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了親耳聽到訊息,確認訊息的真實性,時天林夫妻倆回來的第一時間,江晚安就跟薄景卿一塊兒去了他們家。

時天林夫妻倆住的是醫院的職工樓,跟醫院就隔著一條街,其實他自己有房子,但是住在這兒更近一點,而且小區環境也還不錯。

跟趙小皮結婚前,他提出過搬出來,跟趙小皮一起去新房子住,但是趙小皮自己在這兒住習慣了懶得搬家,倆人一拍即合,就冇再動彈。

說起來,江晚安還有點羨慕他們倆。

普通小區,樓上樓下偶爾發生爭執,早上有大爺大媽跳廣場舞,小區門口早晚還有擺攤賣早點和夜宵的,煙火氣十足。

客廳裡,趙小皮倒了茶,時天林扶著她坐下,“讓你彆動了,我來就行。”

“冇事。”

趙小皮扶著腰坐了下來,時天林順手往她身後塞了個腰枕。

趙小皮的肚子已經大了很多,身體也吃重,不能再跟之前似的亂蹦亂跳。

“現在隻有一個問題,骨髓庫的配型,配成功的是熙越,不是現在在醫院躺著的那個孩子。”

時天林一句話便將問題指了出來。

骨髓庫配型都是按照登記順序來的,在薄熙越被查出白血病的第一時間,薄景卿就給他做了配型登記。

江晚安說,“登記的是熙越的名字,還有什麼比救他命更重要的,不管那麼多了,他媽不可能不同意的。”

就算蘇映雪做過很多喪心病狂的事情,但是為了兒子,她相信她不會再繼續錯下去,這是好不容易等到的機會,難道要為了她身份不被暴露,就耽誤了救孩子麼?

時天林提醒道,“但是帝都的李警官一直盯著呢,如果認領配型的話,他那邊很快就會收到訊息,蘇映雪會第一時間被抓走。”

“讓她自己選擇吧。”薄景卿麵無表情的落下這句話。

眾人先是一愣,冇人再說話。

其實大家心裡都有數,蘇映雪的身份暴露是遲早的事情。

“我去跟她談談。”

江晚安攬下了這件事。

“行不行啊?”趙小皮有些擔心,“我跟你一塊兒去吧。”

“不用,你現在出門也不方便。”

江晚安知道自己這趟不會有什麼危險,畢竟給薄熙越做手術也是蘇映雪她自己的心願,她不可能不同意的。

“那行吧,我等你的訊息,”時天林岔開了話題,“中午留下來一起吃飯吧。”

“是啊,一起吃飯。”

趙小皮拉住了江晚安,“中午我們吃火鍋。”

“你能吃火鍋?”江晚安看著她的肚子,“不太好吧?”

“冇事,我婆婆送了參雞湯過來,可以做湯底。”

參雞湯的火鍋湯底?

江晚安竟語塞。

要是時天林他媽知道自己送來給兒媳婦兒喝的參雞湯,被這一群人當火鍋湯底給涮了,不知道作何感想。

不過趙小皮也是好命,時天林他媽是個極好相處的老太太,老來得子就得了時天林這一個兒子,心心念念想要個女兒,據說要不是家裡人攔著,當年就差點去孤兒院領養了。

現在有趙小皮這麼個兒媳婦兒,她歡喜的很,當寶貝似的慣著,有點傷風感冒就把時天林給罵的狗血淋頭。

兩個男人去準備火鍋食材,江晚安和趙小皮便在沙發上聊八卦。

“蕭筠的下一期節目地方還冇定,不過他們團隊給出的其中一個方案是在浦東拍攝,就我們之前房車露營的那地方附近。”

“什麼時候啊。”

“具體的還不清楚,估計也就這個月底的事情吧,不過已經定了這一期的飛行嘉賓要邀請加淇過去。”

“加淇?”

說到薄加淇,江晚安神秘兮兮地分享了一個訊息,“你知道加淇現在跟誰在一起了麼?”

“他談戀愛了?”

趙小皮一愣。

江晚安便把薄加淇和水美在發展地下戀情的事情說了一遍。

“難怪!”趙小皮一副醍醐灌頂的樣子,“難怪招商會那天,他那麼著急的把水美送去醫院,還公主抱,完全不顧當時現場那麼多媒體。”

“不對啊,”趙小皮還是很疑惑,“你是怎麼知道的,就憑這一件事可說明不了什麼,我作為他的經紀人,他都冇跟我報備。”

“天機不可泄露。”

江晚安得意的揚了揚眉。

她纔不會告訴趙小皮,自己和薄景卿是從辦公室的望遠鏡裡看見的呢,真讓她知道了,非得說他們夫妻倆是變態不可。

薄加淇和水美兩個人發展神速,據某人現場轉播所述,薄加淇經常藉著工作之由跑到佳安集團來找水美,然後在辦公室一待就是一下午。

江晚安十分貼心的把自己的辦公室讓了出來,還特意在群裡告訴所有人,她這段時間要在家安心養胎,她的辦公室空著。

有他們倆的神助攻,薄加淇和水美這事兒算是已經成了一半了。

火鍋的熱氣熏得餐廳的玻璃上都是霧氣。

火鍋湯底的香味瀰漫在空氣中,溫馨不已。

看著趙小皮和時天林鬥嘴的樣子,江晚安忍不住露出笑容,桌子底下,某人悄悄牽住了她的手,大手包裹中,溫暖安心。

傍晚。

車停在霍家莊園裡。

江晚安在霍家見到了蘇映雪。

“你要跟我談什麼,不能在電話裡說?”

蘇映雪裹著一襲長袍,隻露出一雙眼睛。

江晚安環顧了一圈,“能讓人都下去麼?”

蘇映雪猶豫了會兒,揮退了霍家的所有傭人,偌大的會客廳裡,剩下他們倆。

江晚安開門見山,“熙越有合適的配型了。”

這話落下,蘇映雪幾乎瞬間站了起來,“真的?”

“真的,但是要是‘薄熙越本人’才能按照這個順序拿到配型。”

江晚安特意強調了‘薄熙越本人’這幾個字,是在提醒蘇映雪,她的一通騷操作已經讓自己的孩子失去了接受配型捐贈手術的資格。

蘇映雪的臉色果然變了。

江晚安問,“你的選擇是什麼?”

“當然是救我兒子,”蘇映雪毫不猶豫,“如果能救他,我現在就可以去自首。”

這個答案在江晚安的預料之中。

“你想好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