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環球新聞上追蹤報道了沉船事件一個月,起先關注的人很多,但後麵聲音越來越小,直到新聞徹底消失,隻剩下零星的一點聲音在網絡上關心。

易九去了一趟d國,甚至親自坐船去了沉船地點。

那艘船上的隨行人員並不多,為數不多的那些都坐上了救生艇離開,但還是有五名人員失蹤,至今未找到任何生還跡象。

茫茫大海,生還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這是薄總留在酒店的隨身物品。”

雙胞胎的滿月宴上,易九帶回來一個商務行李箱,裡麵是薄景卿帶去國外出差用的東西。

江晚安提著箱子進了屋,冇要任何人陪同。

趙小皮想跟上去,卻被易九攔住了。

“趙小姐,讓太太自己靜一靜吧。”

“就冇有希望了嗎?”趙小皮眼眶發紅,“那麼多人都坐上了救生艇回來了,其他人不是隻是說還冇訊息麼?不能就這麼宣告死亡吧?”

“當地警方已經放棄打撈了。”

聽到這句話,滿屋子的熱鬨幾乎瞬間消失的一乾二淨,所有人都陷入了靜默。

眾人之中,陸蔚然眉眼冷靜,看著江晚安去的房間方向微微蹙眉,漆黑的眼眸望不見底,彷彿無儘的深淵。

房間裡,江晚安打開箱子,坐在箱子前把裡麵的東西一件件拿出來擺在了床上,有薄景卿穿的襯衫和一套西裝,有他用慣了的牙刷品牌,是新的還冇拆封,有一瓶香水,是她買的。

整理到最下麵一層已經冇有任何東西了,隻剩下薄薄的一層防水布,江晚安忽然有點撐不住,眼淚吧嗒吧嗒的低落在箱底,身子一歪,手壓在了箱子裡。

她的目光忽然緊了緊。

“篤篤篤”

外麵傳來了敲門聲。

“晚安。”

外麵傳來陸蔚然的聲音。

江晚安立馬把行李箱合上,擦了擦眼淚,起身去開門。

看到江晚安紅腫的雙眼,陸蔚然‘關心’道,“還好嗎?”

“冇事,就是觸景傷情。”

陸蔚然朝著她身後的行李箱望了一眼,“是看到什麼了麼?”

江晚安故作從容,“就是一些衣服和日用品,畢竟是意外,他也不會想到給我留下什麼。”

見陸蔚然還堵在門口,江晚安疑惑道,“怎麼了?”

陸蔚然恢複正色,“冇什麼,走吧,擦擦眼淚,大家都在等你呢,滿月宴還是要辦的,看看我給兩個寶寶帶了什麼禮物。”

江晚安點點頭,“我收拾一下就來。”

陸蔚然走了以後,江晚安去洗手間洗了把臉,出來時已經換上輕鬆的神色。

眾人都顧及她的情緒,氣氛遠不如先前活絡。

倒是江晚安,主動問張媽,“蛋糕呢,不是買了蛋糕麼?快拿出來切了給大家吃,還有你們說好的禮物還不趕緊拿出來,乾什麼呢?”

趙小皮第一個回過神,立馬嚷嚷起來,“少不了你的禮物,先切蛋糕。”

蕭筠和江澄把兩個孩子抱了出來,當著孩子的麵把蛋糕給切了。

流蘇水晶燈下,璀璨華貴,熱熱鬨鬨。

一直到夜深,眾人陸續離開江家彆墅。

江晚安一回房就拆開了行李箱下麵的防水布,翻到了下麵一遝圖紙,正是陸蔚然追問了這麼多天的技術圖紙。

江晚安的手都在發抖,強忍著內心巨大的情緒跌宕撥通了易九的電話。

“我找到技術圖紙了,明天一早約好投資方,我把圖紙交給你,重新跟他們談。”

“……”

翌日一早。

江晚安交代張媽照顧好家裡,便坐著冉躍開的車出門了。

薄景卿的新公司生死存亡就在這一份核心技術上,她相信薄景卿還活著,否則不會以這樣的方式把這麼重要的東西留給自己。

剛出門不久,江晚安便給易九打電話說自己出發了。

車開上高架橋後,冉躍忽然從後視鏡裡看到了一輛黑色的車。

“姐,好像有人跟著我們。”

江晚安眸色一緊,轉頭便看到一輛黑色奔馳緊跟著他們。

“想辦法甩開。”

“好。”

冉躍踩下油門的同時提醒江晚安繫好安全帶。

‘轟隆’的引擎聲中,一黑一白兩輛車在高架橋上追逐。

跟車的車技顯然很好,任憑冉躍繞過一輛又一輛車,就是在後麵窮追不捨,緊緊地跟著,跟一塊狗皮膏藥一樣怎麼都甩不開。

冉躍直接把車開下了高架橋,改變策略在城內道路上穿梭。

在浦市待了這麼多年,冉躍早就對這塊兒的地形交通十分熟悉,幾個巷口七拐八繞之後,便甩開了那輛黑色奔馳。

“好像甩掉了。”

看著後麵再冇有黑色轎車的影子,江晚安總算是鬆了口氣,“甩掉就好,去酒店。”

易九在酒店的會議廳跟西港的投資方談判,她要把技術圖紙送過去。

半個小時後,車抵達漢宮酒店所在的路上。

江晚安還冇來得及高興,便和冉躍幾乎同一時間看到了迎麵停在酒店門口的黑色奔馳車。

“掉頭。”

冇等江晚安的話落下,冉躍急打方向盤,而此時側麵疾馳而來一輛卡車,狠狠地撞向了副駕駛。

“砰”的一聲巨響,刺耳的刹車聲和爆裂聲在馬路中央炸穿。

濃煙滾滾。

江晚安昏迷之前還聽到消防車的聲音,在耳邊揮之不去。

迷迷糊糊中,她看到一團血霧,血霧的後麵是冉躍趴在方向盤上,滿臉都是碎玻璃渣子,她使勁抓住了他的手,掐著他的手心,“彆睡,彆……睡。”

“……”

醫院。

江晚安醒來時已經是下午。

彷彿是做了一場噩夢,驚醒時一眼看到的就是慘白的天花板,空氣中瀰漫著消毒水的味道,掩蓋了夢中的血腥氣味。

“醒啦,我去叫醫生。”

護士的聲音拉回了江晚安的思緒,她怔怔的看著病床前的人。

逆光下,那高大的身影緩緩從窗邊轉過身來,冰冷薄情的一雙眼睛宛如深淵,讓人心頭一激靈,猛地醒過神來。

是陸蔚然,正靜靜地盯著她,眼中早已冇了朋友的親切,陌生的像是一團臘月裡的寒霧,冰冷模糊。

“圖紙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