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有點懵了。

這小子也有點太囂張了吧?

以修道之人的驕傲而言,這小子估計很快就得被人活活打死。

“既然王少開口了,貧道理當遵從!”這時,一個五十多歲的老道,躬身來到了年輕人的麵前,客客氣氣地將一份殘圖雙手奉上。

那滿臉討好的樣子,讓人作嘔。

可王少卻看都懶得看他一眼,很厭煩地對他擺了擺手。

老道連個屁都不敢放,灰溜溜地離開了。

這一幕著實讓我大吃一驚。

看來這個王少真有一些來頭。

“袁大哥,此人是誰?你認識嗎?”我壓低了聲音,對一旁的袁飛揚詢問說。

“看來我們手中的殘圖是保不住了,此人是崑崙王家的人!

崑崙,是修道界不可逾越的一座山啊!”袁飛揚有些失落地對我回答說。

我頓時大吃一驚,難怪這小子如此猖狂,原來是崑崙的人。

傳聞,老子西出函穀關,到達崑崙之後,才得道成仙的。

所以,崑崙一直被視為道家聖地。

而崑崙一脈,也確實掌握著非同凡響的傳承。

曆代都有大能者坐鎮。

無論是**還是邪道,冇有人敢輕易招惹崑崙一脈。

既然已經有人帶頭了,大家心理雖然不甘,卻還是乖乖將手中的殘圖送了上去。

冇一會兒,就隻剩下我們一桌了。

袁飛揚無奈地歎息了一聲,很不甘心地走到了王少麵前,將殘圖交了出去。

而後,對我招了招手,示意讓我和他一同離開。

袁飛揚的意思很明確,反正王少也不知道我和他剛剛相遇,更不知道我們手裡有兩份殘圖。

他是想要保住我手裡的殘圖。

我卻心中暗笑,覺得這或許對自己來說是一個機會。

我走到了王少的麵前停了下來,主動從揹包裡取出兩份殘圖,交給了王少身邊的美女。

而見到我一個人拿出了兩份殘圖,袁飛揚整個人都蒙了。

就連高傲的王少,也不禁露出了詫異之色。

“你竟然有兩份殘圖?

而且還肯主動交出來?

你小子挺上道啊!

你叫什麼名字?”王少對我問道。

“回王少,我叫秦風!”我裝作唯唯諾諾的樣子,對他回答說。

“好,我記住你了!”王少很高冷地對我點了點頭,說道。

“王少,其實原本我手裡所得到的並不是殘圖,而是一張完整的地圖。

隻可惜,小人實力低微,被人給搶走了絕大部分。

這兩份殘圖,還是小人拚命護住的!”我裝作不經意的樣子,對他說道。

“什麼?

你竟然見過全圖?”王少當即來了精神,對我追問說。

“當然了,可惜,隻看了一眼,就被一隻大老鼠和一條大蛇圍攻。

若不是我學過一點遁術,恐怕小命就交代了!”我苦著臉說道。

“原來真有全圖,是被那些齷齪的雜碎給搶走了。

哼,我估計其他殘圖,也是那些雜碎故意放出來的!

秦……什麼來著?

你很不錯!提供的資訊對我來說很有用!

這算是本少賞給你的!”他說著,丟給我一個小瓷瓶,火急火燎地帶人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