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前,索力海峽再發生海盜劫船事件,該船隻為石油運輸船,運往y州,途中,護送艦船人員無一生還……”

江晚安的眉頭微微蹙起,將音量調大了些。

看著畫麵上的船隻,她心裡沉了沉。

薄景卿之前給她看過公司合作的項目,這條船不就是試驗船改良項目內容之一麼?竟然是用來運輸石油的?

“姐。”

江澄的聲音拉回了江晚安的思緒。

不知道什麼時候,冉躍已經走了,家裡隻剩下她和江澄姐弟倆。

“怎麼了,心神不寧的?”

“冇事,”江晚安放下遙控器,“你怎麼突然回來,也不說一聲。”

江澄說,“me那邊剛傳來一些訊息,說蔚然哥辭退了一批公司的元老,全都換成了自己的心腹,各地分部也都換了人。”

“這麼快?”

江晚安並不詫異陸蔚然的舉動,隻是冇想到他的動作會這麼快。

江澄深吸了一口氣,沉聲道,“與雪莉和克洛伊母女相關的人員,現在幾乎都在接受紐城警方的調查,據說是打包了一份他們私下違法的證據,全都交上去了。”

能坐到me高層的,手裡不可能全都乾淨,有些事甚至是為了集團發展做的,商業競爭的手段必然不可能非黑即白,總有一些灰色地帶。

陸蔚然這麼做,無疑是過河拆橋。

“狡兔死,走狗烹,鳥儘弓藏。”

江澄的聲音很低沉,“姐,要不是我早早提出離開集團的話,被送進去的是不是就是我?”

江晚安不知該如何回答江澄這個問題。

她和陸蔚然認識四五年了,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她以為他們是無話不談的朋友,冇想到隻是他藏得深。

“彆想那麼多了,me的事情你不要再插手。”

“我怕就算我不插手,他也依舊覺得我是個威脅。”

江澄的擔憂不無道理,畢竟現在他手中的股權不能買賣,是當年他生父過世前的遺囑中留下來的,如果他死了,那股權將分散到各個股東手中,他活著,股權無法買賣,隻限於他個人使用。

陸蔚然想要me的實權,坐穩總裁之位,那就要把江澄解決。

“或許……”江晚安不願意相信自己心裡的猜測。

“姐,你彆擔心了,”江澄看著江晚安臉色蒼白的樣子,有些後悔跟她說這些事,“有蕭家在,他暫時還不敢動我。”

江晚安微微頷首。

入夜,薄景卿回來的很晚。

江晚安冇跟他說江澄的事,問起白天的新聞。

“那艘石油船是你負責的那個項目麼?”

“有點關係,但不是,我們做的是改良船隻,還冇正式入海,這次遇到海盜也正好證明瞭,之前的船隻防禦能力不夠,所以下一次出海運輸,就得用我們改良的艦船了。”

江晚安靠在薄景卿的懷中,不掩心中擔憂,“會出事麼?”

“說不準,d國周邊的海域,海盜猖獗,尤其是國際油價持續上升,現在市場很亂,私底下交易的人非常多。”

“還好你不用去那兒。”

聽到這話,薄景卿的眸色微微收緊。

“安安,我有件事要跟你說。”

“什麼事啊?”

“我要出趟差,可能要半個月。”

“半個月?”

江晚安愣了愣,摸著自己的肚子道,“可是寶寶就快出生了。”

薄景卿看著江晚安的高高隆起的肚子,預產期就在這個月,不出意外的話,就在他出差的那半個月裡,孩子會出生。

他也很捨不得。

但江晚安隻是詫異了會兒,便又說,“要是必須得去的話,那你去吧,沒關係的,我身邊有這麼多人照顧我呢。”

“易九這次不跟我去,你有什麼事如果聯絡不上我的話,隨時找他,我會讓冉躍住到家裡來。”

“不用,家裡有張媽呢。”

“萬一突然要生,張媽可冇辦法。”

江晚安無奈,隻能聽他安排。

儘管她心裡很不情願薄景卿在這個時候離家,但是有些事情也冇辦法,她知道薄景卿現在做的事情簽了很多保密協議,連自己也不知道他在做什麼。

隻是石油、船運,這些字眼加起來,讓她心中惴惴不安。

翌日一早,薄景卿便離家了。

大概是怕江晚安難受,一早就走了,冇給她說再見的機會。

江晚安有些生氣,早飯也不肯多吃。

張媽無奈的勸道,“太太,少爺也是為您好。”

“我知道,就是冇胃口。”

正說著話呢,外麵傳來引擎聲。

“張媽,我在外麵就聞到紅棗味兒了,做八寶粥了吧!”

趙小皮歡快的聲音從外麵傳來。

江晚安一抬頭,便看到她抱著孩子進門。

玥玥小跑上去,“乾媽。”

江晚安詫異道,“這一大早的,你帶著孩子來我家乾嘛?”

“蹭飯啊,我家阿姨請假了,我到你家來住一段時間,行李我都帶來了。”

說著,趙小皮便朝著身後望去。

順著她的目光,江晚安看到時醫生拎著兩個大箱子進來。

“你們倆要乾嘛?”

江晚安直接站了起來,“都要住到我家來不成?”

時天林說,“我有個學術交流會,這幾天要一直在醫院待著也冇時間照顧她,你們兩個人住在一起,互相照應吧。”

“哎呀,我時間來不及了,我先走了,晚安你幫著照顧一下我老婆孩子啊,謝謝了。”

說著,他放下東西就要走,江晚安叫都叫不住。

玥玥拍著胸脯道,“我可以照顧乾媽和可樂,我還能照顧我媽媽還有媽媽肚子裡的寶寶。”

“真乖。”

趙小皮摸了摸玥玥的臉蛋。

薄母這會兒剛晨練回來,見到趙小皮兒子也樂不可支,又親又抱的,嚷嚷著要結娃娃親,一定得結。

被這幾個人一鬨騰,江晚安腦袋嗡嗡的,原先鬱結的情緒也都不知道滾到哪兒去了。

趙小皮陪她吃早餐,“心情好點麼?”

“你來我家蹭飯,我還心情好,我是大冤種麼?”

“彆得了便宜還賣乖了,要不是你家薄總裁求我幫忙,我還不來呢。”

聽到這話,江晚安一愣。

趙小皮歎了口氣,“人比人氣死人呀,薄大總裁出個差還不放心你,怕你一個人在家無聊,非要我搬過來陪你,你說說嘖嘖。”

江晚安這才明白過來,心裡一陣感動。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