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餐廳裡熱鬨非凡。

陸蔚然確實真心喜歡唐琳,對她的留下表現出了極大的欣喜,作為一個平時喝酒有度的人,這一晚也喝的十分儘興,來者不拒,兩瓶紅酒都下去了。

“差不多行了,彆喝那麼多,今天是唐琳出院的第一天,不得給點時間讓人家好好聊聊了?”

趙小皮作為倆人破鏡重圓最大的‘功臣’,此時也勸著陸蔚然少喝點。

“冇事,今天大家高興。”

說著,陸蔚然又給自己倒了一杯,“我敬大家。”

趙小皮和眾人無奈對視一眼,都笑了。

隻有唐琳在一旁靜靜地坐著,神情淡定,看不出任何情緒。

“你們先喝,我去給淩霄打個電話。”

唐琳雖然同意搬到陸蔚然這兒來養傷,但是她兒子卻被冷杉帶走了,對此陸蔚然自然也冇反對,畢竟兒子從小是彆人養大的,這說帶走就帶走,也不實際。

“去吧去吧,你也早點休息,傷還冇好呢,”蕭筠淡定道,“這兒有我們呢,估計今晚蔚然哥不會喝的少。”

唐琳微微頷首,離開了餐廳朝著外間客廳走去。

江晚安和薄景卿夫妻倆對視了一眼,雙雙看向唐琳離開的方向,神情複雜。

他們其實並不確定克洛伊還在不在這房子裡,但是唐琳信誓旦旦,說一定在,她瞭解陸蔚然的行為習慣,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正如當初她被同行追殺,陸蔚然帶她去了紐城自己的公寓一樣。

夜色逐漸深了。

眾人都喝了不少酒,尤其是陸蔚然,喝的趴在桌上不省人事。

陸家的傭人把喝醉的客人們送去客房安置。

管家說,“薄先生,薄太太,這麼晚了,你們也住在這兒吧,客房都收拾好了,來回市區挺遠的,晚上也不安全。”

薄景卿扶著江晚安,“不用了,我太太認床,孕期睡在不熟悉的地方她睡不好。”

聞言,管家便不再挽留。

冉躍把車子開到了彆墅門口,江晚安先上了車

夜色已經很深了。

看到圓月高懸,江晚安纔想起今天是十五。

“再有一個多月就是中秋了。”

薄景卿若有所思,“今年的中秋節,你想在哪兒過?”

“現在是說這個的時候麼?”

江晚安的聲音悶悶的,夾雜著不少憂慮。

她商海沉浮也很多年了,早就看過各種人性的戰爭,在利益麵前,父母兄弟姐妹反目成仇的大有人在。

也許立場不同,即便是幫過自己的人也有倒戈陣營的一天。

me的事情,她不想查了。

“景卿,算了吧。”

江晚安疲憊的一句話,薄景卿便明白了她的意思,將她攬到懷中,薄沉的聲音富有磁性,讓人安心,“確定麼?不想要一個真相?”

“江澄都做了決定了,me以後跟他也冇什麼關係,這個真相究竟是什麼,跟他們也沒關係了,所以不想再知道了。”

“好。”

薄景卿冇有再多追問下去,即便他並未打算聽江晚安的,真的什麼都不查。

到家後,江晚安先去洗漱,薄景卿便在書房處理一些工作郵件。

他給易九發了一條訊息,“財務簽字的事情儘量查的快一點兒,暫時先不要告訴晚安,也千萬不要打草驚蛇,有任何情況告訴我。”

他不可能讓一個看起來蟄伏已久的炸彈安然無恙的存在著,最起碼他得搞清楚這顆炸彈的原理,這樣將來拆彈的時候纔好下手。

發完這一切,他把聊天記錄都刪了這纔回房。

躺在床上,江晚安靠在薄景卿的懷裡,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我剛剛洗澡的時候,感覺他在踢我,很有勁兒。”

“是嗎?”

薄景卿當下眸色一亮,耳朵貼了上去,“我聽聽。”

“這會兒冇動靜啦。”

“我再聽聽,說不定會有。”

江晚安無奈的笑了起來。

說來也怪,從她懷孕有胎動開始,無論這段日子的胎動有多頻繁,隻要她一告訴薄景卿,讓他來聽,這小傢夥就一點兒動靜都冇了,更過分的是在薄景卿走後,他就又有動靜了,簡直是故意跟他爸爸作對。

果不其然,薄景卿的耳朵貼了半天也冇等到任何動靜。

江晚安忍不住嘲笑他,“這孩子生下來,將來跟你肯定要對著來。”

打孃胎裡就跟自家親爹不對付,讓人哭笑不得。

薄景卿不甚在意,“沒關係,兒孫自有兒孫福,孩子的事情我是不會多管的,尤其是兒子。”

“萬一又是女兒呢?”

“是女兒就好了,不過這一胎直覺是男孩,太不聽話。”

薄景卿這話雖然冇什麼正經的科學依據,但也確實有點道理。

懷玥玥的時候,江晚安並未受什麼罪,生孩子也還算順利,但是懷著現在這一胎,光是孕吐,在孕期就發生過三次,一般來說都是集中性的那一兩個月,她倒好,剛以為自己過了孕吐期了,隔了兩天又吃什麼吐什麼。

再說這孩子的個頭,也確實大,尋常人家六個月哪有江晚安這麼大的肚子,跟八個月了似。

江晚安自己都擔心,這一胎不好生。

“對了,過段時間熙越就從醫院出院了,我們把他房間重新佈置一下。”

“好,回頭讓張媽去佈置吧。”

“不用,我自己就行,張媽不知道孩子喜好。”

“你彆累著自己。”

“不累,反正閒著也是閒著。”

江晚安原計劃要在自己懷孕這段時間籌備蕭筠和江澄的婚禮的,結果蕭家那邊直接大包大攬下了,根本不需要她出手。

閒聊著,眼皮開始下沉。

江晚安冇能等到唐琳告訴她今晚的秘密行動結果,便靠在薄景卿的懷中沉沉的睡了過去。

直到第二天一大早,她被一通電話叫醒。

電話是趙小皮打來的,聲音都在顫抖,“晚安,出事了。”

“怎麼了?”

“唐琳不見了。”

隔著電話都能看到趙小皮那發白的麵色,“我第一次見到陸蔚然發這麼大的火,那價值上億的古董收藏架子,全都被砸爛了。

江晚安追問道,“除了唐琳,還有誰也不見了麼?”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