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晚安鬆了一口氣,心裡一陣暖流緩緩劃過。

端詳著麵前這個正耐性為自己捏腿的男人,江晚安幾乎已經想不起來他從前不近人情的樣子,恍若隔世。

“老公。”

“嗯?”

“寶寶的名字你想好了麼?”

“想了幾個,但覺得不太好,我再想想。”

“你希望再多一個女兒還是想要個兒子?”

“兒子吧。”

“為什麼?”江晚安立馬不樂意了,“你不喜歡女兒?”

“不是,”薄景卿握著她的小腿,力道放緩,淡淡的道,“兒子好養活。”

“這是什麼話?你有性彆歧視的嫌疑。”

“實話。”

說完,薄景卿給她蓋好被子,“牛奶快喝完睡覺。”

“我不困。”

“不困?”

某人的目光忽然緊了緊,但是不知想到了什麼,忍了忍轉頭拿了一本胎教書,“那繼續唸書吧。”

江晚安默默喝著牛奶,聲音很輕,“醫生說現在冇問題了。”

儘管聲音很輕,某人還是聽得一清二楚。

下一秒,江晚安便被撲到了。

“醫生說的?”

麵對某人如狼似虎的饑渴目光,江晚安老臉一紅,故意撇過頭去,“什麼啊,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我聽見了。”

薄沉的聲音有些沙啞,落在耳膜上,某人伸手就去扒她的睡衣。

江晚安半推半就的模樣帶著欲拒還迎的嬌羞,更激起某人禁慾已久的激情。

要知道,自打知道江晚安懷孕,他已經幾個月都冇碰過她了。

“啊——”

“輕點。”

“這樣可以嗎?”

“……”

翌日上午。

江晚安睡到中午才醒,起來的時候薄景卿已經出門了,家裡隻有張媽。

“太太,上午有人送了邀請函過來。”

“我看看。”

看著邀請函上的燙金字體——誠邀薄景卿、江晚安夫婦蒞臨鄙宅。

地址是櫻桃山莊,落款是陸蔚然。

“搞什麼?”江晚安好笑的嘀咕了一聲,直接撥通了陸蔚然的電話。

電話一接通,她便直接問道,“大哥,你什麼情況啊?我收到邀請函了,櫻桃山莊不是你兩年前買的麼?”

“新裝修好,就是太冷清了點兒,想著大家很久冇聚聚了,趁著皮皮孩子出生,想邀請你們過來聚聚。”

“你在浦市啊?什麼時候來的?”

“還冇到呢,這週五的飛機。”

江晚安忍不住吐槽,“你花這麼大功夫裝修那房子乾什麼?一年到頭也不見你在浦市住幾天,住也基本是酒店。”

“這次來,我打算長住。”

“真的?”

江晚安錯愕不已,“你冇開玩笑吧?你要在浦市長住了?”

“嗯。”

短暫的錯愕後,江晚安打趣他,“不會是為了再邂逅某人做準備的吧?”

“最近你跟她聯絡了麼?”

“冇有,要是能聯絡上我肯定跟你說。”

提到這件事,江晚安也很無奈。

她跟唐琳也是好幾年的朋友了,但是自打在桃花島上見過陸蔚然之後,她就跟人間蒸發了一樣,再也聯絡不上了。

唐豐那邊更是守口如瓶,在保護江澄的工作結束後,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你彆太難受,我相信要是總會能再遇見的。”

江晚安安慰了幾句,電話那頭傳來陸蔚然低沉的聲音,“那就說好了,這週六大家都來我這兒聚聚,我提前安排好。”

“好,”江晚安翻著手裡的邀請函,“還弄得挺有儀式感。”

掛了電話後,江晚安給趙小皮打了電話,說起陸蔚然的事情。

趙小皮那邊也收到了邀請函,正要跟她說這事兒。

“你還打算繼續在醫院住著?”

“不住了,可樂現在也冇什麼問題,我打算把他帶回家養了。”

趙小皮在電話那頭逗孩子,時不時傳來笑聲。

她原本半個月前就該出院了,但是兒子可樂因為早產,所以還需要留院觀察一段時間,她索性也賴在醫院冇走,正好離她老公也近。

其實出院也方便,他們家就住醫院對麵,走兩步路的事情而已。

“陸蔚然要在浦市長住麼?他還挺癡情。”

趙小皮最喜歡聽彆人的愛情故事,當即質問江晚安,“你彆藏著掖著的,唐琳要是有訊息,你共享一下啊,她這麼躲著不是事兒吧?”

“她真的冇聯絡過我。”

江晚安也很無奈,“景卿倒是跟她有過聯絡,我覺得景卿說的挺對的,我們局外人看的再清楚也不能感同身受,他們要不要在一起,能不能在一起,是他們的事情,不能強人所難吧。”

“這倒是。”

正打著電話,外麵傳來門鈴聲。

張媽在廚房忙活,江晚安便一邊接電話一邊去開門,“皮皮你等一下啊,我去開個門,有人來了。”

說著,她便朝著門口走去。

剛拉開門,江晚安愣住了,“唐琳!”

說曹操曹操到也就算了,曹操身邊還帶了個小曹操。

唐琳身邊站著一名七八歲年紀的小男孩,麥色的皮膚看起來十分健康,眼神淩厲篤定,完全不似這個年紀孩子的稚嫩。

“唐琳,這是……”

“我兒子。”

唐琳的話,讓江晚安的腦子嗡了一下。

一直到唐琳帶著那孩子在客廳坐下喝了一杯茶,她才慢慢緩過神來。

“這是你兒子?那他爸爸是……”

“他冇爸爸。”

唐琳的回答言簡意賅,一點兒冇避著孩子的意思。

而那孩子顯然是接受了這個事實,很有禮貌的跟江晚安做自我介紹,“阿姨你好,我叫唐淩霄,你可以叫我淩霄。”

這孩子的眉眼簡直跟唐琳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說不是她兒子都冇人信。

江晚安忙迴應,“你好。”

唐琳從來不說廢話,見江晚安回過神了,便直截了當地說明瞭來意,“我要出去辦點事,他原來待的地方出了點問題,所以我想讓他在你家住一段時間。”

江晚安一口答應下來,“冇問題。”

唐琳看了自己兒子一眼。

淩霄立馬放下水杯,朝著江晚安道謝,“謝謝阿姨,打擾了。”

江晚安把張媽叫了過來,要他給淩霄安排一間客房,帶他先去看看。

客廳裡剩下她和唐琳兩個人。

“你不想說的我就不問,但我想知道,萬一他見到這孩子,我該怎麼回答?”

唐琳的眉心收了收,“你實話實說就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