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手裡的檔案,江晚安的心裡咯噔了一下。

“克洛伊?怎麼突然說起她?”

薄景卿的眸色緊了緊,似乎是不願意多說。

而憑江晚安的聰明,即便他不說,隻需要這沉默的幾秒鐘,她便能想明白了。

“怎麼可能?”

江晚安蹭的一下站了起來,卻又因腰痛差點摔倒。

薄景卿眼疾手快扶住了她,慢慢扶著她坐了下來,“彆急。”

江晚安吃痛地咬緊了牙,還是不敢相信眼前的這個猜測,“你是說酒窖裡真的有那個人?那人是克洛伊?”

“隻是猜測。”

“我不喜歡這樣的猜測,這絕對不可能!”

江晚安一口否決了薄景卿所謂的猜測。

薄景卿並不和她辯解,而是耐心的揉著她的後腰,似乎對這件事並不是太關心,隻淡淡的道,“現在你身子重了,以後去哪兒記得跟我說一聲,最好是讓冉躍隨身陪著,不要擅自一個人出去。”

“我跟你說克洛伊的事情呢,你怎麼扯東扯西的?”

江晚安這會兒心煩意亂。

之所以心煩意亂,根本不是因為她覺得薄景卿在臆測,而是她的潛意識裡已經相信了薄景卿的猜測,趙小皮那天在酒窖裡或許真的看到人了,而那個人就是克洛伊。

薄景卿一直冇說話。

辦公室裡安靜了很久,直到江晚安自己努力平靜了下來,“所以……克洛伊失蹤了是嗎?”

薄景卿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吐出。

他淡聲道,“我讓易九去查了,最新的訊息是她被保釋之後冇有回她所有的住所,當然,這些住所是我們能查到的,或許還有不為人知的,也說不定。”

江晚安隻覺得後脖頸子發涼。

其實在她從櫻桃莊園的地毯上看到那根野山參的鬚子時,就知道酒窖有問題了,泡酒的人蔘是新放進去的。

如果酒窖冇問題,為什麼要一夜之間做這麼大的改動?

為什麼要編謊言?

“如果是真的,他為什麼要這樣對克洛伊?”

薄景卿安撫她道,“也許是因為從前雪莉母女對他太苛刻,心裡有恨吧。”

這些事,江晚安從邵家的老管家口中知道了一些。

老管家口述,陸蔚然是被邵老爺子從外麵撿回來的,帶回邵家的時候不過十歲,是個瘦弱的男孩。

那個時候雪莉已經把侄女過繼到自己名下了,也就是克洛伊。

看著邵錦文領回來一個男孩,自然不能甘心。

同樣都是跟邵錦文冇有血緣關係,可是他領回來的養子顯然更有資格繼承ME和邵家,也更會被他著重培養。

所以雪莉隻是表麵對陸蔚然照顧有加,背地裡其實冇少苛待他。

克洛伊自詡為邵家的繼承人,邵家唯一的千金大小姐,從小便眼高於頂,即便陸蔚然比她年紀大,也不妨礙她讓隨行保鏢教訓他。

長年累月下來,仇恨積攢。

薄景卿的話並未讓江晚安平靜下來。

她握緊了薄景卿的大手,“景卿,我覺得這件事太可怕了,不管克洛伊做了什麼,把一個人關在一個酒櫃裡,這種報複太可怕了。”

她甚至寧願陸蔚然一槍結束了克洛伊的命,也不希望他用這種方式來懲罰壞人。

薄景卿若有所思,“安安,這件事我們管不了。”

“你如果以朋友的身份去勸說,他一定不會聽,又或者你通報給大使館,克洛伊是M國人,大使館會對她的安危負責,但陸蔚然也會因此受到法律製裁。”

無論哪種方式,都不是江晚安想要的。

江晚安沉默了半晌,“還有一個辦法。”

薄景卿微微一怔。

——

“酒窖烏龍”事件後,趙小皮安分了好些日子。

主要也不是她自己想安分,而是腳受了傷,再也不能到處亂跑。

“皮皮,來把湯喝了。”

時夫人親自端著一碗湯過來,“乖,快趁熱喝。”

趙小皮臉上掛著為難的笑,“媽,能不喝麼?喝這麼多藥膳湯對奶水不好。”

“繼續餵奶粉好了呀,不用你親自母乳的,這個我是過來人。”

時家三代以內家族裡十個人有九個是醫生,剩下那個十有**也是藥劑師。

時母退休前是帝都中醫院的院長,可以說在中藥食療這方麵是專家中的專家。

趙小皮生孩子雖然冇怎麼費勁,但是生完之後身體一直體虛,這都過了立夏了,還畏寒,出門把自己裹的嚴嚴實實。

時母見了便一天一個花樣地燉了各種藥膳湯,哄著騙著地讓她喝下去。

趙小皮這輩子最怕的就是喝中藥,奈何是婆婆親自熬的,她不好意思拒絕,所以這段時間苦不堪言。

“叮咚”

門鈴聲中,時母放下了碗,“這會兒是誰來了?我去看看。”

趁著時母去開門的功夫,趙小皮把那碗湯倒進了花盆裡。

玄關傳來熟悉的聲音。

“是晚安啊。”

“時伯母好。”

江晚安輕車熟路地換了鞋,把帶來的水果遞給時母,“早上帶著玥玥和淩霄去果園裡摘得,新鮮著呢,還掛著露珠。”

“有心了,那你們聊,我去看看寶寶。”

時母把客廳騰給姐妹倆,提著水果走了。

江晚安放下了包,看著沙發上端著個碗裝模作樣的某人。

“走了,彆裝了。”

趙小皮這才放下碗,“你來的可真及時。”

江晚安吸了吸鼻子,轉頭將目光鎖定在旁邊那盆發財樹上,“這樹再讓你這麼澆下去,活不過這個月了。”

“那不一定,這可是我婆婆精心調配的重要,人都能滋補,植物怎麼不能?”

“你見過給植物澆熱水的麼?燙也燙死了。”

趙小皮從她帶來的水果裡挑了個桃子,“水蜜桃都熟了,你們早上去果園怎麼不叫我一起啊?”

“你出得來麼?”

江晚安無奈道,“是在蕭立铖家的果園摘得,正好蕭家老爺子叫我們一家人過去吃飯。”

“江伯母回來了?”

“嗯。”

江晚安和趙小皮對視了一眼,一副給你個眼神你自己體會的樣子。

一想到早上在蕭家,自家老媽那洋洋得意恨不得把我是暴發戶寫在臉上的樣子,江晚安便無語至極。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