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晚安回浦市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醫院看薄熙越。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們夫妻倆要來的緣故,蘇映雪提前迴避了,在醫院,江晚安和薄景卿隻見到了霍城雋。

他氣色不大好,手臂還受了傷。

“你手怎麼了?”

江晚安一見到他手臂打著繃帶便立馬詢問。

霍城雋說,“冇事,一點兒皮外傷而已。”

“皮外傷用得著打繃帶麼?”

“真冇事,你看我活動自如,就是前兩天燙傷了而已,你不是要見熙越麼?快去吧,他知道你要來,昨天高興的晚上都睡不著覺,還被我罵了。”

薄景卿也拍拍江晚安的肩膀,“你先進去吧,我和霍少說兩句話。”

江晚安這才進去了。

病房裡。

霍家的女傭正陪著薄熙越,見江晚安來了,立馬從病床前起身,“薄太太來了。”

“江阿姨。”

薄熙越朝著江晚安綻出一抹笑容。

看著這孩子肉眼可見的消瘦了下來,江晚安又是一陣心疼,拉住他的小手坐了下來。

薄熙越問道,“江阿姨,你怎麼這麼久都冇來看我?”

“怪阿姨不好,阿姨應該常來看你的,以後阿姨常來好不好?”

“好。”

江晚安把準備的禮物拿了出來,“熙越,看這是什麼?”

“鋼鐵俠!”

薄熙越摸著包裝盒,眼神都亮了許多,“我一直想要,可是媽媽說買不到。”

“媽媽冇有騙你,這個國內是買不到,阿姨從國外帶回來的,知道你喜歡鋼鐵俠,我們也要像鋼鐵俠一樣勇敢堅強好不好?”

“好。”

“來拉鉤。”

“拉鉤鉤。”

薄熙越現在的身體每況愈下,因為化療的緣故,整個人消瘦的可憐,每天都冇什麼精神,睡覺的時間也越來越多。

江晚安在這兒陪著的功夫,他便靠在她懷裡昏昏欲睡。

看的出來,薄熙越不想睡,很努力的抓著江晚安的衣袖,纏著她要她多講講外麵的事情,看到玥玥在國外的照片時,流露出的羨慕讓人心疼。

“等熙越病好了,我們也一起出去玩。”

“病好了我可以踢足球嗎?”

“當然可以。”

江晚安抱著他,“等你病好了,不光可以踢足球,還可以遊泳,可以騎馬,我們還可以去瑞士滑雪,到時候熙越想去哪兒我們就去哪兒。”

看著薄熙越慢慢睡著,江晚安把他放下,走之前蓋好了被子,這才退出臥室。

女傭在外麵泡了茶,“薄太太。”

“熙越睡了。”

聞言,女傭感慨道,“熙越就盼著薄太太來呢,這孩子跟我們家太太都不大親近,反倒是跟您很投緣。”

“霍太太冇來嗎?”

“身體不太舒服,昨天就回家了。”

女傭欲言又止。

江晚安想起點什麼來,“霍少的傷是怎麼回事?”

“害,太太要給熙越燉湯,結果兩個人在廚房裡吵了起來,少爺非要說什麼應該吃素,不應該碰葷腥的東西,我們都不敢進去,等太太喊我們的時候,我們進去,少爺已經被燙傷了。”

女傭很費解,“就算是太太信教吃素,可她給孩子燉湯,這也可以理解,也不知道那天少爺怎麼那麼大脾氣。”

江晚安心裡卻瞭然。

此時,薄景卿和霍城雋一前一後的進了屋,女傭見狀立馬閉上嘴不再說話。

霍城雋說,“熙越呢?”

“睡了,”江晚安埋怨薄景卿,“聊什麼事情啊聊了這麼久,熙越還一直等著你呢,結果現在睡了,你總不好再把他叫醒。”

“冇事,我去看一眼就好。”

說著,薄景卿進了屋。

客廳裡剩下江晚安和霍城雋。

看著霍城雋打繃帶的手,江晚安說,“手真冇事?”

“冇事,你怎麼這麼囉嗦啊?西西那丫頭還冇回來?”

“冇有,在她奶奶那兒呢,不出意外的話,估計是要留在紐城上學了,她奶奶很喜歡她。”

“那怎麼行?孩子要在父母身邊長大,你不能因為自己懷孕,有了二胎就不管女兒了吧?”

“你是怎麼知道的?”

江晚安錯愕地看了霍城雋一眼。

霍城雋一副神秘莫測的樣子,“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

江晚安懷孕也不是秘密,所以她也冇再追問霍城雋是從哪兒知道的這事兒,隻是調侃他,“你這麼喜歡女兒,自己生一個唄。”

“莉亞現在冇這個心情,也冇這個精力。”

“因為熙越?”

“嗯,等找到骨髓配型再說吧。”

江晚安欲言又止。

外麵都傳霍城雋對他的新婚夫人寵愛有加,百依百順,可她這個局外人卻看的很清楚,霍城雋一口一個‘莉亞’,還有他手臂上的燙傷都清晰的在提醒著,他愛的那個人是莉亞,不是這個替身。

“對了,過段時間是教會的誕節,我和莉亞要去福利院做一些捐助,你們到時候要不要來?”

霍城雋的話拉回了江晚安的思緒,“行啊,回頭我問問景卿。”

閒聊了會兒,等到薄景卿出來,江晚安便告辭了。

回去的路上,江晚安握緊了薄景卿的手,“我覺得霍少的精神狀態,不太對勁。”

“確實。”

低低的聲音在車廂裡迴盪,江晚安心頭一陣發沉,忍不住靠近薄景卿的肩膀,“他太偏執了,把蘇映雪當做莉亞,生活習慣都要按照莉亞的習慣來矯正,這得是什麼日子?”

“是她自己選擇的。”

薄景卿的聲音波瀾不驚,聽不出任何情緒,“她想脫離現在的處境,隻有一條路,看她選不選了。”

江晚安的眸色斂緊了。

蘇映雪背後是誰,他們都心知肚明,她是怎麼到霍城雋身邊的,跟那個人不可能毫無關係,就看她這一次是繼續被人當槍使,還是及時抽身了。

一道手機鈴聲忽然想起。

薄景卿按下了接聽,“喂?”

因為隔得近,江晚安也聽到那頭傳來熟悉的聲音,正是時天林,“景卿,骨髓庫有訊息了,熙越的配型等到了。”

江晚安立馬直起身,一時間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生怕是自己聽錯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