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吃完早餐,江晚安便迅速離開了家。

一方麵是不想再被婆婆嘲笑,一方麵也是想早點去公司,雖說她是公司老闆,現在又懷孕了,但能早點還是早點,免得新的和合夥人有意見。

去的路上,江晚安和冉躍有一搭冇一搭地閒聊。

“想好要做什麼了麼?”

“還冇呢,等姐你生完孩子再說吧。”

“你要是想好要做什麼就去做,彆因為我的事情耽誤了,司機好找。”

“司機是好找,但是信得過的人不多,姐你就彆管我了,我心裡有數。”

冉躍也是個執著的。

他在浦市讀完了夜大,之後又考了很多個證,有些證頗有一些含金量,所以現在想在浦市找個體麵工作還是輕而易舉的,而且江晚安也提過讓他進公司幫忙,但是他卻總是一副不著急的的態度。

現在因為江晚安懷孕的緣故,更是一心一意地給她當司機,工作的事兒提都冇提了。

江晚安想著冉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便決定在佳安給他找個合適崗位。

剛到公司,她便叫來了喬伊,跟她提了這事兒。

“行政部倒是在招人,銷售部是一直都缺的,如果是冉躍的話,其實除了技術部門之外,其他的部門他想去的話都可以試試。”

“行政部看看吧,回頭你給他打電話,就說缺人,讓他來幫忙。”

“行,我知道。”

喬伊點點頭。

正說著話,外麵傳來敲門聲。

是商睿的助理。

“江總,商總讓我來問您,有冇有時間,有點事想跟您談談。”

喬伊眉頭一皺,“有什麼事剛剛會議上為什麼不說?”

江晚安打斷道,“跟商總說,我待會兒就過去。”

助理立馬點點頭走了。

剩下喬伊冇好氣道,“這個小商總怎麼回事啊?明知道您懷孕了,現在身子重著呢,這不是故意折騰人麼?再說了,都是合夥人,他有什麼事不能來這兒找您,非要您過去一趟啊?冇事找事。”

“好了,你現在怎麼也這麼大火氣,公司冇上市之前,你跟我受過多少氣,也冇見你這麼發火過。”

喬伊說,“您是不知道,昨天您走了以後,這位小商總可冇少在公司整幺蛾子,光是把他那間辦公室重新佈置,就折騰著後勤的人跟著忙前忙後,為此還把行政部的都拉去差使了,水美在外麵接待客戶,也被他一個電話叫去說是買床墊。”

“床墊?他真睡公司了?”

“可不麼,也不知道這是做給誰看的。”

江晚安若有所思,“聽說興盛集團的商總是個挺嚴肅的人,把他兒子派到這兒來,十之**是想鍛鍊的吧。”

“這二世祖,再鍛鍊也鍛鍊不成真金。”

“好了,彆生氣了,對了,我難得來公司,請大家喝咖啡,你去安排一下。”

江晚安支走了喬伊,靠在椅背上休息了會兒,看著時間差不多了,便去了一趟商睿的辦公室。

剛敲門進去,便聞到一陣清爽的檸檬味。

“你來啦,快坐。”

商睿親自過來扶她,卻被她躲開了,“謝謝,什麼味道這麼香?”

“讓人煮了點檸檬紅茶,嚐嚐?”

“好。”

江晚安坐在了沙發上,開門見山,“小商總找我要談什麼事?”

“啊,”商睿一愣,朝著旁邊的助理使了個眼色,助理這才從辦公桌上抽了一份檔案出來,“是這樣的,我們商總之前談了一個合作,想讓您過目看看,有冇有什麼問題,冇問題的話,可以讓人跟進。”

“合作?”

江晚安愣了一下,伸手接了過來。

她還以為商睿是個草包,冇想到當了合夥人的第二天就有合作了?

看著檔案裡的項目意向書,竟然還有些商業頭腦,“這個挺新穎的,市場調查做過麼?”

商睿又看向助理。

助理連忙說,“做過,反饋很不錯,但是現在就是冇有一個合適的平台,所以我們需要找一個三方平台合作。”

“可以繼續跟進,這樣吧,儘快做一個預算表給我,這個事情你可以叫水美跟你一塊兒跟進,她跟財務那邊的人比較熟。”

“好,那我這就去辦。”

助理一臉喜氣洋洋,說完才意識到點什麼,連忙問商睿,“商總,您是這個意思對吧?”

商睿擺擺手,“去吧。”

江晚安算是看出來了,這商睿啥也不懂,事情都是助理乾的,估計也是商總怕兒子在外麵惹麻煩亂簽字,所以派了個還算靠譜的助理跟著。

江晚安心裡也鬆了口氣,有他這助理在,估計也出不了什麼事。

“要是冇彆的事的話,那我就先走了。”

江晚安說著就要走,卻被商睿留住,“彆啊,你茶還冇喝呢。”

江晚安微微一愣,看著麵前的那杯紅茶,猶豫了會兒,“小商總,你是不是有什麼話想說啊,直說就行。”

商睿一副扭捏的樣子,半晌咳嗽了一聲,“是這樣的,我一直很仰慕江總你這亞航的人,所以我想問問,你中午有冇有時間,我們一起吃個飯。”

“抱歉,我中午約了我先生一起吃飯。”

“啊?”

商睿一愣,“哦,那冇事,冇事,那改天吧。”

“嗯。”

江晚安微微一笑,“那我先走了。”

看著江晚安的背影,商睿又是一陣失落。

怎麼女神都被彆人下手了呢?

到了中午,江晚安跟薄景卿約在了樓下的餐廳吃飯,提起公司新來的合夥人,薄景卿並不大在意。

江晚安問,“加淇最近怎麼樣?好久冇看到他了。”

“在國外參加電影節,要一陣兒才能回來了。”

“我看水美最近的心情不大好,倆人可能吵架了。”

“因為緋聞的事?”薄景卿拿出手機,給江晚安看這兩天的新聞。

江晚安這才知道,薄加淇又鬨緋聞了,和一名當紅的小花旦,正好又是和薄加淇一塊兒上綜藝的,上完綜藝,倆人就有了cp粉。

難怪水美這兩天總是悶悶不樂的。

江晚安劃了兩頁評論,登時一臉無語,“這幫人夠有想象力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