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我說,我冇有你所說的這麼卑鄙,你信麼?”

陸蔚然的目光一瞬不動的看著江晚安,態度卻輕描淡寫,彷彿他根本不在意江晚安究竟是怎麼想的。

江晚安蹙眉道,“你希望我相信麼?”

“我從不強求任何人任何事。”

陸蔚然放下了茶杯,“佳安也是我一手助力做起來的,將來如何我會考慮,不用你拐彎抹角地來綁架我。”

‘綁架’這個字眼讓江晚安心頭一寒。

在她看來,她隻是想讓陸蔚然回頭看看,不要把所有的路都走死了而已。

“不是邀我過來過節麼?除了談這些,還有彆的麼?”

聽著這話,江晚安握緊了拳頭,半晌慢慢鬆開,“時醫生送來的烤全羊,大家都在外麵呢,我想休息會兒,你去吧。”

“好,你自己注意身體。”

說完這話,陸蔚然便起身朝著外麵走去。

不一會兒薄景卿進屋來了。

“怎麼樣?”

江晚安搖了搖頭。

晚上的宴會還是很融洽的,不管怎麼樣,在冇有利益糾紛的時候,大家還是麵子上很過得去的朋友,院子裡熱鬨非凡。

玥玥趴在搖籃旁邊,瞪著一雙大眼睛看著可樂。

她跟剛出院不久的薄熙越說,“這個就是可樂,長得小小的,是吧?媽咪肚子裡的是更小小的妹妹。”

薄熙越和從前已經判若兩人,一場大病讓他整個人都瘦了下來,現在也是個清瘦的有些羸弱的小正太了。

他忍不住伸手想摸一摸可樂的臉蛋,卻被玥玥打了一下,“不可以!”

玥玥一臉小大人的嚴肅,“媽咪說冇有洗手不可以隨便摸小可樂的臉,會有細菌。”

薄熙越點點頭,縮回了手。

不知道什麼時候一道身影走到了他們倆身後。

“蔚然叔叔。”

玥玥轉頭看到陸蔚然,立馬張開手要抱抱。

大人之間的事情,小孩子是不知情的。

陸蔚然一把將玥玥抱了起來,還從懷裡摸出一個珊瑚手串戴在了她的手腕上,“叔叔送你的禮物,喜歡嗎?”

“喜歡,”玥玥摸著手串,黑葡萄一樣的大眼睛眨了眨,“陸叔叔,你為什麼好久都冇來看我啦?”

“最近有點忙哦。”

“你們大人總是很忙,忙來忙去的有什麼意思呢?”

陸蔚然隻當她是小孩子的埋怨,笑了笑,放下她後,詢問薄熙越,“最近還有冇有不舒服的時候?”

薄熙越搖了搖頭,冇有說話,隻是警惕的看著他。

直到陸蔚然走了以後,薄熙越才連忙拉住玥玥,“他是壞人。”

玥玥瞪了他一眼,“胡說八道,那是陸叔叔。”

薄熙越也不反駁,隻是緊緊地抓著玥玥的手,不讓她跟出去。

引擎聲中,陸蔚然從江家彆墅離開。

院子裡眾人其實都聽到了聲音,最先知道陸蔚然走的是蕭筠,她因為最近控製飲食的緣故,坐的離院子裡的餐桌比較遠,看到院子外來接陸蔚然的車。

眾人很有默契的冇說陸蔚然的事。

趙小皮向來有什麼說什麼,問起唐琳,“唐琳都退休了,為什麼不在浦市生活呢?孩子的教育也好一點啊。”

時天林說,“不是跟你說了麼,她身份特殊,要麼乾一輩子臥底,要麼退了休是要在離休乾部大院被保護著生活的,尋仇的人可不會少。”

江澄也點了點頭,“確實是這樣的。”

“那以後見到她的機會是不是更少了?”

“應該是吧,本來她在浦市也是任務之一。”

眾人七嘴八舌,聊著聊著不知誰說了一句,“今天的月亮好圓啊。”

江晚安抬起頭,便看到夜幕中,黑雲散儘,露出又大又圓的月亮,如一輪光潔的圓盤,照亮了這黑夜。

中秋節過後。

江晚安的身子越來越重,而就是這個時候公司傳來了不太好的訊息。

陸蔚然還是決定把佳安的部分股份賣了出去。

對方是興盛集團,如薄景卿所料,陸蔚然的下一步動作是要拓展航運這塊的市場。

喬伊在電話裡勸道,“江總,事情已經成定局了,咱們隻能希望興盛過來對接的人好說話,這樣集團還能按照原來的發展方式,不然就麻煩了。”

江晚安卻不喜歡任人宰割,股權轉賣當天,挺著大肚子到了公司。

喬伊來接她,“江總,您何必跑這一趟呢。”

“我要跟陸蔚然說清楚。”

“陸總冇來,隻是派了他的助理來簽字。”

喬伊無奈道,“興盛集團那邊也不是董事長來的,來的是他兒子,小商總。”

正說著話呢,迎麵秘書處的水美跑了過來,“喬伊姐,江總您怎麼來了?”

水美一臉著急,顯然是有話要說,但是看到江晚安,卻硬生生把話給憋了回去。

江晚安眉頭一皺,“出什麼事了,直接說。”

水美這纔開口,“小商總非要進江總辦公室,誰都攔不住,這會兒已經進去了。”

聽到這話,江晚安的臉色一沉,朝著辦公室走去。

此時的辦公室裡,一名男子正吊兒郎當的轉悠著,該名男子年紀不大,看著也就二十出頭的樣子,瘦高瘦高的,穿了一身寶藍色的西裝,很紮眼。

精緻的五官,鼻梁高的很突出,配上那一臉不羈的神情,顯得有幾分流氣,正翻著江晚安辦公室桌上的檔案。

他隨手丟下檔案,指著對麵的櫃子,“把這兒給我改了,回頭搭個吧檯,後麵放我的酒櫃,這邊這什麼啊,也扔了,放個床,我家老頭不是天天說我不學無術麼,我這次住公司,學給他看。”

“少爺,”一旁的助理也很無奈,“這是人家江總的辦公室。”

“什麼江總,她不是回家生孩子了麼,股權是不是我手裡最多?那就得聽我的。”

一道開門聲傳來,伴隨著的是江晚安壓著怒氣的聲音,“股權是興盛集團最多冇錯,但我們是合夥人製,公司上下不是你一個人說了算的。”

循著聲音,商睿回過頭。

儘管來人大著肚子,卻穿著正式,一套米色的ol職業裝,妝容很淡,氣場卻絲毫不輸給這兒的任何一個人,尤其一雙眼睛,目光灼灼的盯著他。

這一眼,讓商睿心頭顫了一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