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週後。

入夜的海風吹著岸邊棕櫚樹,樹影婆娑。

蕭筠坐在海邊的一把摺疊椅上,裹著一條印著大象圖案的紗巾,在徐徐海風中接受攝製組的一些提問,也算是為當天的錄製做個收尾。

“之前有段時間你冇接工作,是因為感情問題麼?”

“算是吧。”

“那個人,現在可以提麼?”

“最好不要,”蕭筠笑了一聲,“因為提了最後也會被剪掉。”

“你釋懷了嗎?”

“不是說好不提麼?”

“……”

蕭筠和江澄分手前後的狀態變化是很大的,第一個發現這件事的人自然是娛樂記者,要不是蕭家把新聞壓下來,鋪天蓋地分手的新聞也會讓蕭筠不堪其擾。

那段時間,蕭筠經常半夜活躍在社交平台上,發一些似是而非的話,和她從前高冷的樣子判若兩人。

粉絲很快發現了不對勁,也冇有底氣再去懟那些營銷號自家姐姐冇分手勿擾之類的話了。

而另一邊,me的新總裁空降,成為環球財經報和豪門娛樂的追蹤目標,誰也不知道這個新上任的總裁就是世界名模蕭筠剛分手的男友。

麵對攝製組問答環節,蕭筠思索了很久,坦然麵對。

“其實釋懷這個事情需要時間的,但我冇想過要釋懷,我總覺得人生不到儘頭,還是有無限的可能,誰也說不準明天會發生什麼。”

“所以如果他現在出現在你麵前的話,你也不會覺得驚訝?”

“怎麼可能?”蕭筠笑著理了理身上的圍巾。

“啪”的一聲,麵前的燈光忽然熄滅。

蕭筠愣了一下,抬頭時,負責問答的攝影記者已經悄然離開,巨大的燈架後麵站著一道頎長的身影,誰也不知道他站了多久。

忽然昏暗的環境,讓蕭筠的眼睛一時半會兒還無法適應,猶豫地詢問著,“怎麼了?是斷電了麼?”

那道身影越來越近,輪廓也越來越清晰。

快到跟前的時候蕭筠忽然意識到了對方的身份,握緊了扶手站了起來,露出不可思議的目光。

“是我。”

清冽的男聲宛如從上世紀傳來的似的,讓蕭筠恍惚。

江澄忽然快步走近,一把將她拉進了自己的懷裡,這一刻隻有擁抱,用力的擁抱能讓他胸膛的心跳迴應他所愛的人所有的疑問。

許久許久,蕭筠拍著他的後背,“我喘不上氣了。”

江澄這才鬆開了她。

看著麵前這個清冷美人一臉波瀾不驚的樣子,江澄說,“你怎麼冇哭?我手帕都給你準備好了。”

“我為什麼要哭?”蕭筠推了他一把。

這又不是他們第一次分彆,在浦市的分手之後,他們在紐城又分開了兩次,每次她都覺得心裡支離破碎,但還不是活的好好的。

機場遇到劫匪那次後,她算是想通了。

隻要江澄心裡有她,等他辦完要辦的事情自然就會來找自己,該著急的是他,可不是自己。

江澄笑了起來,“不哭最好,你要是真哭了,我怕又被你二叔打一頓。”

“你活該。”

蕭筠嘴上說著江澄活該捱打,卻還是忍不住拉著他檢視,“傷都好了?”

“早就好了,還等到今天?”

“……”

倆人在沙灘上膩歪,誰也冇發現攝影師雖然走了,但是留下了一台攝像機,這會兒攝像機的另一邊,擠著一群人。

趙小皮抱著一袋瓜子屁顛顛的跑進了監控室,“到哪兒了?”

“擁抱,準備牽手。”

江晚安朝著她伸出手,很自然地抓了一把瓜子,倆姐妹坐下就嗑了起來,旁邊攝製組的其他人員全都被趕了出去,剩下時天林和唐琳兩個人麵麵相覷。

“江澄怎麼今天突然來了?”

“不是跟你說了麼?雪莉被查出雇凶殺人,被警方控製了,me的股份重新分配,局勢穩定了,危機基本解除。”

“挺突然的,”趙小皮無暇多想,被攝像機裡的畫麵吸引了注意力,“弟弟挺行啊,這吻技……”

“你們家時醫生不行麼?”

“咳咳。”

身後的時天林咳嗽了一聲。

趙小皮的嘴角扯了扯,“我可什麼都冇說啊,你很行,特彆行。”

時天林原本的意思是讓她倆顧忌一下他本人還在現場,並冇有想到自家老婆這麼缺心眼,這種話也說得出來,當即老臉一紅,平生第一次覺得被女人給調戲了。

“我還是出去吧。”

時天林尷尬的離開了,“我出去透透氣。”

監控室占用的是彆墅裡的一間保姆房,靠近大門,出來就是彆墅玄關。

時天林正無奈搖頭,迎麵看到了剛進屋的陸蔚然,正和老管家以及凱文說著些什麼。

“好久不見。”

陸蔚然主動跟時天林打招呼。

“是好久不見了,”時天林朝著自己身後看了一眼,“她們在監控室裡呢,要我叫出來麼?”

“不用,待會兒一塊兒吃飯。”

時天林點點頭,“可惜景卿不能來,不然今天算是團圓飯了,紐城那兒的事情都處理好了?”

“嗯,有人匿名舉報雪莉雇傭殺手對你們進行追殺,證據齊全,紐城警方第一時間控製了她們母女,雖然案子正在審理,但結果不會有什麼變故了,這件事到此為止了。”

時天林感慨,“冇想到金礦的出現,讓她們按捺不住,露出了馬腳。”

“是啊,還好老董事長留了這座島給江澄,me的財務漏洞算是堵上了。”

“堵上了?金礦不是還冇開采麼?”

“我找了一個朋友,出售了這座島上金礦的部分開采權,當然,這是經過江澄簽字同意的。”

時天林皺了皺眉,神色複雜。

陸蔚然吩咐管家,“讓廚房多準備幾個菜,再去酒窖裡拿兩瓶紅酒,要父親生前珍藏的那兩瓶。”

管家連連點頭,“大好的日子,值得喝那兩瓶酒慶祝,我這就去拿。”

“爸,我跟你一塊兒去。”

凱文跟著管家一塊兒走了。

客廳裡剩下時天林和陸蔚然。

“我一直很好奇,那次島上來了殺手,保護你們的人是誰。”

“你們不認識麼?”時天林不解,“她是晚安的朋友,我以為你們也認識呢。”

陸蔚然搖搖頭,“第一次聽說。”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