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家老嫗,我看這事到此為止吧!

以免傷了和氣。”這時,那位胡先生站了起來,對劉家老嫗說道。

劉家老嫗神情明顯一怔。

眼神之中閃現了絲絲不甘和無奈。

很顯然,她似乎很在意胡先生的意見。

不想再和我糾纏下去了。

我也清楚,這個胡先生可不是什麼善類。

我來劉家的目的,就是想要將事情鬨大,讓劉家顏麵無存。

怎麼可能輕易罷休。

“劉家老嫗,胡先生!

我記得明明要求過三關。

最後一關,應該是什麼狗屁五鼠陣。

我到要開開眼,看那狗屁的五鼠陣能不能困住我!”我冷笑一聲,跳出深坑,朗聲說道。

“什麼?

這小子瘋了吧?”

“竟然連胡先生的麵子都不給?”

“年紀輕輕就有如此修為,天賦異稟,可惜,太過於狂傲了!”

……

大家都議論紛紛。

“秦風,目的已經達到了,何必多生事端呢?

我看不如到此為止吧!”孫先生也湊到我身邊,小聲說道。

“孫先生,我這麼做,當然是為了給你家小姐造勢。

這不正是你所希望的嗎?

我表現出來的實力越強,你家小姐在李家的地位就越穩固!”我笑著對孫先生說道。

“你……你說的雖然有道理。

可也冇有必要樹敵太多啊!

況且,劉家的五鼠陣很厲害。

搞不好,劉家老嫗為了麵子,會派出千年修為的老鼠精!

到時,可就不好收場了!”孫先生皺眉對我說道。

“不礙事,不就是幾隻老鼠精嗎?

弄死就行了!”我無所謂地說道。

孫先生用無奈的眼神望著我,失落地搖了搖頭,不再勸說了。

“看來,你是下定決心找死了。

那我就不攔著了。

布五鼠陣!”劉家老嫗眼裡充滿了殺意,惱怒地吼道。

而我卻深知,哪怕我現在妥協,給了劉家麵子,劉家也絕不會就此罷休。

反正都得罪了,就不如往死裡弄。

很快,五隻大老鼠出現。

這五隻大老鼠,就如同五隻強壯的大肥豬一般,個個麵目猙獰。

果然,都是千年老鼠精。

“唉……看來劉家這次是動了殺心。”

“五隻千年老鼠精佈陣,實力恐怕不弱於鼠王了!”

“年輕小輩自持實力,不知天高地厚,這下要吃苦頭了!”

……

見到五隻千年老鼠精後,冇有人看好我。

都覺得我要倒黴了。

而我卻完全不在乎。

被五隻千年鼠精圍住的我,緩緩閉上了眼睛,仔細感應著。

很快,我便感覺到,這五隻千年鼠精的妖氣,竟然渾然一體,形成了一道密密麻麻的大網,將我完全籠罩了。

五隻千年鼠精,圍著我不停的轉著圈。

速度越來越快。

隨著它們動作加速,妖氣氣勢也在不斷攀升。

讓我震驚的是,此時它們的氣勢,已經不弱於在古墓中見到的鼠王分身了。

果然,這五隻千年鼠精結成的五鼠陣不簡單。

千萬不能馬虎。

突然,那五隻老鼠精身上溢位的妖氣,逐漸凝聚起來,形成了一隻巨大的老鼠虛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