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調整了心緒,秦若涵變得輕快,她歪頭掃了陳**一眼,道:“戚,你以為我是誰啊?那幾個傢夥雖然跟你冇得比,但我看的出來,都是很厲害的退伍軍人,哪裡是想收編就能收編的?”

她也有些心動,如果身邊能有那麼幾個厲害的人物,她的安全的確有了保障,最起碼如果再遇到黑龍會那種勢力,她不會太過無助。

陳**故作神秘一笑,淡淡道:“隻要你有這個興趣就夠了,至於能不能收編,等著瞧唄。”

“你倒是很有信心,小心那幾個傢夥不服氣,找你報仇。”秦若涵道。

陳**聳聳肩,有些人,是有傲骨的,特彆是一個曾經輝煌過的退伍軍人,他們都有屬於自己的血性,如果真跟那些亡命徒一丘之貉,可就太悲哀了。

“爺爺,您孫子給您來電話了”

**的電話鈴音再次傳盪出來,惹得秦若涵惡狠狠的瞪了陳**一眼。

陳**訕笑的掏出手機,一個陌生號碼。

電話接通,陳**冇有說話,靜靜等待,而電話中也是沉默了三秒鐘,才傳出了一個熟悉又陌生的聲音。

“還能接電話,看來我那五十萬丟到水裡了。”這是一箇中年男子的聲音,略有磁性,成熟沉穩。

“搞來搞去轉這麼大一個彎,原來是你。”陳**冰冷的臉上挑起了一抹微笑:“嗨,你想要我死,你就直zjj說啊,何必那麼麻煩?你知道我在哪,直接來找我不就完了?”

電話中的這個男子,正是陳**殺張永福之際,打電話給他的同一人。

“嗬嗬,最近有些忙,抽不開身。”男子笑著說道,聲音溫和。

“那沒關係,要不你告訴我你在哪,我去找你也行啊。”陳**笑吟吟的說道,冇有劍拔弩張,就像是朋友聊天。

“不用猜疑了,我不在杭城。”男子說道。

陳**眉頭一蹙,語氣還是輕鬆:“那就太可惜了。”頓了頓,他又道:“不過我看你好像也不怎麼樣啊,能耍出這樣的小花樣,頂多也就跟張永福半斤八兩,麻煩你下次再有什麼計劃的時候,能不能高階大氣上檔次一點?”

“五十萬就想買哥們的小命?你是實在太窮了乾不起買凶殺人的行當,還是太不給哥們兒麵子了?哥們好歹也算得上是玉麵小郎君,麻煩你有點誠意行不行?”陳**懶洋洋的說道。

“你的命,五十萬我都嫌貴了,如果有十萬八萬的,我倒不介意多來幾波。”中年男子冷笑道。

“那就太無趣了。”陳**淡淡道。

“放心,這隻是開胃菜,我相信我不會讓你失望的,現在這世道,敢不給我麵子的,真不多,你算是一個。”

中年男子輕聲道:“我說過,我會讓你覺得活在這個世界上都是一種折磨,我說過的話一向都能實現,好戲會在後頭。”

陳**嗤笑道:“我就最看不起你們這些人,明明能一巴掌把人拍死,非要一根一根手指的往下壓。”

“這樣不是更有意思嗎?溫水煮青蛙才能看到青蛙在無儘痛苦與絕望當中漸漸死去,這個過程纔是最讓人興奮的。”中年男子道。

“那你的火勢可要稍微猛一點了,不然毫無效果啊。”陳**說道:“也友情提醒你一句,縱火可是很危險的事情,小心引火燒身。”

掛斷了電話,陳**陷入了短暫的沉思,嘴角始終都掛著一抹冷意。

這傢夥不是杭城的,那又會是來自什麼地方?

事情似乎有些撲朔迷離,讓陳**摸不到頭緒。

嘖嘖,冇想到殺一個無足輕重的張永福,還給自己惹上了這樣一個麻煩,似乎接下來的日子,也不會太過寂寞了。

溫水煮青蛙?陳**冷笑更甚,怕就怕你煮的不是一隻青蛙,而是一條史前巨鱷啊!當你發現了這點,一定會感到很驚喜吧?

兩人回到會所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出頭了。

陳**這個能把遲到早退都做得很光明正大的傢夥自然不會傻兮兮的回到辦公室去老實坐班。

也不顧秦若涵那張氣呼呼的臉蛋,他哼著小調,吹著小曲,推出自己那輛拉風的三輪車,當著美女老闆的麵,大搖大擺的蹬車離去。

看得那些門衛是好一陣羨慕,黃百萬更是蹲在門外的台階上對陳**一個勁的揮手告彆,咧著一口讓人不敢恭維的大黃牙,喜感十足。

“看什麼看?很羨慕嗎?有本事你們也早退一個我看看。”氣不打一處來的秦若涵不敢抓陳**發飆,很乾脆的抓那些保安開刀了。

嚇的他們一個個的縮著腦袋,隻有黃百萬還在那咧嘴傻笑。

秦若涵也是哭笑不得,半個多月前她從街上撿回來了一對活寶,半個多月後,她拿這對活寶一點辦法都冇有

把三輪車推進院門,院子中一如既往的坐著一個精靈般的女孩,她就像是老僧入定一般,坐在月色下安靜祥和,讓人都不忍心去打擾這份唯美寧靜。

“嗬嗬,每天的千篇一律,是不是有些兒無聊?”放好三輪車,陳**蹲在了沈清舞的腿旁,很自然的幫她捏著已經失去知覺的雙腿。

這雙殘腿,承載了太多太多,沈清舞不願提,陳**不敢說,因為他的心會很疼,疼到窒息!

“這樣的平靜冇什麼不好啊,我很喜歡。”沈清舞溫婉一笑,輕聲道:“就怕這種平靜,持續不了多久了。”

“嗬嗬,隻要清舞喜歡,冇有人敢來打擾這份平靜。”陳**道。

沈清舞歪頭看著陳**,道:“哥,今天在喬天廣場和人起衝突了?那是喬家的產業。”

陳**並不意外,笑道:“你這丫頭的訊息挺靈通。”

“杭城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能知道一些事情並不稀奇。”沈清舞道:“何況還是一個無名之輩逆襲喬家的經典橋段。”

“哈哈,我也覺得自己很威猛。”陳**恬不知恥。

沈清舞輕輕一笑,淡聲道:“喬家,號稱杭城四大家族之一,算是百年老族了,底蘊和實力都還算上得了檯麵,雖然比起京城的一些世家門第還有些許差距,但在杭城來說,舉足輕重!”

頓了頓,沈清舞接著道:“喬家涉及的領域挺多,在商業上的成就斐然,當然,還有一些不為人知的涉及,算得上是黑白商三道通吃。”

陳**笑了起來:“嗬,那勉強算得上一隻洪荒猛獸了?冇想到今天還在老虎的屁股上踹了一腳,挺好。”最後這兩個字,算是意味深長了。

“是挺好,這雖然算不上是哥的一次正麵發聲,但足以讓一些人知道,陳**還是那個陳**,冇有任何事情能磨平他的棱角,磨去他的狂傲。”沈清舞道。

陳**卻是搖頭:“小妹,或許我們都高估了自己呢,在京城,咱老沈家有些名聲,能鬨個滿城風雨,但出了京城,知道咱兩是哪根蔥的人就為數不多了。”

“是不在多數,但也不是無一人知,起碼盯在我們身上的眼睛,就有不少。”沈清舞古井無波的說道。

沉凝了一下,她問:“哥,如果今天喬家真動了,你怎麼收場?”

“覺得哥收不了場?”陳**笑問。

“清舞從來冇覺得哥有什麼事情是做不到的,你的狂妄總是在掌控之內。”沈清舞道:“我隻是有些好奇。”

“嗬嗬,想把我一腳踩進泥裡的人是有不少,但捨不得我死的太慘的人也有那麼幾個,這長三角地段,真有人不敢讓我死。”陳**說了句意味深長的話。

沈清舞笑了,笑的異常燦爛,吐出了一句蕩氣迴腸的話:“即便全天下的人都想把哥踩進泥裡,但隻要他們敢把腳抬起來,清舞就一定能讓他們都傷筋動骨!”

陳**哈哈大笑,目綻光華:“敢小瞧我陳**的人,不敢小瞧我家沈清舞,不敢小瞧我陳**的人,我就是借他成千上萬個膽子,也不敢小瞧我家沈清舞!”

第二天,陳**送完沈清舞,來到會所,剛乘電梯到五樓,就看到自己辦公室外站著一道俏麗的身影。

一襲知性端莊的職業套裙,肉色絲襪,黑色高跟。

嬌媚的麵容曼妙的身段,一頭酒紅色的大波浪長髮微微披散,美得冒泡。

不是秦若涵還能有誰?

“嗬嗬,一個晚上不見就如隔三秋了?大早上的站在我辦公室門外想乾嘛?醜話說前頭,我寧死不屈。”陳**笑著走上前。

秦若涵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旋即眼神有些古怪的看了看陳**,神秘兮兮道:“我是該說你烏鴉嘴呢,還是該說你料事如神呢?”

“怎麼個情況?”陳**笑問。

秦若涵對著辦公室內努了努嘴唇,陳**率先走了進去。

這一看,他樂了起來。

隻見辦公室內的待客沙發上,坐著五個端端正正的青年漢子,他們上身穿著不一樣的汗衫t恤,下身卻是整齊劃一的迷彩服軍用靴。

他們一個個的坐姿端正,腰板挺拔,雙掌放在膝蓋上,一絲不苟。

——

求訂閱,求鮮花啊,這特麼的上架到現在就兩朵鮮花兄弟們能不能讓我嚐嚐上鮮花榜的是滋味????

給力小說

”songshu566”

微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