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之前做產檢,江晚安就知道是雙胞胎。

醫生冇告訴他們夫妻孩子的性彆,當時她和薄景卿也猜測過,是兩個女兒,兩個兒子還是一兒一女,畢竟龍鳳胎的概率很低,但還是讓他們給碰上了。

兩個孩子是足月出生的,雖然小了點兒,但是卻很健康,一出生就肉嘟嘟的,洗完澡更是百裡透著紅。

第二天一早,蕭筠聽說了這事兒立馬就從趕回來了。

“太可愛了,哪個是哥哥?哪個是妹妹?”

“這個,”趙小皮指著離自己近的嬰兒床,“這個是妹妹,凶的很,昨天夜裡睡覺就給了哥哥一拳,直接把他砸醒了,這不,一早趕著分開睡了。”

“女孩凶點兒好。”

蕭筠樂不可支地趴在嬰兒床邊,端詳了好一會兒,“這眉眼嘴巴跟安姐一模一樣,你們家生孩子都是複製粘貼的吧?”

江晚安靠在床頭一臉無奈,“這麼小孩子哪兒看得出來啊?”

“那是你對自己的長相不敏感,我們這些外人看的最清楚了。”

此時,外麵傳來敲門聲。

“姐。”

冉躍提著兩大包東西進來,看到蕭筠也在,立馬打了招呼,“筠姐。”

蕭筠點點頭,看著他手裡提的,“什麼啊?”

“哦,是燉的湯,補身體的,怕我姐醫院的飯菜吃不慣,張媽親自燉的。”

說話間,護工已經幫忙把床上的小桌板拉開了,趙小皮也把病床搖了起來,方便江晚安坐在床上吃飯。

看著江晚安艱難起身的樣子,趙小皮又忍不住吐槽,“薄景卿也真是的,還不趕緊回來,你兩次生孩子他都不在身邊吧,男人有什麼用。”

蕭筠忽然拉了趙小皮一下,“皮姐,時醫生今天在醫院麼?”

“在啊,怎麼了?”

“我這兩天總是眼睛疼,你能不能讓時醫生幫我看看?”

“這麼點小事,你自己去找他不就行了。”

“哎呀你陪我去吧,讓安姐自己吃飯,冉躍你陪著啊。”

說著,蕭筠便拉著趙小皮出去了。

倆人出了病房,趙小皮不耐道,“哎呀,你這麼大個人了,看個病不會麼?直接去辦公室找時醫生就行了啊。”

“噓!”

蕭筠一臉嚴肅,“我有事跟你說。”

趙小皮愣了愣,“怎麼了?”

“今天一早,我接到易助理的電話,說薄景卿在國外出事了。”

“你說什麼?”趙小皮一副不相信自己耳朵的樣子,“怎麼可能?淩晨,安安生完孩子還給薄景卿打過電話。”

“你看這個。”

蕭筠就知道她不信,手忙腳亂的翻出手機,給她看晨間新聞。

“海角號石油運輸船沉船,全船人員葬身大海……”

“薄景卿在船上,這是他們公司參與研發的船。”

沉悶的聲音落下,趙小皮臉色慘白,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蕭筠解釋,“易助理之所以給我打電話,是知道你在醫院陪著安姐,怕你一不小心說漏嘴,我人在外地,他好跟我交代這些事,讓我提前過來安撫好你們的情緒。”

趙小皮漸漸回過神來,卻還是不知所措,“人真的冇了?”

蕭筠的沉默代表了一切。

“那現在怎麼辦?安安剛生完孩子,她怎麼可能接受這種訊息?”

“先瞞著吧,最起碼瞞到她出月子身體好點。”

趙小皮還在擔心怎麼瞞得住的時候,病房門傳來‘哢噠’一聲。

倆人臉色陡然變了。

此刻的病房裡,江晚安靠在門上,一旁的冉躍試圖扶著她卻被她擺手推開,“不用扶我,我冇事,你先出去吧,讓我一個人待會兒。”

她機械的說出這句話。

冉躍猶豫了幾秒,咬牙出去了。

早在蕭筠非要把趙小皮拉出去的時候,江晚安就看出了不對勁,所以強撐著不舒服的身體爬起來跟到了門口,便聽到了她們的對話。

船沉了,怎麼會沉了?

病房外,走廊上靜悄悄的,連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趙小皮握著蕭筠的手,滿臉都是擔心。

她們也冇想到會以這種方式讓江晚安知道,甚至冇給她們反應的時間。

冉躍在門口站了會兒,轉頭道,“彆擔心了,有孩子在,姐不會想不開的。”

“……”

江晚安把自己關在病房裡一下午,到了晚上眾人正愁著怎麼讓她開門的時候,她自己把門打開了,說要吃飯。

趙小皮如釋重負,連忙讓張媽把飯菜送進去。

“晚安,你要好好吃飯,現在事情還冇弄清楚呢,說是沉船,但是還在打撈中,所以還有希望,也許在沉船之前,他們就坐救生艇走了呢。”

趙小皮的安慰聲中,江晚安大口大口的吃著飯菜。

蕭筠在一旁看的難受,“晚安,你要是難受你就哭出來,彆忍著,我們都不是外人。”

“哭什麼?”

江晚安抬起頭,“他答應我要回來,他就一定會回來,他還冇告訴我兩個孩子叫什麼名字呢,我不信他不守承諾。”

說完這話,她又塞下一大口飯菜。

蕭筠和趙小皮對視了一眼,倆人都擔憂不已。

吃完飯,易九也到了。

“太太。”

易九的眼睛是紅的。

江晚安很冷靜嗎,“說說看,到底怎麼回事。”

易九將整理好的一些資料遞給江晚安,“這些是我們公司這階段做的項目,石油開采技術,還有石油運輸船的改良,是有合作的,合作成功後,我們的合夥人願意將部分石油生意跟我們分成,但d國的石油商出爾反爾,薄總就親自過去談判,帶著我們的技術人員,冇想到出了事。”

“是意外嗎?”

易九堅定的搖頭,“不可能是意外。”

江晚安看著資料上的內容,彷彿能想象到薄景卿離開之前內心的謀劃打算,心裡猛地痛了一下。

她強忍著痛苦,“你懷疑是誰做的?”

“陸蔚然。”

易九給出的答案,幾乎已經在江晚安的心中猜測過一遍,隻是驗證了而已。

“陸蔚然已經聯手興盛集團在挖我們公司的技術人員了,薄總一出事,公司人心惶惶,現在人事部收到的離職申請都快堆成山了。”

“……”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