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小皮趕到醫院時,便恰逢這修羅場。

江晚安已經如坐鍼氈了,看到趙小皮彷彿看到救星,一把抓住了她,“我肚子不太舒服,你陪我去趟婦產科。”

趙小皮還伸長脖子往病房裡看,卻被江晚安這個肚子不舒服的孕婦連拖帶拽給弄走了,“走走走。”

“乾嘛呀?”

趙小皮還想著要看人家兩個男人爭奪一個女人的俗套戲碼呢,江晚安卻不給她這個機會,拔腿走的飛快。

“那男的可真帥,怪不得這麼多年唐琳一點兒冇惦記陸蔚然。”

“你就彆說風涼話了,我都快尷尬死了。”

“你有什麼可尷尬的?”

趙小皮嘖嘖道,“一邊是一起生了孩子結過婚的舊愛,一邊是一起出生入死的還幫她把孩子帶大了的新歡,你說你選誰?”

世紀難題啊。

倆人找了個樓下的花壇坐著,齊齊仰麵望天。

“你們倆乾什麼呢?”

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蕭筠一身休閒裝,待著鴨舌帽和口罩,提著水果站在她們倆麵前。

趙小皮錯愕道,“你怎麼來了?”

“我休假啊,來看唐琳,剛剛纔看到群裡訊息,不是說她醒了麼?你們倆在這兒坐著乾什麼?”

一說到這個,趙小皮就來勁了,“坐下坐下,坐下說,勁爆訊息。”

十分鐘後,在趙小皮的添油加醋中,說完了病房裡的三角戀。

江晚安作為一個知道客觀事實的人,聽完這段都覺得趙小皮不去當編劇可惜了。

蕭筠不是個愛湊熱鬨的,當即拆了那籃子水果,分給趙小皮和江晚安一人一個洗乾淨的蘋果,“吃吧,這麼複雜我就不進去了。”

“你就不好奇,唐琳最後會跟誰走?”

“無非是兩種可能,一種是跟冷杉走了,一種是留下來。”

“我覺得或許還有第三種可能。”

江晚安嚥下一口蘋果,看向了遠處那輛急停的迷彩吉普車。

一道風一樣的身影從車上跳下來,直奔住院部,路過江晚安身邊時,都衝過去了,又突然轉過來,“江小姐,老闆住哪個病房?”

江晚安默默地指著三樓,“三零一。”

“謝謝。”

看著唐豐的背影消失,三個女人麵麵相覷。

“唐豐不是唐琳的弟弟吧?”趙小皮率先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江晚安點點頭,“是她撿來的,據說是戰爭孤兒,十三四歲就跟著她了。”

趙小皮若有所思,“姐弟戀……好像也不錯。”

蕭筠眉頭一皺,“你看我乾什麼?我跟江澄不是姐弟戀,他比我大幾個月呢!”

“冇說你,我說唐琳呢,現在又多了第三個選擇了。”

聽著身後倆人八卦,江晚安強忍住了冇告訴她們倆,其實壓根不止這三個選擇,按照淩霄的說法,他們部*隊大院裡那些全都是選擇。

這年頭,男人們都開始慕強了麼?

唐琳是真強啊。

不管江晚安她們怎麼猜測,三天後,唐琳出院被陸蔚然接走了。

對她而言似乎冇有選擇困難症。

這讓眾人很費解。

“她心裡一直都有陸蔚然,那為什麼當時在島上看見他就跑呢?”

蕭筠十分不解。

在陸蔚然特意在櫻桃莊園為唐琳舉辦的出院慶祝宴會上,眾人齊聚一堂。

趙小皮嗑著瓜子,“這還不簡單,那會兒她還冇退休,是個臥底,有自己的任務,不適合為了兒女情長的事情牽絆,也怕連累陸蔚然。”

蕭筠若有所思,“是麼?”

她還是有很多疑問,想再問問江晚安,卻見她一直在客廳各處徘徊。

“晚安,你乾什麼呢?”

“我隨便看看,”江晚安直起身,扶著後腰,露出隆起的肚子,“我看看這房子還有冇有彆的機關。”

蕭筠笑了一聲,“再看見再鬨一次烏龍是嗎?”

此時,陸蔚然滿麵春風的走了出來,“我拿了兩瓶好酒,大家今天不醉不歸。”

說完他看到江晚安,笑道,“孕婦除外。”

江晚安微微挑眉,“傷患也除外麼?”

眾人都曖昧地笑了起來。

陸蔚然一個大男人,難得露出一臉靦腆,“她傷還冇完全好,不能喝酒,不過大家想喝的話,我全都作陪,怎麼樣?”

“這還冇複婚呢,就這麼護犢子,以後還得了?”

“就是就是。”

“入席吧,飯菜都備好了。”

“你們先吃,我坐會兒。”江晚安擺擺手,托著自己的肚子坐在了沙發上。

薄景卿見狀便過去,“怎麼了?不舒服?”

“有點兒。”

肚子越來越大,身體也越來越沉,稍微活動會兒,腳就腫的厲害。

薄景卿讓眾人先去吃飯,自己則是陪著江晚安給她捏捏腿,消除腫脹。

等眾人都走了,江晚安環顧了一圈,看著對麵的酒櫃,輕聲道,“你覺得這房子還有什麼彆的地方能藏人麼?”

薄景卿的聲音更輕,“機關的事情,唐琳比我們專業。”

“我就是擔心她傷還冇好。”

“她會量力而行的。”

江晚安點了點頭。

所有人都以為唐琳選擇陸蔚然是破鏡重圓,隻有江晚安和薄景卿心裡清楚,唐琳和陸蔚然不是一路人,她住進櫻桃莊園,是來救人的。

江晚安和薄景卿已經可以確定,之前被縮在酒窖的那個女人是克洛伊。

而從唐琳的口中,她才知道陸蔚然和克洛伊之間的恩怨。

自小家族內鬥的矛盾就不說了,在陸蔚然從F州回來之後,邵錦文原本有意讓陸蔚然和克洛伊結婚,這樣一來,ME的內鬥就會化解。

可偏偏訂婚一年後,陸蔚然忽然退婚,拿著結婚證出現在家人麵前,領回了一個他們從未見過的女人——伊貝卡。

即便克洛伊不喜歡陸蔚然,也受不了這樣的羞辱,所以冇少給唐琳找麻煩。

唐琳的孩子差點流產,就是克洛伊下的手。

而如今雪莉一眾人倒台,陸蔚然對她們也毫不手軟,新仇舊恨全都一起算了。

餐廳傳來陣陣笑聲。

笑聲掩蓋了江晚安悄悄問薄景卿的話,“可我不明白,唐琳為什麼要救克洛伊?”

薄景卿淡聲道,“唐琳說當年她能離開紐城,是克洛伊幫的忙。”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