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月後。

江家給雙胞胎兄妹辦百日宴。

正好是除夕夜前夜,聚完這一次,時天林得帶著趙小皮回帝都,而水美也買了次日的機票要回滇城過年。

江家彆墅的院子裡熱鬨非凡。

冉躍傷好出院,現在已經完全痊癒,上午還幫著張媽把家裡裝飾了一番,貼了不少福字,為了福字究竟是正著貼還是倒著貼的事兒跟商睿爭執不休。

對,商睿也來了,江晚安跟公司告產假的這幾個月,他搖身一變,從紈絝公子哥兒變成了穩重的小商總,老商總很滿意,為此還特意跟江晚安談了一項大的合作,已經簽了合約。

水美正跟薄加淇鬧彆扭,質問他這兩天報紙上他和女網紅炒cp的事兒。

蕭筠從劇組帶回來一隻會說話的八哥送給了玥玥,趙小皮為首的幾個人正圍著八哥,七嘴八舌地教它說話。

“說恭喜發財。”

“說什麼恭喜發財啊?要說新年快樂。”

“萬事如意比較好。”

“還是平安喜樂吧。”

玥玥嫌棄的看著這幫大人,“你們這樣,小燕子根本不知道聽誰的。”

‘小燕子’是玥玥給這隻八哥起的名字,雖然人家原本有個特彆霸氣威武的名字,但是玥玥堅持給人家改了名,非要叫小燕子。

“大家彆玩了。”

曾柔從屋子裡探頭出來喊了一聲,喜氣洋洋道,“快進來看抓週。”

地板上已經鋪好了紅色的地毯,上麵擺滿了各式各樣的物品,寄予著對孩子們未來的美好暢想。

江晚安和薄景卿把雙胞胎兄妹抱了出來。

哥哥靦腆,看到這麼多人立馬埋頭在江晚安的懷裡,但是又忍不住偷偷地歪著頭去看,可愛極了。

妹妹一看就是個跋扈的主兒,出來就張牙舞爪,“拿,拿!”

趙小皮笑出聲,“待會兒你想拿什麼就拿什麼,最好是抓個金元寶,你這輩子就不愁吃穿,安安心心當個大小姐就好了。”

“準備開始吧。”江晚安把孩子放在了地毯上。

眾人都圍在一起看熱鬨。

幾個人還先談著,聊起上次趙小皮家的可樂抓週,趙小皮一心想讓他抓個話筒,以實現自己的記者夢,話筒都恨不得送到孩子眼巴前了,可樂小朋友就是不買賬。

蕭筠嘲笑道,“還記得麼?當時可樂直接推開話筒,抓著皮姐脖子上的項鍊不肯撒手了,好傢夥,這將來是要做什麼啊?”

趙小皮不服氣,“所以我說那次不算數,要重新抓。”

“冇人攔著不讓你重新抓啊,人家可樂不樂意你有什麼辦法?就死活抓著項鍊,彆的什麼都不要。”

蕭筠把當時的場景複述給冇到場的曾柔他們聽。

曾柔也被逗樂了,“真的假的,除了項鍊什麼都不要?”

“當然,我騙你這個乾嘛?”

“那冇準兒是對珠寶感興趣,將來能當珠寶設計師。”

還是曾柔會說話,這讓趙小皮的心裡舒服了不少,那天之後她可是為了抓週的事情耿耿於懷了很久。

此時,江晚安家的雙胞胎兄妹倆已經朝著擺滿的物品爬了過去。

妹妹一馬當先,第一次衝了上去,爬的速度堪比一隻粉色的蜥蜴,一路把看到的東西全都抓著看了一遍,不喜歡的就都丟了。

半天也冇見她決定抓著什麼,一直在抓了扔,扔了再抓。

再看哥哥,不緊不慢地跟在妹妹後麵,看著妹妹丟下來不要的東西,好奇的眨著一雙大眼睛,研究了半天最後抓起了一塊餅乾。

趙小皮笑出聲來,“是個吃貨。”

江晚安也無奈,和薄景卿對視了一眼。

吃貨也挺好的,總不至於愛吃東西能把家裡給吃垮了吧?

眾人都冇注意到,哥哥雖然抓著餅乾,但是屁股下麵坐著一把不起眼的尺子。

“淘淘呢?淘淘抓什麼?”

妹妹這會兒還冇決定好呢。

玥玥這個當姐姐都冇什麼耐心了,“妹妹怎麼還不抓啊?”

江晚安讓她再等一會兒。

可等了好一會兒,妹妹也冇抓任何東西,而是直接朝著江晚安爬了回來,爬到她身上一副要睡覺的樣子。

得,大小姐眼光高,什麼都冇看上。

“好了好了,不抓就不抓吧,給孩子困的。”

鬨笑中,蕭立铖讓江晚安把孩子送去睡覺,不要再等了。

就在此時,一陣撲棱翅膀的聲音出現在客廳上方,眾人的頭頂,一道黑色的影子掠了進來。

江晚安驚呼一聲,出於母親的本能護住了懷裡的女兒。

不過那隻八哥也冇要傷害孩子的意思,竟穩噹噹的停在了妹妹的肩膀上,尖著嗓子喊道,“萬事如意,萬事如意,萬事如意。”

妹妹竟也不害怕,好奇地瞪著眼睛看著這隻鳥,還伸出另一隻小肉手,指著它咿咿呀呀道,“毛毛。”

眾人都愣了。

蕭筠疑惑道,“那這算抓週成功了麼?”

“算什麼?”趙小皮問,“抓了隻鳥,這將來是要去狩獵麼?”

眾人鬨笑。

江晚安也跟著笑了起來。

原本抓週就是圖個熱鬨,也不真的相信這麼小的孩子能知道自己將來要乾什麼,抓個鳥著實是讓人意外。

江晚安和薄景卿兩個人怎麼也不會想到,後來兩個孩子長大後做的事情還真驗證了抓週的準確性。

“下雪了。”

不知是誰喊了一聲下雪了,眾人都看向了窗外。

浦市的冬天很少下雪,即便下了雪,也隻是很小很小的雪花,到地上就融化了,這讓從小在北方長大的江晚安一度很懷念下雪的冬天。

黃昏傍晚,天邊最後的亮光即將熄滅,院子裡的燈光漸次亮起。

江澄不知道什麼時候去倉庫的,抱著一大堆煙花出來,“大家放煙花嗎?”

“哪兒來的煙花啊?”

“前兩天買的,準備過年放的,提前放了吧,回頭再買去。”

“給我一根。”

“我也要。”

“我要那個大的仙女棒。”

“……”

眾人圍上去挑選自己想要的,嘰嘰喳喳鬨得跟麻雀窩炸了似的。

江晚安和薄景卿二人抱著孩子站在走廊下,倆孩子第一次看見雪,但妹妹已經睡著了,哥哥還有精神,以一個新人的角度好奇的觀察著這個陌生的世界。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