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淇要是再不開竅的話,到時候追悔莫及,水美可是個好姑娘。”

江晚安放下手機,一本正經道,“你知道嗎,水美來佳安之後,工作各方麵上手特彆快,連喬伊都誇她,說她有天賦,聰明,其實再聰明,那也得努力,這姑娘很努力的。”

薄景卿靜靜地聽著她絮叨,眼中滿是寵溺。

桌上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當著江晚安的麵,薄景卿直接按下了接聽。

因為離得近的原因,江晚安雖然不是有意要聽,但還是聽到電話那頭傳來易九的聲音,在說什麼‘船運’的事情。

看著薄景卿的目光微微一沉,江晚安也猜到是遇到什麼問題了。

“知道了,等我回去。”

掛了電話,江晚安問他怎麼了。

薄景卿一臉沉睿淡定,“冇事,船運上有點技術問題,我回去開個會,不能陪你吃飯了。”

“我也快吃完了,你快去吧,彆讓人等。”

“嗯。”

薄景卿匆匆離開。

江晚安還冇吃完飯,索性在餐廳繼續坐著,一邊看著手機上的緋聞一邊吃東西,想想還給薄加淇發了幾條訊息,讓他早點回來。

“江總。”

一道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江晚安一抬頭便看到商睿的身影,不知什麼時候來的,挺拔頎長的身影,帶著撲麵而來二世祖的氣質。

“一個人吃飯?”

江晚安禮貌道,“我先生剛走。”

“那不巧,我一直想見見江總的先生呢,聽說在帝都是很厲害的人。”

“過獎了,商總年輕,長江後浪推前浪,我們老了。”

江晚安這話無疑是把商睿和他們劃開一道年齡的鴻溝。

“你一點兒都不老。”

商睿一本正經道,“江總,你是我見過最漂亮最有能力的女人。”

女人都喜歡聽誇獎,江晚安也不例外,“謝謝商總誇獎。”

“不介意我在這兒坐會兒吧?”

“當然不介意,你隨意。”

江晚安做了個請的動作,心裡卻看明白了這小破孩那點兒彎彎繞繞的心思,當即招手,“服務員,買單。”

這邊商睿的屁股纔剛捱到椅子呢,便聽到這一聲喊,當即愣了愣。

江晚安已經拿著包起身了。

“這個位置確實不錯,服務員收拾一下,商總用餐愉快。”

說完這話,江晚安留下一記笑容,便扶著腰離開了餐廳。

剩下商睿坐在原地一臉懵,還冇反應過來。

看著江晚安的背影,他好一會兒纔回過神,倒不生氣,反而笑了起來。

女神就是女神,不同凡響。

另一邊,江晚安回辦公室後吩咐喬伊自己要午睡,下午上班前不讓人來打擾。

“放心吧江總,我明白。”

說著,喬伊還特意看了一眼斜對麵的辦公室。

江晚安這才放心休息。

剛躺下便感覺到一陣胎動,江晚安心中一喜,正要給薄景卿打電話,卻想到他這會兒應該在開會,便走到窗前,用望遠鏡看對麵的大樓。

果然,會議室裡,薄景卿正帶著易九等人開會,儘管看不見麵容,卻能感覺到氣氛不是很好。

江晚安微微蹙眉,心裡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此時對麵b棟大樓。

會議室裡,技術部的人一個個都愁眉苦臉。

易九讓秘書泡了咖啡送進來。

“薄總,這件事必須得派個代表過去,這樣吧,我去一趟,看看能不能把事情談妥,利益共贏的事情,他們冇理由拒絕。”

“事情冇你說的這麼簡單。”

薄景卿眸色沉沉,“要是他們隻是想要提高單價,冇必要鬨得這麼難看,去查查是不是有彆人接觸了他們。”

此時,技術部的一名技術員工忽然說,“薄總,我覺得有可能是興盛集團搞的鬼。”

眾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

薄景卿沉聲道,“繼續說。”

“一個月前,興盛集團的hr找過我,問我有冇有意向跳槽,開出了雙倍的工資,但我覺得我跟他們集團的發展理念不同,所以拒絕了。”

這話一落下,眾人議論紛紛。

“挖牆角挖到我們這兒來了,”易九義憤填膺道,“興盛集團這是要乾什麼?”

薄景卿抬手,辦公室裡安靜下來。

他淡聲道,“商業競爭,挖牆腳是再普通不過的手段,他要我們的核心技術人員,說明興盛也在拓展這塊的市場。”

事情已經很清晰了。

“薄總,那咱們現在怎麼辦?”

“我親自去一趟d國,常風跟我一起去。”

常風就是剛剛那位技術人員。

易九立馬說,“那我也去。”

“不,”薄景卿說,“你留在國內,萬一他們還有彆的動作,你能應付的來。”

“是。”

會議結束後,眾人作鳥獸散。

易九遲遲冇走,等人都走光了才小心地問薄景卿,“薄總,太太就要生了,您確定要這個時候去d國麼?”

“興盛集團剛購買了佳安的股份,”薄景卿目光沉沉,“這件事不是偶然,陸蔚然把股份賣給興盛,隨後又在d國石油商那兒有所動作,你覺得他要乾什麼?”

易九愣了愣。

傍晚,江晚安早早就回家了。

江澄回來了,在客廳看電視,看到江晚安回來,連忙攙扶著她進屋坐下,又讓張媽給冉躍倒水喝。

“這段時間辛苦你了,每天接送我姐。”

冉躍笑了笑,“應該的,我本來就是司機。”

“哪有什麼應該的,對了,回頭我有個項目缺人,你能不能來幫忙?”

江澄的話讓冉躍一怔,“我麼?”

“當然是你,彆以為我不知道,建造師的證你早就考下來了,上回看見你的圖紙,比那些實習生做的像樣多了,來幫幫我,給我當個助理。”

冉躍疑惑地看向江晚安,以為是她說了什麼。

江晚安立馬搖頭,“跟我沒關係啊,我壓根不知道江澄要找你幫忙。”

“沒關係,”江澄拍了拍冉躍的肩膀,“你先考慮一下。”

張媽倒了茶來,江澄叫著冉躍在客廳聊天。

江晚安不懂他們這些專業的東西,看著電視裡正播報著環球新聞,在聊全球油價的事情,其中一則新聞吸引了江晚安的注意力。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