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言語之間,彷彿是在告訴彆人,崑崙就是他家的後花園一樣。

所以此人看似很謙虛,可骨子裡卻有一種驕傲。

而我和他聊了幾句之後,就告辭離開了。

在我們剛剛離開報名處不久,就見到了一個熟人。

張道德。

我剛要和他打招呼,而他卻對我使了一個眼色。

很明顯,就是不想讓人知道他和我認識。

而後,他指了指一個方向。

我明白了。

這傢夥估計是遇到了麻煩,擔心被人盯上。

在他離開不久之後,我向他所指的方向走了過去。

很快便出了集鎮,來到了一個小樹林。

而此時,張道德正鬼鬼祟祟地在樹林裡等我。

“我說,有什麼事情不能在裡麵說,非要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

你是不是又做了什麼虧心事?”我笑著對他詢問說。

“哎……

我看你在報名處,和王博聊得很開心嘛!”張道德白了我一眼,對我說道。

“開心?

談不上,對了,你是崑崙的人,說說,這個王博是怎麼回事?

怎麼和王少長得一摸一樣?

剛剛我第一眼見到他,還以為是王少呢?”我對他詢問說。

“告訴你,我現在不叫張道德了,張道德是我在崑崙的身份。

而我現在的身份是錢道德!”張道德對我說道。

“錢道德?欠道德?

不錯,這個名字更適合你,你確實是有點缺德!”我對他打趣說。

“你可彆高興地太早,如果我冇猜錯,你恐怕是惹上大麻煩了!”張道德皺著眉頭對我說道。

“什麼大麻煩?”我詢問說。

“如果我冇有猜錯,王少肯定是你弄死的!

其實,王少嚴格意義上來說,並不是崑崙的弟子,而是這個王博一奶同胞的兄弟。

他就是仗著王博的勢力,作威作福罷了。

而你剛剛見到王博時,表現的太過火了。

他肯定知道你見過王少了。

可你偏偏說冇有見過。

肯定會引起他的懷疑!

你恐怕已經被他盯上了。

而我不願意在集鎮和你見麵,就是擔心會引火燒身!”張道德對我解釋說。

我不由得愣住了。

確實如他所言,如果王博不是傻子,肯定能懷疑到我身上。

看來,我剛剛的反應確實是有點過了。

與其撒謊說不認識王少,還不如痛痛快快承認見過王少。

不過,好在那個王少隻是王博的兄弟而已,並不是真正的崑崙弟子。

“你恐怕還不知道這個王博是什麼人吧?”張道德對我說道。

“什麼人?”我詢問說。

“此人可了不得,是崑崙年青一代第三人!

據說,在五年前,他就已經是靈寂期的實力了。

很多人都懷疑,他甚至有可能已經是金丹期的高手了。

不過並冇有得到證實而已。

但我估計,最差也應該是一個靈寂期巔峰高手。”張道德對我說道。

什麼?

我徹底驚呆了。

五年前就已經是靈寂期了,現在非常有可能是金丹期高手了。

如此之強的實力,在崑崙也僅僅是第三人?

那第一人和第二人,豈不是已經是金丹期高手了?

這次,崑崙前十名可都來了。

這下可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