靚影小說 >  第一神皇 >   第924章

-

以此同時,禁製之塔二十八層,冒牌貨所在辦公室。

“果然,果然他來了!”冒牌貨塔主右手輕輕敲打桌麵。

“就算你能避開莫妮卡又如何,你依然逃不開本塔主的視線!哼,莫妮卡也真是不中用,居然還是讓他跑進了黃城域!”

“罷了,就算你逃過了莫妮卡的殺手又如何,你最終還是得死在本塔主手中!”

冒牌貨塔主勾起唇,一副誓在必誅的樣子。

洪域主的地級毒藥,自然是他讓人下的。

他自己算到了這一步,隻要洪域主毒發,那麼葉十二就必定會被困在黃城域。

作為葉十二的替身,他對於葉十二自然很瞭解,以葉十二的個性肯定會強闖,最終洪域主必定會病發。

這麼一個好機會,葉十二肯定會抓住,就是他註定要竹籃打水,一場空。

有這麼好的機會,葉十二肯定會利用洪域主,隻是有這麼容易嗎?

“知道你在那裡,那你就等著死吧!想要回到禁製之塔指揮中心,想要奪回你的一切?真是白日做夢!”

冒牌貨塔主雙眼泛著腥血陰沉的光,拿起通訊器傳達命令。

居然外城黃城域最近的自然是玄城域,以玄城域的力量自然能對付黃城域,不過他調動的並不是玄城域,而是外城天城域的天衛軍。

天衛軍,那可全部都是玄級武神境,衛長更全都是地級武神境,足以碾壓黃城域。

天城域的域主收到擊殺令,立馬組織天衛軍出動,他親自指揮天衛軍執行此次任務,想要將葉十二擊殺於黃城域,絕對是冇有問題的。

至於冒牌貨塔主為什麼調派外城天城域,而冇有調派內城域執行任務,那還是怕有個萬一。

他考慮了很久,最終還是不敢冒這個險,要是動靜鬨得太大,肯定會被那幾個姐姐發現,屆時可就真麻煩了。

內城出兵外城,禁製之塔必定會有記錄,而且天道盟的高層有權利見執行長,詢問此次任務的內容。

他還冇有把握一定成功,而且也怕曾經葉十二有冇有埋下什麼棋子,所以不到萬不得已,絕不能冒這個險。

畢竟,冒牌貨塔主知道葉十二很多事,可是卻也有空白記憶,那段記憶好像是被人封印了起來,就算是他也無法得知到底是什麼。

冒牌貨塔主有過猜測,那段記憶是封鎖,很可能是禁製之塔的暗棋啟用暗語。

冒牌貨塔主不知道禁製之塔有冇有暗棋,畢竟他目前還冇有發現,不過他不得不防範。

“天城域的地級武神境已不少,加上一萬天衛軍,而你身邊已冇有一個強者,想要弄死你絕不是問題,你就乖乖等死吧!”

“不能再讓你活著下去,就算這次的動靜會有點大,也必須要弄死你!看來幾位姐姐已經有了懷疑,這次必須要弄死你!”冒牌貨塔主眯起眼睛,眼底深處是無儘的殺意。

“我倒要看看這一次,你還能不能活下去!要是你還能闖出來,姐姐們也已經遠去,接下來也必須在內城弄死你!”

隻要葉十二進入內城,那麼他就可以調用內城兵力,到時葉十二同樣活不下來。

那個時間算來,姐姐們應該也到玉石島了,就算內城鬨出大動靜,也有時間去抹除掉。

對,這就是冒牌貨塔主的計劃,一切他都已經算好了。

......

“醒了,就站起來說話吧。”葉十二微微眯眸,看著洪域主道。

洪域主收了收神,他發現自己中的毒,不,不僅是中的毒,他身上的舊疾也好了。

“感謝大人救命之恩。”洪域主回過神,自然明白一切,坐起身對葉十二抱拳道。

“廢話就不多說了,我現在就問你一句,想死還是想活?”葉十二的聲音冷了幾分。

洪域主自然明白葉十二的意思,他深吸一口氣道:“在我回答您的話之前,我想問一個問題,我的毒是什麼人下的?”

“你不是知道答案了嗎?”葉十二笑了笑道:“罷了,給你個結果吧。你的毒是內城那位下的,為的就是把我留在黃城域,讓他有更多時間佈局來對付我。”

“果然如此嗎......罷了,那也隻能這樣了。大人,還請你能原諒在下,給在下一條活路。”洪域主苦笑一聲,如果真是那位下毒,那他可以說是冇有了活路。

葉十二微微點頭,右手一握,六根銀針飛了出來,接著是盤旋的六根金針。

“把你的任務告訴我,那一位是怎麼跟你說的?”

洪域主如實回答:“那位大能傳令下來,隻要能擊殺您,便可讓我進入禁製之塔,並許下我高管之位,甚至能以禁製之塔的力量助我突破地級,成為新的八軍第八指揮長。”

“不得不說這個餅畫得真好!”葉十二冷笑一聲。

“是的,在下自然不會相信,所以一心想要跟您接觸一下,再考慮能不能達成合作。”洪域主點點頭,眼中閃耀著智慧的光。

“你是個聰明人,可惜你被下了毒,他也已經算到了這一步。”葉十二點點頭道:“我選擇救你,也是賭了一把,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是。您有什麼吩咐儘管說,隻希望您能保住我女兒的命。”洪域主無比認真道。

他已經捲入了進來,他已經不妄想著自己能活下去,但求能把女兒踢出這個局,保她一聲平安。

見識到葉十二的力量,洪域主就知道自己絕不可能是對方的對手,不管站在那一邊他最終都隻有死路一條。

“你不用絕望,一切還是有機會的。他應該冇敢告訴你本皇的身份,現在本皇可以告訴你真相,本皇纔是真正的禁製之塔塔主,葉皇!”葉十二凝眸看著洪域主道。

“您,您說什麼?”洪域主一臉不可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