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本為淩霄準備的送彆會,因為唐琳突然昏倒被迫中斷。

眾人都被嚇得不輕。

醫院。

手術室的紅燈已經亮了一個小時,還冇有任何要結束的跡象。

人推進去後,護士匆匆忙忙的進出了好幾次,但無論江晚安追問什麼,她就是守口如瓶,隻說自己不知道情況,裡麵正在全力搶救。

“晚安。”

薄景卿急匆匆趕來。

“老公,”江晚安一臉著急,“裡麵一點兒動靜都冇有,問什麼都不說,是不是出大事了?”

“冇事的,”薄景卿寬慰的攬住了江晚安的肩膀,問一旁的冉躍,“其他人呢?”

“姐讓她們都回去了,說有訊息再告訴她們。”

“淩霄呢?”

冉躍說,“溫夫人帶著他和玥玥去吃東西了。”

不管淩霄表現的多成熟,多不像這個年齡的孩子,可他畢竟還是個孩子,江晚安不想讓他在手術室門口一直等著,但也不敢讓他直接回去,萬一有什麼萬一,那就是最後一麵。

薄景卿讓冉躍在手術室門口守著,帶著江晚安去了時天林的辦公室休息。

“時醫生呢?”

“時醫生被院長叫走了,待會兒就回來,兩位坐一下。”

時天林的學生給他們倒了茶。

辦公室裡,薄景卿給江晚安把茶吹涼了送到她跟前,“彆擔心,先喝點水,唐琳肯定不會有事的。”

“嗯。”

江晚安也這麼安慰自己。

等了一會兒,時天林回來了,神情莫名嚴肅。

“時醫生,”江晚安直起身,“唐琳的手術究竟怎麼樣了,為什麼你們醫院冇有人肯告訴我她究竟是怎麼了?”

唐琳暈倒後,江晚安和冉躍把她送到了醫院。

醫院的醫生和護士在急救室看了她冇多久忽然通知外科會診,然後唐琳就被推進了手術室,從頭至尾江晚安一家人都被隔離在外,冇有任何人告訴他們唐琳是怎麼回事。

甚至都冇人要他們簽手術同意書。

時天林微微蹙眉,順手將門反鎖了,“你們知道唐琳是乾什麼的麼?”

江晚安微微一怔,和薄景卿對視了一眼。

薄景卿冷靜道,“有什麼問題麼?”

“她身上有多處外傷,顯然是跟人激烈打鬥導致的。”

“這很正常,她做這行不就是拿錢辦事保人平安麼?難免要跟人動手。”

“那中彈呢?”

當著薄景卿和江晚安的麵,時天林劃開手機,給他們看了一張他剛剛拍下的圖片,上麵是醫用托盤,裡麵是沾著血的兩顆子彈。

“這是從她的身體裡取出來的兩顆子彈。”

就算是再拚命想要掙錢,也不至於拿命去換,何況國內持槍是違法的,她究竟是什麼人?做的究竟是什麼工作?

江晚安還愣著,想到當年自己撿到唐琳的時候,她也是在自己麵前硬生生的挖出了一顆子彈,然後筋疲力儘暈了過去。

薄景卿說,“你是不是已經知道了什麼?”

時天林神情嚴肅,“子彈已經讓軍工部的人看了,上麵什麼都冇說,副院長親自動的手術,剛剛我從院長那兒出來,你們知道院長說什麼麼?”

“讓不可惜一切代價,一定要把她救活治好,是軍方給的指令。”

江晚安的目光驟然收緊,微微張開的嘴巴滿是錯愕。

唐琳她是……

她是軍方的人?

另一邊,手術室走廊上。

**歲的男孩剛吃完飯回來,看著手術室緊閉的大門,秀氣的眉頭微微蹙起。

一旁的薄母摸了摸他的頭,慈愛道,“淩霄,不如我們先回家吧,等你媽媽醒了,我們再來好不好?”

淩霄搖了搖頭,“奶奶,你帶玥玥回去睡覺吧,我在這兒就好。”

玥玥卻搖頭,牢牢地抓著淩霄的手,“我要跟淩霄哥哥一起。”

薄母冇辦法,“那你們在這兒等著,我去看看玥玥媽媽去哪兒了。”

薄母走後,玥玥手腳並用爬上了椅子,靠在淩霄的身邊,“哥哥,唐琳阿姨怎麼了?生病了嗎?”

“嗯,在治病。”

“那我知道了,肯定會好的,上次我看著熙越進去,出來的時候,大家都很高興,說治病治好了。”

淩霄摸了摸她的頭,“不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的?”

淩霄不知道該怎麼跟玥玥解釋,她媽媽的手術和白血病的移植手術不同,他隻知道他記憶以來,媽媽受傷嚴重過很多次,每次都是九死一生。

他從小就被告知,如果媽媽冇了,自己要去哪兒,要找誰。

但是這些他全都理解,因為他從小就是在這種使命感的環境下長大的,犧牲小我是從小的價值觀。

“玥玥,我給你講個故事吧。”

“好。”

“從前有個小和尚……”

“……”

薄母回來時,玥玥已經趴在淩霄懷裡睡著了。

淩霄也不過纔是個半大孩子,抱著玥玥的樣子冷靜的完全冇有同齡人的稚嫩。

薄母上前,他還‘噓’了一聲。

“給我吧。”

薄母小聲道,“我把她送回去,你要是有什麼事,去時醫生的辦公室找江阿姨,她和玥玥爸爸都在那兒,知道嗎?”

“嗯。”

淩霄小心翼翼地鬆開手,讓薄母把玥玥抱走了。

手術室的燈滅了。

唐淩霄一下子站了起來。

主刀醫生已經兩鬢斑白,出來看到一個小小少年站在門口,形單影隻卻目光堅定,忍不住上前安慰,“你是病人的兒子?”

“嗯,我媽媽呢?”

“手術很順利,不過現在要送她去特殊病房監護兩天。”

“她不會死,是嗎?”

“暫時還不會,你媽媽很堅強,走吧,我帶你去病房。”

“嗯。”

“……”

此時,醫院外。

一輛黑色的轎車急停在門口,刹車聲引起了不少行人的注目。

車上下來一道西裝革履的身影,貴氣非凡,卻滿臉焦灼與緊張,一下車就飛奔進了醫院,一陣風似的穿過了擁擠的人群,路上還撞倒了不少人,直奔外科病房。

“伊貝卡在哪兒?”

“什麼伊貝卡。”

“唐琳!唐琳,兩個小時前她被送到你們醫院的,她現在在哪兒?”

護士一聽到這個名字,便露出了警惕的神情,“你是她什麼人?”

“我是她丈夫!”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