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有誰?”

趙小皮的語氣中透著疑惑。

江晚安說,“冇什麼,你和時醫生現在在哪兒?”

“剛從櫻桃莊園出來,到底什麼情況啊,唐琳既然都答應了跟陸蔚然和好,也答應住進來了,怎麼第一個晚上過去就不告而彆了。”

趙小皮彷彿想到了什麼似的,忽然壓低了聲音,“她該不會是又接到什麼新的任務了吧?”

江晚安說,“你先回來吧,來我家,我跟你說。”

“什麼意思?”

趙小皮聽出了不對勁。

“你先過來吧,時醫生有空麼?也一起過來吧。”

掛了電話,江晚安和薄景卿對視了一眼。

這事兒她冇打算一直瞞著趙小皮,儘管告訴她並不是最明智的處理方法,但是姐妹之間,她不想保留太多秘密。

薄景卿彷彿知道她在想什麼,便握了握她的手,“冇事的,想告訴她就告訴,你冇做錯什麼,這件事我相信她會有自己的判斷。”

“嗯。”

半小時後,冇等到趙小皮,江家彆墅先等來了另一位客人。

急刹車聲中,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停在江家彆墅門口,下來的身影挺拔高大,帶著不屬於這個年紀的匆忙和焦灼。

陸蔚然黑著臉闖了進來。

“伊貝卡!”

江晚安在她的叫嚷聲中走了出來,扶著大肚子,“蔚然?你怎麼來了?”

“彆明知故問了,伊貝卡在哪兒?”

江晚安和陸蔚然認識這麼久以來,冇見過他以這種暴戾的態度跟任何人說話,何況是自己,當即愣了愣。

江晚安故作鎮定,“我怎麼會知道?”

“你怎麼可能不知道?她在浦市關係最近的人就是你,她連兒子都能托付給你,這次她乾的事情你會不知道?”

“伊貝卡究竟在哪兒?”

陸蔚然顯然是急眼了,竟抓住了江晚安的手腕,“告訴我,她在哪兒?”

“我不知道,你鬆手!”

爭執間,江晚安用力推開陸蔚然,冇想到他手一鬆,江晚安竟踉蹌著朝著身後摔去,尖叫聲中,薄景卿及時出現,一雙大手從身後快速的撈住了她的腰身。

一臉緊張,“冇事吧?”

江晚安的心還砰砰跳著,心有餘悸道,“冇事。”

薄景卿麵色鐵青,扶著江晚安站好的同時,衝著陸蔚然冷冷道,“你要乾什麼?晚安是你的合夥人還是你的朋友,就算不論這些,你對她一個孕婦動手?”

陸蔚然顯然也不是故意的,看到江晚安臉色慘白的樣子,也愣了愣,伸出去的手懸在半空,在看到薄景卿警惕護著江晚安的樣子,這才默默的握緊成拳,垂落在了身側。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他沉聲道,“可是我不明白,晚安,同樣都是朋友,為什麼你要三番兩次地幫著伊貝卡欺騙我,如果她不想再跟我有任何聯絡,她大可一走了之,為什麼要這樣?”

沉默中,江晚安握住了薄景卿的手,將它從身前拉了下來。

“你想知道為什麼不如問問你自己,你說唐琳她為什麼要去你那兒,又為什麼突然不告而彆?”

陸蔚然的眸色緊了緊,探究的目光盯著江晚安,顯然是想從她的眼中瞭解她知道的資訊有多少。

江晚安冇給他試探的機會,直截了當,“你為什麼關著克洛伊?那是個活生生的人。”

陸蔚然這麼暴怒的找上門來,顯然不隻是因為唐琳不告而彆,如果不是因為克洛伊也一併消失了的話,他不會想到這件事跟江晚安有關。

趙小皮是個心大的,雖然是她第一個懷疑櫻桃莊園的酒窖裡藏著一個人的,但她也是第一個被陸蔚然騙過去的。

可江晚安不同,她憑地毯上一根野山參的鬚子就知道酒窖有問題。

偏偏她還有個智商超群的老公,結合紐城那邊克洛伊出獄後便人間蒸發的事情,兩件事一聯絡,便什麼都明白了。

“當初要不是她,唐琳不會離開紐城,不會離開我。”

陸蔚然臉一沉,“何況她和雪莉一直以來對我做的事情遠不止這些惡毒,她們憑什麼要在法律的保護下,還能安然無恙的活著?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們自找的。”

“那你這麼做,跟她們有什麼區彆?”

“隻有強者纔有話語權,我現在是me的執行總裁,即便真的彆人知道了我的所作所為,那又有誰會說什麼?”

陸蔚然的話讓江晚安第一次覺得他是個徹頭徹尾的陌生人。

以暴製暴從來都不是最好的解決辦法,不是聖母心,我們可以在戰場上廝殺,但優待戰俘是人性主義的光輝,是良知,是道德。

一旦喪失了這些,那和卑劣的敵人毫無區彆。

江晚安失望的搖了搖頭,“陸蔚然,唐琳不會跟你在一起的,她永遠不會再回來了,你跟她確實不是一路人。”

“她到底去哪兒了?”

陸蔚然還想質問,卻被薄景卿冷著臉攔住,“陸先生,這兒是我家,你要找人,不該來這兒找。”

看著倆人強勢的樣子,陸蔚然麵色緊繃。

“我會找到她的,無論用什麼方法,我會讓她明白,隻有我和她是真正匹配的一對。”

說完這話,陸蔚然揚長而去。

聽著彆墅門外漸漸遠去的引擎聲,江晚安握緊了薄景卿的手,心裡五味雜陳。

薄景卿知道她心中所想,安慰的攬住了她的肩膀,什麼都冇說。

冇多久,時天林和趙小皮便到了。

看著江晚安慘白的臉色,趙小皮還是不敢置信。

“他真的關了一個人在酒窖裡麵,我那天冇看錯?”

“嗯。”

“所以唐琳從來冇想過真的要跟他複合,她就是去救人的?”

“嗯。”

“那唐琳現在在哪兒?”

“我不知道。”

看著趙小皮懷疑的眼神,江晚安無奈道,“我這次是真的不知道,唐琳要把克洛伊送走,她說不跟我們說去處,對我們更安全。”

“安全?誇張了吧,陸蔚然還能對你動手不成?”

江晚安的沉默讓趙小皮臉上的篤定漸漸動搖,而後不可置通道,“不是吧,他怎麼會變成這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