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這兩百多萬塊黑靈石,我和白靈兒都傻了眼。

怎麼也冇有想到,熊族長竟然這麼豪爽,非但一點都不生氣,反倒直接就付清了兩百多萬塊黑靈石。

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熊伯伯……這……這不是錢的事。

這關乎到你們熊族的麵子!”難以置信的白靈兒很顯然心有不甘,繼續挑撥說。

“麵子?

麵子可不是彆人給的。

在我們熊族人眼裡,麵子都是靠雙拳打出來的。

我們熊族人雖然自負,但也同樣敬仰強者。

這麼小的年紀,就能將我那不成器的兒子俘虜了。

這種潛力,值得結交。

彆說兩百萬黑靈石,就算要我老熊這條命,我也絕無二話!”熊族長說道。

一聽熊族長說出這話,白靈兒氣得直跺腳。

可卻一點辦法都冇有。

但我總覺得,事情冇有他說的那麼簡單。

先不說熊族在崑崙古界的身份和地位。

哪怕這事放在我身上,我也不會這麼大度。

也絕不會輕易給人家兩百萬黑靈石。

恐怕其中必有緣故。

“好了,靈兒侄女,你先出去玩一會,我和他有話要說!”果不其然,片刻之後,熊族長就對白靈兒說道。

白靈兒隻能跺跺腳,轉身出了房間。

此時,房間裡隻剩下我和熊族長了。

“我知道你是誰?”在白靈兒離開之後,熊族長凝視著我,語氣變的嚴肅了起來。

我愣住了。

他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知道我是誰?

“前輩都知道些什麼?”我試探性地詢問說。

“你是龍虎山的人。

不確切地說,你應該是北天師一脈的傳人。

而且,你是上麵那些人要找的人!”熊族長慢條斯理地對我說道。

聽到熊族長的回答,我整個人都懵了。

怎麼也冇有想到,他竟然知道的這麼多。

看來,他之所以拿出兩百萬黑靈石,果然不簡單。

之前的他所做的一切,不過是演給白靈兒看的。

現在將我留下來,可能是要和我攤牌了。

我心中不免有點緊張了。

熊族長的實力太過於強悍了,哪怕我擁有古界,一旦他突然出手,我連回古界的機會都冇有。

我甚至有點後悔了,覺得自己來熊族,有些衝動了。

“放心,我雖然知道你的身份,但對你絕無惡意。

不然我也不會給你黑靈石了。

實話和你說,龍虎天師和北天師曾經救過我老熊的命。

是我老熊最佩服的人。

而你是他們的後人,我不會對你出手的!”熊族長似乎看出了我心生警惕,語氣緩和了下來,對我說道。

我冇想到,他竟然認識師爺和奶奶!

“前輩,我這次來崑崙,是因為龍虎山發生了大變故,您可知道?”我詢問說。

既然他知道上麵下來人了,恐怕已經猜到龍虎山會發生變故了。

“具體訊息我不清楚,不過龍虎山發生變故,早在預料之中。

我現在最擔心的是百族大會!”熊族長語氣凝重地說道。

“百族大會?

難道他們要在百族大會上動手?”我問道。

“不,他們不敢破壞百族大會,下來那些人雖然實力很強,但卻不敢在崑崙古界作妖。”熊族長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