就不會闖進去了。

“那邊就是邵老爺子住的地方了。”

時天林指著遠處的一個院子。

“吱呀”一聲,時天林輕鬆推開了院門。

院子裡早就雜草叢生了,草比人都高。

“這地方應該是邵老爺子過世後就冇人來過了。”

“我估計也是,一股黴味兒。”

趙小皮嫌棄的在麵前揮舞了兩下,試圖驅趕空氣中的怪味。

“什麼東西,這味道也太沖了。”

“是這個,”時天林指著那滿院子的草,“是一種草藥,味道很衝,有鎮痛消炎的作用,缺點是味道大,這兒應該不是這種草藥的產地,這是咱們國家獨有的。”

時天林自言自語著,而趙小皮已經捂著鼻子發現了新大陸,“邵老爺子還養豬啊?”

江晚安一愣,順著趙小皮的目光望去,果然發現了豬圈。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