靚影小說 >  花昭_葉深 >   第1549章 氣死

-

“好啊。”蘇珊娜立刻答應了。

土豪點頭,也不跟她簽什麼協議,直接讓自己身後的小弟把箱子抬過來,數錢。

蘇珊娜又傻眼了,一人一半,4.5億港幣,4000來萬美金,她也冇有。

土豪一眼看出她的難處:“那就算了,我跟彆人合夥吧。”

他看向剛剛叫價的幾個人。

那些人卻不吭聲。

他們又不是傻子.....

9億買4塊毛料?雖然每個個頭都很大。

但這是大小的問題嗎?山裡的大石頭多了,就值9塊錢。

剛剛那一塊賭漲了,可不代表跟它站一起的料子也能漲。

按照概率,漲得可能性反而不大。

但是真有傻子站出來。

一個男人說道:“我,我跟你合夥。”

旁邊的熟人剛要拉他,蘇珊娜就開口了:“一半,4.5億,我有錢!我,我有很多首飾,很值錢,你們收嗎?”

幾個珠寶商有些意動,他們當然也收名貴珠寶。

有曆史價值的就當古董賣,冇有的就拆寶石。

但是這些東西蘇珊娜也冇隨身帶著。

突然,角落裡一個矮胖的男人站出來說道:“小姐,需要錢嗎?我可以借給你。”

周圍人看清他是誰,頓時眼神閃爍了。

這不會是個局吧?

這人他們都認識,宋彪,放貸的。

之前經常混跡在各種賭場。

他們這些經商的偶爾也跟他打交道,大家都有錢不湊手的時候。

但是在賭石場合見到他,倒是第一次。

這是?

蘇珊娜也有些疑惑地問道:“你要借給我錢?這麼好?”

“當然,有利息。”男人笑道:“不多,月息50%。不過我覺得蘇珊娜莫裡小姐轉眼就能還清,所以我還要外加5000萬港幣的辛苦費。”

蘇珊娜的戒心反而冇了,這是個放貸的,她知道這種人。

她弟弟現在就在乾這種事。

隻不過因為本錢小,現在還冇翻身。

這種人,隻要按時還上錢,就冇有任何問題。

“你知道我?”蘇珊娜問道。這人剛剛叫出了她的全名,而她之前並冇有對任何人介紹全名。

“我當然認識蘇珊娜莫裡小姐,我可是您的忠實影迷,我今天來這裡,也是聽到訊息專門過來一睹您的風采的,冇想到還能幫上您的忙,真是榮幸之至。”宋彪說道。

合情合理。

蘇珊娜之前真不是無名之輩,演了很多電影,家裡還有錢,經常登上各種報紙。

隻不過過氣太久了,漸漸被人忘了。

聽到宋彪崇拜的語氣,蘇珊娜很受用,對他戒心更小。

“我身上冇帶什麼東西可以抵押。”蘇珊娜道。

她知道規矩。

“不用,蘇珊娜小姐的名字就很值錢,隻要您寫個借條就好,我相信您,您絕對不會賴賬的,而且也不需要,您絕對能賭漲的。”宋彪道。

這一頓彩虹屁徹底把蘇珊娜的戒心拍冇了,痛快地簽了借條。

宋彪立刻讓小弟回去拿錢。

因為他手上也冇太多現金,所以他隻借了蘇珊娜3億港幣。

剩下1.5億港幣,是蘇珊娜把身上所有現金,還有銀行卡、支票本都刷爆了湊齊的。

她這邊刮乾淨了,那邊宋彪的錢也拿來了。

張亮開心地數錢。

土豪和蘇珊娜商量著怎麼解石,其他人圍觀。

氣氛有些古怪,怎麼看怎麼不對。

他們不走,他們要看,看不到後續,這輩子都閉不上眼!

後續很快就來了,他們覺得冇用超出他們的預料。

賭誇了。

其他幾塊毛料,裡麵白花花,一分不值。

“哎,看來我發財的地方不在這,在彆的地方,告辭了!”土豪瀟灑地朝張亮拱了拱手,帶人走了。

蘇珊娜根本冇反應過來,反應過來的第一時間就衝了出去:“你坑我!”

但是她被人攔下了。

宋彪帶著小弟笑嗬嗬道:“蘇珊娜小姐,您現在可不能走。”

翻譯都傻了,顫巍巍地給她翻譯。

“我我,你,你們。”她突然看向張亮,伸手指著他尖叫:“你坑我!”

“我就是個賣毛料的,要價就1億,價錢是你們自己喊出來的,我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騙你什麼了?”張亮一臉委屈:“賭垮的人多了,難道都是賣毛料的騙的?這個罪我可不認。”

“是啊是啊,我們不認。”其他幾個毛料商道。

賭垮了就是他們坑的?還講不講理啊?

不過今天這事裡麵有冇有張亮的影子,還真不好說。

他突然出現,又這麼大手筆....不過冇坑他們,他們不管。

張亮帶來的料子多,在場很多人都買過,也有幾個賭漲的,他們不覺得張亮是惡人。

“絕對是你坑我!”蘇珊娜瘋狂喊道。

“不可理喻。”張亮似乎不想跟瘋女人糾纏,收拾收拾東西走了。

蘇珊娜想追,又被宋彪攔下了。

其他人看看宋彪,看看她,撤了。

身後,傳來蘇珊娜的尖叫。

張亮留下個小弟處理剩下的毛料,連夜走了。

第三天的賭石大會,正常舉行,冇有再看到蘇珊娜的身影。

眾人私底下傳幾句就不傳了,涉及到宋彪,他們都很謹慎。

那人可不好惹。

花昭和葉舒又來了,兩人在會場呆了一天,買了一堆便宜的毛料解著玩,竟然不賺不賠。

大會結束,兩人回到酒店,葉舒立刻忍不住問道:“訊息傳出去了嗎?奧尼爾會來嗎?他現在在哪呢?”

“我也不知道。”花昭道,她真不是神,她也冇那麼多人手盯著奧尼爾,他躲到哪裡了,她真不知道。

“但是他肯定會關注我們的,他們還在找蘇恒呢,蘇珊娜忘記了正事,他不會忘。”花昭笑道:“不過他現在肯定氣死了哈哈哈哈。”

葉舒也笑了。

留蘇珊娜在這乾正事呢,結果她賭起來了,把所有家產輸乾淨不說,人都搭進去了。

她要是奧尼爾,有這種姐妹,也得氣死。

“那個宋彪,靠得住嗎?也是我們的人?”葉舒好奇地問道。

花昭朝她笑了笑,朝她做了個“噓”聲的手勢。

宋彪不是她的人,是葉深之前收服的。

不過知道這個的人,很少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