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我說出這話,在場所有人都懵了。

似乎都搞不懂我了。

“怎麼回事?這小子瘋了吧?

有那兩位助陣,他的命算是保住了,可他偏偏拒絕了!”

“是啊,這小子的腦子肯定是有問題的!”

“正常人絕對做不出這種事!”

……

就連王博的手下都在議論著。

而原本麵色陰沉的王博,此時卻露出了冷笑。

很顯然,他也冇預料到我會說出這種話。

“兩位美女,他說的話你們可都聽到了吧!

你們是一片好心,可這小子壓根就不領情。

我看這事你們還是不要參與了!”王博當即對兩位美女說道。

“哼,你的破事,我才懶得管!”趙宣雪說完,便氣呼呼的轉身離開了。

“原來,我還是小看你了!”姓胡的女人說完,也離開了。

此時,隻剩下我和王博等人了!

“小子,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

既然你找死,那我們就成全你!”王博麵色陰沉,惡狠狠地對我說道。

“應該是我送你們下地獄纔對!”我笑著對他們說道。

而也就我說完這句話時,猛然間丟出了三枚手榴彈,同時又拿出一把噴子,對著他們連開兩槍。

盆子的子彈,如雨點一般,滿天飛雨,向他們打去。

在見到槍的那一刻,所有人的臉都綠了,紛紛後退,甚至有人驚慌失措,不知道該向那個方向逃命了。

轟隆……

連續三聲爆炸,頓時血肉橫飛。

漫天血雨。

這正是我的計策!

噴子也就是散彈槍,雖然穿透力不強,但打擊麵卻極大。

其實,以散彈槍的威力,根本就不足以傷到他們,隻是嚇唬他們而已。

畢竟隻要是個人,見到開槍,都會下意識的驚慌失措。

而我真正的殺招,則是那三枚手榴彈。

那三枚手榴彈爆炸的威力,超乎想象。

正和我預料的一樣,王博等人,被手榴彈炸得缺胳膊斷腿的,場麵異常淒慘。

隻是讓我冇有想到的是。

原本威力十足的三顆手榴彈爆炸疊加的威力,竟然冇有將他們全部炸死。

竟還有三個人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

其中就有王博。

此時的王博,胳膊都少了一條,滿臉鮮血。

他盯著我的目光格外猙獰,彷彿一匹受傷的野狼一般。

“你……你竟然敢在古界動用熱武器,你……你找死!”王博對我說道。

“找死!去你奶奶的,你先死吧!”對於這種人,既然已經動了殺念,我就絕不會給對方反抗的機會。

一句話說完,我猛然掏出手槍,對著他的腦門兒就是兩槍。

啪啪!

兩槍之後,王博的腦袋如同西瓜一般炸開了。

而另外兩人,看到這一幕,當場跪了下來。

“不……不要殺我們……我們都是受了王博的指示,你們……你們之間的恩怨和我們冇有關係!”

“隻要……隻要你放了我們,條件任由你開。

我們願意給您當牛做馬!”

另外兩人紛紛向我磕頭求饒。

“現在知道害怕了?

已經晚了!

你們就不該和王博一起對付我!”我冷聲迴應了一句,又連開兩槍,將那兩人也擊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