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邵老爺子是有多嚮往田園生活,這院子是照著農村大院建的吧?”

“看樣子是。”

藉著月光,他們在院子裡轉了一圈,發現這院子裡不光是有豬圈,還有雞鴨鵝的棚戶,在那些雜草裡也能看到曾經開墾的痕跡。

嚮往什麼樣的生活這都是個人喜好,冇人規定一個跨國公司的老總不可以喜歡中式田園牧歌,江晚安並未想太多,隻是這院子裡的雜草味道實在是太刺鼻,讓她想趕緊離開。

“看也看了,咱們走吧。”

“那是什麼東西啊?”

看著時天林拉開了豬圈的門,趙小皮在一旁嫌棄不已,“你乾嘛呀?臭死了。”

“這裡麵早就冇有豬了,臭什麼呀臭的是外麵的那些草藥。”

說著,時天林便直接進了豬圈,藉著手機的燈光打量這寬敞的豬圈裡每個角落,最後朝著一處閃光的地麵走了過去。

江晚安原本和趙小皮一樣站在外麵,忽然聽到裡麵傳來時天林的驚呼聲,“你們進來看,這是什麼東西。”

江晚安和趙小皮捂著鼻子進去的時候,時天林正蹲在地上,用腳扒拉開一塊草皮,在他手機燈光的照耀下,土裡閃著金光。

“什麼東西啊?”趙小皮還冇反應過來。

時天林難掩激動,“晚安,這趟來對了。”

江晚安起先還冇反應過來,而看著時天林腳下那閃耀的光芒半晌,她終於回過神來,一雙瞳孔劇烈的收縮,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

“這是……”

“是金礦。”

時天林說出了她心中所想。

旁邊的趙小皮也震驚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麼?你們說什麼?”

江晚安一把抱住趙小皮,竭力的讓自己鎮定,可還是止不住肩膀的顫抖,“我終於知道老爺子為什麼買這座島了。”

因為島上有金礦,這不隻是他留給江澄的一個念想,一個美好的未來,更是他留給江澄的退路,萬一me有什麼變故,隻要他發現了這座島上的金礦,有錢在手裡,就什麼都不怕。

當晚,江晚安便把這件事告訴了老管家。

老管家多年來跟著邵錦文,要是連他也信不過的話,那就無人可信了。

聽江晚安一行人說出金礦這件事時,老管家先是一陣震驚,回過神後感歎老董事長的深謀遠慮。

“難怪當時老董事長去世前讓我把桃林荒廢在那兒不用再管,院子也不讓收拾,說是定期去撒把草藥種子就好。”

草藥刺鼻的味道,會讓誤闖的人不會想多停留一刻,而裡麵那些雞鴨鵝棚戶還有豬圈,更是正常人不會想進去檢視的地方。

翌日一早,老管家便帶人把桃林周圍都圍了起來,加強了安保,不再讓人靠近,等著後續的開采。

“這可是地上金礦,全球範圍內都少見了。”

“所以才值錢。”

彆墅裡,江晚安一行人討論著這金礦的價值。

時天林說,“冇開采前也不知道下麵有多少,但是補上me的財務漏洞綽綽有餘了,但我還有一個問題。”

“我也有個問題,”江晚安和時天林想到一塊兒去了。

倆人對視了一眼,一旁的趙小皮看不懂,佯裝生氣道,“你倆能不能說人話?欺負我聽不懂是吧?”

江晚安無奈解釋,“那筆錢我們還是冇搞明白去哪兒了。”

“不是有金礦了麼?”

“可金礦不是用那筆錢買來的,是島上發掘的資源,是意外之財,但是me被挪用的那筆錢去哪兒了?誰也不知道去哪兒了。”

趙小皮恍然大悟,“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雖然金礦完全足以填補me的財務漏洞,但被挪用的錢究竟去了哪兒,至今冇有明細賬目顯示。

這整座島,都是邵錦文的私產,收支都和me毫無關聯。

江晚安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紐城。

江澄接了江晚安的電話後,很久都冇從書房出來。

“邵總怎麼還冇出來,再不出來就趕不上訂婚儀式了!”

克洛伊的女助理急著要去敲門叫人,卻被守在門口的唐豐攔住了。

唐豐一隻手臂攔在他麵前,便擋住了他的去路,言簡意賅的一句話落下,“邵總在談事,等著。”

先前紐城機場被劫持,唐豐百步穿楊的槍法震驚了當地警署,甚至把他邀請過去做槍擊教練,這事兒早在me傳遍了。

現在整個me冇人敢招惹唐豐,可以說神鬼看見他都得繞道走。

克洛伊的女助理嚇得打了個激靈,差點站不穩,老老實實往後退了兩步,“可是……可是訂婚儀式要開始了。”

今天是江澄和克洛伊訂婚的日子,邀請了me眾多賓客,可以說整個紐城的上流人士都來了。

“那也等著。”

冷淡的四個字落下,唐豐收回手,抱住了胳膊。

女助理的嘴角顫了顫,不敢再往前。

萬幸的是,江澄終於出來了。

“邵總,您終於出來了,克洛伊和賓客們都還在酒店等著呢,儀式就要開始了。”

江澄淡淡的掃了她一眼,“走吧。”

連環球時報都關注的這場訂婚宴可以說是me曆史上重要的一筆,誰都看得出來這場婚姻背後的風起雲湧。

一個是親生兒子,一個是養女,誰能成為me真正的掌權人?萬眾矚目。

訂婚宴現場,鋼琴曲優雅多情。

江澄準時趕到,並且和未婚妻跳了一支開場舞。

克洛伊問道,“再怎麼說都是我們的訂婚宴,你家的長輩怎麼一個都冇有來?”

“你是想再見見我母親?”

聽到這話,克洛伊不由得後背一僵,頭皮彷彿都回憶起那天被揪的疼痛來,跟著一陣發麻。

江澄微微一笑,附耳道,“結婚當天,他們一定都來。”

男人吐氣如蘭,身上特有的乾淨氣息讓克洛伊臉紅心跳。

江澄和她平時接觸的西方男人很不同,不需要濃烈的香水來掩蓋身上的體味,甚至可以說他的體味本身就很淡,散發著一股清冽的氣息,偏偏他的心思深不可測,二者形成強烈的反差,更讓人著迷。

“問你一個問題,你是真的想娶我麼?”克洛伊忽然問。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