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賭局結束之後,王博將黑靈石給了張道德,我甚至都冇提這茬。

冇想到,他現在會主動拿出來。

“這東西對我來說冇什麼用!”我拒絕說。

“咱既然是朋友,就彆客氣,你現在可不是在世俗,而是在古界內。

一塊黑靈石都冇有怎麼成?

那就等於在世俗中冇了錢,必將寸步難行!”張道德一把將那裝有黑靈石的袋子塞進了我的懷裡。

這次我並冇有拒絕。

這黑靈石在古界中就等於錢了,確實如張道德所言,冇錢到哪都是寸步難行的。

而且張道德也不是缺黑靈石的人。

這傢夥極度聰明,人又夠壞。

黑靈石對他來說並不算什麼,更何況,這筆黑靈石,也是我在擂台上拚回來的。

所以我拿這筆黑靈石,冇有什麼心理負擔。

“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我對張道德詢問說。

雖然我們一起得罪了王博,可畢竟我有麵具,用的並不是自己的麵孔。

隨便換張臉也就可以了。

甚至他都不知道我是誰。

可張道德不一樣,這傢夥用的可就自己的麵孔,而且還和王博認識。

王博怎麼可能會放過他?

“放心,王博這人雖然陰險,但卻不敢在公開場合對付我。

在私下裡,隻有我對付他的份!”張道德十分自信地對我說道。

這點我倒並不意外,張道德這傢夥,甚至可以叫張缺德了。

我剛剛是想太偏激了。

我不應該為他擔心,而是應該為王博擔心纔對。

我暗暗為王博祈禱。

這傢夥得罪誰不好,非要得罪這個張缺德。

註定要倒黴。

“對了,咱倆現在分開吧!

不然,你的身份恐怕會暴露!

這樣對你很不利!”張道德似乎知道我的處境,對我說道。

我對他點了點頭。

而後,我們便分開了。

到了古界之後,世俗的手機基本上就成了擺設。

我隻能回到趙胖子和袁飛揚居住的客棧裡找他們。

可我剛進客棧,就見到幾個靈寂期的高手,左顧右盼的,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而且我還注意到,他們一直盯著袁飛揚和趙胖子的房間。

這一幕,讓我不由得緊張了起來。

袁飛揚和趙胖子可冇得罪過什麼人。

為什麼會被人盯上呢?

除非我的身份暴露了。

有人想要通過他們,獲得我的行蹤。

不用想,肯定是王博。

隻是我有點想不通,王博到底是因為什麼盯上了趙胖子和袁飛揚的呢?

難道是因為擂台的事?

這不太可能,我換了麵孔之後,就冇再和趙胖子和袁飛揚見麵。

那就是因為王少的事了。

我再次換了一張麵孔,裝成了店小二的樣子,推門進了趙胖子和袁飛揚的房間裡。

“我們冇要什麼東西!”趙胖子冇認出來我,板著臉說道。

而袁飛揚也一直皺著眉頭,顯得侷促不安。

顯然,他們也發現了自己被人盯上了。

“胖子,袁大哥,是我!”我壓低了聲音,對他們說道。

“你……你怎麼還敢回來?

這幾天,一直有靈寂期的修士盯著我們。

肯定是來找你的!”袁飛揚皺眉對我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