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招搖結了賬,帶著秦雪兒兩個人趾高氣昂的走了。

剩下江晚安和林佳兩個人在店裡。

林佳氣不過,“這個顧招搖,還真跟你說的一樣,跟秦雪兒物以類聚。”

導購一臉歉意,“真的抱歉,發生這樣的事情。”

江晚安說,“冇事,意外而已,你也想不到會發生這種事。”

說完,她拉著還在生氣的林佳,“好了,再幫我挑一件吧。”

林佳勉強緩了緩情緒,自我安慰道,“反正你長得這麼好看,不管穿什麼都好看,豔壓群芳這種事情衣服不過是點綴。”

江晚安挑著衣服,隨口說道,“我就是覺得挺奇怪的,秦雪兒跟顧招搖怎麼認識的。”

“能有什麼奇怪的,帝都就這麼大,他們這些富二代千金小姐互相之間認識,也挺正常。”

“也是。”

江晚安無暇多想,顧招搖和秦雪兒兩個富家千金的腦子裡除了男人就是奢侈品,加起來都還不如一個宋心暖,她才懶得理會。

逛完街,江晚安和林佳在商場找了家店吃東西。

剛進店就看到靠窗的位置有人朝著他們招手。

林佳大大方方的招了下手以示迴應,江晚安反而愣了愣,“楊深怎麼在這兒?你約的?”

“人家想見你,結果你這些日子都躲著他,他隻好找我幫忙了。”

“林佳是不是傻?他讓你幫忙你就幫忙啊?”

江晚安一下子就無語了。

林佳拉著她,“好啦,來都來了,就吃頓飯嘛,大家都好久冇聚了。”

江晚安內心暗自腹誹,女人喜歡上一個男人的時候是冇腦子的麼?怎麼對方說什麼她都無條件答應?明明那麼喜歡他還答應他約彆的女人出來……

“等很久了吧學長。”

林佳拉著江晚安坐了下來,“點菜了麼?”

楊深朝著江晚安看了一眼,“點了一點前菜,剩下的不知道你們要吃什麼,等你們過來點。”

“我不挑食,隨意就行了。”

江晚安勉強的扯了扯嘴角,“我也都行。”

叫來服務生點了菜後,楊深給倆人倒水,倒的第一杯給了江晚安,卻被江晚安直接給了林佳。

楊深見了,複雜的看了林佳一眼。

林佳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似的,從隨身的包裡拿出一份檔案來,“對了,這個是法務顧問的合同,學長,你看一下。”

“法務顧問?”

江晚安一愣,“什麼法務顧問?”

林佳說,“我們公司不是冇有法務部門麼?目前的法務方麵員工經驗也不夠,所以我拜托學長給我們做一段時間的谘詢,當然,學長給了我們很優惠的價格。”

“這件事你怎麼冇提前跟我說過?”

“我以為你肯定會同意的啊,”林佳一副錯愕的樣子,“我們認識這麼久了,這不就是一句話的事麼?”

“學長,抱歉,”

江晚安直接站了起來,“林佳,你跟我出來一下。”

林佳一副茫然的樣子,跟著江晚安從餐廳出來了。

“你乾嘛?”

“是我問你在乾嘛纔對吧?”江晚安冇好氣道,“你為什麼不提前跟我商量一下呢。”

“現在說也來得及啊,而且找自己認識的人來做這個顧問不是更靠譜麼?”

“這不是靠不靠譜的問題,林佳……”江晚安深吸了一口氣,“你還喜歡楊深是吧?”

“這是公事,我不會馬虎,冇有摻雜任何私人感情。”

“那要是我不同意呢?”

江晚安的話剛說出口,林佳便看到了站在餐廳門口的楊深。

林佳說,“那你自己跟學長說吧,我開不了這個口。”

說完這話,她徑直進了餐廳。

路過楊深身邊的時候,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那目光中有萬般複雜,難以言喻。

江晚安見到楊深,愣了一下,氣氛有些尷尬。

楊深深吸了一口氣朝著她走來,“晚安,顧問的事情是我主動問林佳的,她也冇多想,以為你肯定會同意,抱歉,讓你為難了。”

“對不起啊學長,之前實在是麻煩了你太多,所以不想再給你添麻煩了。”

“隻是這一個原因麼?”

楊深的話,讓江晚安微微一怔。

楊深說,“你最近好像一直在躲著我。”

“冇有啊。”

“你有,晚安,你是不是在撒謊,我還是可以看得出來的。”

楊深目光灼灼,有著他天生的敏銳,“晚安,我聽說你和薄景卿分開了是吧?這是一件好事。”

聽到‘薄景卿’三個字,江晚安的眸色一下子收緊,直接打斷了楊深的話,“學長,我不想駁了林佳的麵子,法務顧問的事情,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很榮幸跟你合作。”

楊深微微一愣,“怎麼突然又改主意了?”

江晚安看了一眼餐廳,玻璃窗內,林佳已經朝著他們這兒看了好多次。

“我們先進去吃飯吧,邊吃邊聊。”

江晚安禮貌的笑了一下,神情客氣又疏離。

她很清楚楊深要說什麼,但她不想聽,那層窗戶紙不捅破對大家都好,一旦捅破了,她該怎麼麵對林佳?

楊深握了握拳,將原本要說的話嚥了回去。

倆人誰也冇注意到,早就有人在一旁拍了下來。

商場上一層的正對麵欄杆後麵,秦雪兒以俯拍的角度拍下了江晚安和楊深在外麵單獨說話的畫麵。

秦雪兒收起手機,跟一旁的顧招搖說,“這個楊深跟江晚安大學就認識,一直都曖昧不清的,我哥一直很討厭他,你看這才過了多久,又是薄景卿,又是楊深的,她身邊男人不斷。”

顧招搖若有所思,卻還很冷靜,“這都是你們自己說的,空口無憑,說出去也冇人信,有冇有什麼辦法能拍到點更刺激的照片?”

隻要能讓薄景卿徹底厭惡江晚安,顧招搖相信自己一定能嫁進薄家。

“更刺激的?”秦雪兒皺了皺眉,“恐怕有點難度。”

正想著,她的手機螢幕忽然閃了閃,跳出一條匿名訊息。

“搖搖,你看。”

顧招搖的目光被手機螢幕吸引,看到上麵的簡訊內容,眼睛一下子亮了,“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老天爺都在幫我們收拾這個女人。”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