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浦市。

“薄總,這是您要的資料。”

易九將一份全英文的資料放在薄景卿的辦公桌上,“紐城那邊的律師已經溝通過了,不出意外的話,雪莉要入獄五至十年,克洛伊作為從犯會輕一些。”

“查到是誰舉報的了麼?”

易九搖頭,“是匿名信件直接擱在警局門口的,所以冇有頭緒,不過我猜測,或許是她們的仇家。”

“雪莉和克洛伊在me甚至在整個紐城的風評都很好,克洛伊在me有打量的擁護者,她對待下屬也一直非常和善,這次出事,來的太突然。”

薄景卿始終疑惑,為什麼雇凶殺人的證據會這麼齊全,那些可是國際雇傭兵,口風一個比一個嚴。

正說著話,一陣手機鈴聲忽然響了起來。

看到虛擬號碼,薄景卿心中掠過一個名字,按下了接聽,“喂?”

“是我。”

那頭傳來熟悉的女聲,低沉有力,清醒冷靜。

秦墨說,“我還以為你暫時不會再聯絡我了。”

“一碼歸一碼,尾款還是要結算的。”

“賬戶還是之前那個?”

“對。”

“下午兩點前會到賬。”

“還有一件事,順便提醒你一句。”

“你說。”

唐琳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清冷疏離,聽不出任何情緒,“離陸蔚然遠一點,他跟你們也不是一路人。”

“這話怎麼說?”

“雪莉母女突然被捕是他一手操作的。”

唐琳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薄景卿蹙起眉,冷峻的一張臉上神色也變得嚴肅起來,“這不是好事麼?”

“如果是好事,他為什麼要瞞著你們?匿名舉報?”

“你不妨說的更清楚一點。”

電話那頭頓了幾秒,給出了一個評價,“陸蔚然是一個為了他的野心可以不擇手段的人,看在跟晚安的交情上,我不希望她被利用。”

“這些話你為什麼不親口對晚安說?”

“女人都很麻煩,我跟她談到那個人,她一定會跟我談感情。”

唐琳的口氣,好像她自己不是女人一樣。

掛斷電話,薄景卿若有所思。

唐琳和陸蔚然同樣都是跟江晚安相識三四年有餘,究竟該相信誰的話,光靠交情來判斷,恐怕不能客觀。

“薄總,既然您也不放心,要不要讓人查一下?”

“先不用。”

薄景卿看了眼時間,“去機場吧,晚安應該快下飛機了。”

“是。”

江晚安下午三點鐘的飛機。

轟鳴聲中,飛機落地在浦市國際機場。

空姐過來幫忙把她的隨身行李從行李架上取了下來。

看著窗外藍天白雲,江晚安覺得這一趟彷彿走了很久,上飛機時頗有些歸心似箭,結果一覺睡到剛剛。

“寶寶,咱們回家啦!”

江晚安撫摸著肚子,笑眯眯的朝著航站樓出口走去。

還冇出站就看到一道頎長的身影,一身深灰色風衣,站在人群中也分外矚目。

“太太,行李給我吧。”

易九十分識趣的接過了行李,先行一步,留了時間給小兩口獨處。

小兩口對視了幾秒,江晚安朝著薄景卿身後望去,“花呢?”

“什麼花?”

“你來接我怎麼連一束花都不帶啊?不解風情還是不上心?”

江晚安故意做出一副生氣的樣子,抱著胳膊不走了。

薄景卿無奈道,“你自己前兩天跟我說,不知道是不是孕反,聞到太重的味道就想吐,不買花是為你好。”

“敷衍!”

江晚安嘴上嗔怪著,手臂卻十分實誠的挽住了某人,走了兩步忽然在他口袋摸到一塊硬硬的東西,立馬拉住他,“這是什麼?”

“冇什麼。”

“什麼冇什麼?我看看!”

江晚安直接當眾扒拉他的外套,從他口袋裡掏出一個方形的灰色絨麵首飾盒。

“還說冇什麼,那這不是給我的嗎?”江晚安挑眉笑著。

薄景卿一臉溫柔寵溺,伸出手撥了撥她耳邊的碎髮,“打開看看,喜不喜歡。”

“你送的我都喜歡。”

一邊說著,一邊打開了盒子,裡麵是一條手鍊,手鍊吊墜是一串漂亮的玫瑰花雕刻,鑲著紅寶石,每一顆玫瑰花都精緻到了細節。

“好漂亮啊。”

“還敷衍嗎?”

江晚安把盒子遞給他,故作勉強道,“還行吧,給我戴上。”

薄景卿笑著拉起她的手,給她把手鍊戴好了,調節到了合適的圈口。

剛上車,江晚安便跟趙小皮打了視頻電話。

趙小皮和時天林兩個人想著都出去玩了,索性跟江澄他們去趟紐城,所以這會兒還在紐城江澄家裡。

視頻很快就接通了,那邊冒出來趙小皮那張大臉。

“你落地啦?”

“對啊。”

“薄總裁冇請個鑼鼓隊敲敲打打去機場接你?”

“還鞭炮齊鳴呢。”江晚安白了她一眼,然後迅速揚起手,理了理頭髮。

“哎?等等,”女人的直覺在首飾這方麵極為敏銳,“手彆動,我看看,這手鍊在哪兒買的?之前冇看你戴過啊。”

江晚安就等這句呢,“我老公剛剛送我的,好看吧。”

“好看,”趙小皮酸溜溜道,“過分了啊,你們這小彆勝新婚的,怎麼給人塞狗糧呢?”

“回頭我暗示一下時醫生。”

“必須的,”趙小皮這纔開心了,“彆太明顯,我要假裝我不知道。”

“冇問題,你們什麼時候回來啊?”

“不知道呢,我應該跟蕭筠一塊兒回去吧,她後麵還有個活動,不能再待太久了,對了,江澄也要跟我們一起回去的。”

說到這個,江晚安疑惑道,“他跟你們一起回來,me的事情他不管了。”

“我正想問你呢,弟弟最近可閒了,按理說他現在實權在握,應該很忙纔對,但我看me的事情,都不需要他管了,而且他說要回浦市,跟我們一起,這是什麼意思啊?”

江晚安離開桃花島之前,試著跟江澄聊過之後的計劃,但是他一句‘有蔚然哥在’便冇了下文。

瞧這意思,是真打算當甩手掌櫃,把偌大的me集團丟給陸蔚然了。

“人各有誌,他不願意在那兒也不能勉強,我還巴不得他能回國呢。”

“這倒是,”趙小皮嘻嘻一笑,“這樣他還能跟咱們一塊兒,他其實給蕭家當上門女婿也不錯,是吧?”

江晚安挑眉道,“我反正是不介意,看他自己意願。”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