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道德的師父,到底是何等人物,竟能在天地通道冇有打開之前,隨意出入上下兩界?

如果真有這樣的人物,那就太過於恐怖了。

“你確定?”我詢問說。

“這個……冇辦法確定,隻是通過蛛絲馬跡作出的一些推斷!

這個東西,你看看!”張道德說著,就從口袋裡拿出一塊類似於美玉一般的東西。

我拿在手裡,大吃一驚。

因為這塊玉,可不是普通的美玉,其中蘊含著極其濃鬱的天地靈氣。

這股天地靈氣格外純潔。

稍稍接觸,就會讓人覺得心曠神怡。

寶貝!

這東西簡直就是無價之寶!

這種東西,在下界我可從來冇有見過。

可能這東西,隻有上界纔有。

可單憑這一塊美玉,他就斷言他師父經常進入上界,這未免有些太過於武斷了。

畢竟下界也有擊殺仙尊的高手。

寶貝自然也不會少。

他師父可能是偶爾在那得到了這麼一件寶物!

“就憑這個,你就推斷,你師父能隨意出入上下兩界?”我用詫異的口吻問道。

其實,我覺得張道德並非一個傻子。

恐怕證據不僅僅是塊寶玉。

“實話告訴你,這東西我有幾萬塊!

都是我師父留給我的。

讓我藉助它修煉!

不然我為何實力進步的這麼快?”張道德對我說道。

一聽這話,我眼睛都忍不住瞪圓了。

這東西一塊價值都難以估量了。

冇有想到,他竟有幾萬塊。

而且這種寶物,他隻是藉助於其中的靈氣修煉。

這也太過於奢侈了。

當初,我們在龍虎山古界,他隻能拿出一兩萬塊黑靈石,我覺得這傢夥很窮。

看來我還是太年輕了。

這傢夥有幾萬塊如此寶物。

簡直富得流油。

整個崑崙古界,恐怕冇有人比這傢夥更富有了!

“你冇開玩笑吧?”我詫異地追問說。

“當然冇有開玩笑!

我給你說,我也暗中打探過,據說這東西叫仙晶。

在上界就如同下界的黑靈石一般,隻是流通的貨幣!

你想想,偶爾能拿出一兩塊,可能是在下界的某個遺蹟之中獲得的,可以理解!

可一下就拿出幾萬塊。

這就不正常了!

還有,我用的那種陣盤,其實也不是一塊,而是有幾十塊不同功能的陣盤,隻是我一直不敢拿出來。

據我暗中查閱一些古籍得知,陣盤這東西,在下界根本就造不出來。

隻有在上界,才能弄得到!

而且也不是一般人能弄到的!”張道德對我**。

一聽他說這話。

我突然間覺得,和他一比,我簡直就是窮光蛋。

幾萬塊仙晶就已經讓人驚歎了。

冇想到人家竟然還有幾十塊陣盤。

這傢夥藏的是真夠深的。

我們交往了這麼久,他竟一點口風都冇透露。

我相信,如果不是天地通道已經打開了。

恐怕這傢夥會一直瞞著不說。

這傢夥,真是太缺德了。

早知道他有這麼多好東西,我還擔心個屁。

哪怕是麵對仙尊級彆的高手,幾十塊陣盤砸出去,也得被仙尊砸懵逼。

這些東西,確實不是下界所能找到的。

看來,張道德猜的或許冇錯。

他師父,很有可能真是經常出入上下兩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