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出決定後,我們三個人就一直躲在草叢中,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那黑乎乎的洞口。

裡麵的吼叫聲和打鬥聲越來越強烈,甚至偶爾地麵都會有震動產生。

這一幕,著實讓我們有點心驚肉跳。

通過打鬥傳來的波動,可以清晰感覺到,戰鬥的雙方,至少都是金丹實力。

可以肯定,這洞裡的東西,絕對不弱於墨麒麟。

我心中猜想,在洞內戰鬥的另一方,至少有一個金丹期修為的高手。

隻是在猜測,到底是哪一方。

我們足足守在洞口一個多小時,終於看到一道身影,鬼鬼祟祟從山洞中跑了出來。

讓我們意外的是,在這個人出來之後,山洞中的打鬥聲還一直在持續。

而且越發劇烈起來。

特彆是那怪異的吼叫聲,越來越強烈。

聲音中隱隱有憤怒的情緒波動。

“看來,裡麵的怪物應該在守護著什麼東西。

剛剛那人出來,肯定是將東西偷走了。

我們要不要跟上去看看?”張道德分析說。

我也覺得他的分析有一定的道理。

而且剛剛出來那人的身影,給我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似乎在什麼地方見過。

他懷裡還抱著什麼東西,感覺像偷雞似的。

“走,追上去看看,小心點,彆搞出動靜!”我對兩人說道。

而後,我們三個人就趕忙悄悄追了上去。

追了一會兒,我就看清楚了。

剛剛從山洞中出來那人,我確實是認識,竟然是李忠。

這小子現在穿梭在叢林中,鬼鬼祟祟的,一看就知道冇什麼好事。

進入之前,李忠這小子是和邪道中人在一起的。

很顯然,在山洞中戰鬥的,必定是邪道金丹高手。

現在李忠隻有一個人,正是弄死這小子的絕佳機會。

“這小子是個狼崽子,連他爺爺都毒死了。

我早就看這小子不順眼了,今天終於逮住機會了。

絕不能放過他!”我對袁飛揚和張道德說道。

“我靠,竟然有這種欺師滅祖的王八蛋。

我張道德最討厭這種人了。

這事交給我了!”張道德怒氣沖沖地說道。

而後,讓我覺得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

剛剛還在我們身邊的張道德,竟化作一道風,向李忠追了過去。

他的速度實在太快了,竟一點都不比之前袁飛揚使用遁術慢。

看來,這傢夥還藏了一手。

很快,張道德就追到了李忠的身後。

可偏偏李忠竟然一點都冇發現。

片刻後,張道德的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塊板磚。

嘭!

他掄圓了板磚,對準李忠的後腦就砸了下去。

僅僅一下,李忠就栽倒在地,不知生死了。

我靠!

這傢夥絕對是個慣犯。

這板磚拍的實在太溜了。

我和袁飛揚趕忙追了過去。

而這時,張道德已經在李忠的懷裡摸索了。

冇一會兒,就從李忠的懷裡,摸出來一個晶瑩剔透的玉塔。

這小玉塔看起來隻有巴掌大小,一共七層,除了好看一些,似乎看不出其他的。

“這是什麼東西?”我詢問說。

“不知道,不過我隱隱覺得這玉塔應該是個寶貝!

很可能就是從那山洞中拿出來的!”張道德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