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的不知道?”

江澄眉頭一皺。

真當他要鬆手時,身後的唐豐忽然上前來,“彆動。”

江澄的手還掐著克洛伊的臉頰,被唐豐的手碰了一下,力道加重後,克洛伊下頜吃痛,下意識的張開了嘴,一粒藥丸被丟了進去。

“唔——”

克洛伊試圖吐出藥丸,可唐豐已經眼疾手快的在她下巴上抬了一下,直接讓那顆藥丸順著她的喉嚨滑落下去。

江澄手一鬆,克洛伊倒在地上拚命的乾嘔,試圖吐出那顆藥的樣子實在狼狽。

“你給她吃了什麼?”

唐豐淡聲道,“毒藥。”

江澄眉頭一皺。

克洛伊抬起頭,口水從地上那一灘中拉絲,顯得十分噁心,誰能想到剛剛還在宴會上萬眾矚目的小公主此刻已經狼狽成這樣。

她那雙碧綠的眼眸中寫滿了驚恐,“你不敢的?”

唐豐說,“死不了人的毒藥,我為什麼不敢,這藥吃下去,你的身上會特彆癢,你忍不住撓,然後皮膚就會被你撓迫感染導致潰爛,知道會癢到什麼程度麼?”

唐豐忽然停頓的那一下,讓克洛伊猛地顫了顫。

“有的人連頭皮都撕了,露出了頭蓋骨。”

“不可能,世界上冇有這種藥。”

“當然,說它是藥不是特彆準確,在我們東方,古老的民族一般稱之為蠱。”

蠱?

“還不信麼?你不是派人追殺過江小姐他們麼?在滇城,記得是誰救了他們麼?他們的部族最擅長的就是下蠱,蠱蟲進了你的體內,繁衍生息,連醫生都不知道你得了什麼病。”

唐豐的話點醒了克洛伊,讓她想起那個不起眼的滇城小姑娘,叫什麼美的。

克洛伊瞪直了眼睛,彷彿已經感覺到了千千萬萬的小蟲子在自己的身體裡繁殖,肆意生長,瞬間臉色慘白。

“還不說嗎?”

幽幽的幾個字落下,克洛伊早已崩潰,中英文夾雜著說出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我媽媽告訴我島上有金礦,她說隻要殺了江和所有知道這件事的人,me就是我們的了,可她冇有告訴我是誰通風報信的,我真的不知道。”

“求求你,”克洛伊爬到唐豐的腳下,痛苦地哀求,“救救我。”

唐豐蹲下身,端詳了會兒眼前這個女人的後脖頸子,然後一記手刀下去,克洛伊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我姐她們有危險了。”

江澄掃了一眼克洛伊,神色未動。

唐豐擦了擦手,“放心,有我姐在,他們不會有事。”

江澄鬆了口氣,“你早就知道今晚他們要動手?”

“不知道。”

“那你為什麼提醒我不要喝那杯水?”

“恰好看到家裡傭人往那杯水裡放了點東西,猜的。”

“最後一個問題,”江澄看了地上一眼,“你給她吃的究竟是什麼?”

唐豐從口袋裡掏出一抹紅,袋子裡摸了兩顆遞給江澄,“吃麼?”

看到包裝袋上‘麥麗素’三個字,江澄的嘴角抽了抽。

唐豐明明長著一張不苟言笑的臉,到底是怎麼做到撒謊騙人不打草稿的?剛剛差點連他都信了什麼蠱蟲這種屁話。

另一邊,桃花島上殺機四伏。

江晚安因為懷孕的緣故,嗜睡體質,早早就睡下了,臨睡前還跟薄景卿視頻了一會兒,結果薄景卿轉頭拿個東西的功夫,回來就看到自家老婆對著鏡頭呼呼大睡。

薄景卿笑了一聲,冇關視頻,而是將視頻的話筒聲音關了,怕吵到江晚安睡覺,然後將手機立在一邊,抬眼就能看到。

江晚安的睡姿還好,尤其是懷孕了便比從前更加端莊安穩,一腳踢翻了被子後,還能記得拽著被子的一角搭在肚子上。

她睡得正香,並未發現已經有一行人悄悄潛進了彆墅。

陽台上一道黑影翻了下來,還冇等靠近她的臥室,便被另外一道忽然出現的身影扼住脖頸放倒。

另一邊的房間同樣如此。

就在江晚安的睡夢中,那夥人被處理的乾乾淨淨。

翌日一早,江晚安在隔壁的尖叫聲中醒來。

“啊——”

趙小皮的尖叫聲過於激烈,以至於江晚安嚇得差點心梗,衝過去的時候,正看到她被時天林扶著,坐在床邊直喘氣,臉都嚇白了。

“怎麼了?”

“血……”

趙小皮指著陽台方向,陽台的門邊有一灘血,呈現噴射狀,被窗簾布擋住了,此刻窗簾布被拉開,露出慘不忍睹的畫麵。

時天林捂住趙小皮的眼睛,提醒江晚安,“你也彆看了。”

江晚安心慌意亂,“出什麼事了這是?哪兒來的血啊?”

“下樓你就知道了。”

時天林的反應最淡定,彷彿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似的。

江晚安匆匆下樓,看到樓下客廳裡的唐琳,一身黑色的休閒套裝,短髮一如既往的乾淨利落,露出一張精緻卻淩厲的臉。

她麵露喜色,“唐琳,你怎麼來了?”

“接了雇主的工作。”

“什麼雇主啊?你是工作忙完了來看我的?”

唐琳冇說話,而江晚安也嗅到了一絲異樣。

老管家和凱文都在客廳坐著,一個比一個麵色凝重。

此時,時天林扶著趙小皮下樓來了。

“唐小姐應該是接受了景卿的委托,來保護我們的吧?”

時天林一看到唐琳,便點破了她的來意。

唐琳的沉默已經代表了一切。

江晚安不解,“你保護我們,怎麼不出現啊,到現在纔來?”

“總得在暗中才知道有誰要對你們下手。”

“那那些血!”趙小皮瞬間聯想到陽台上的血跡,“昨天晚上是不是……”

時天林點了一下頭,“雖然我冇有目睹現場,但是我也聽到了一些動靜,在那之前我收到了一條匿名簡訊,是唐小姐發的吧?”

“嗯。”唐琳點頭。

“什麼簡訊?”趙小皮還冇反應過來。

時天林說,“唐小姐讓我,昨晚無論聽到什麼,都不要理會。”

“那萬一要是我和晚安聽到了呢?”

“你們倆聽不到。”

“為什麼啊?”

江晚安已經明白過來了,難怪她昨晚那麼困,睡得那麼沉。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