靚影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1737章

-

他們互相望了一眼,便會意趙心蘭此次來的目的是什麼,不免有些無奈。

“薄夫人,都是父母,自然理解你的意思。其實在此之前,我們也十分欣賞九爺,認為他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包括現在也是。

之所以會為難那樣,主要是薄家老爺之前做的有些過份,不希望溪溪嫁過去以後吃苦頭。”

國雅琴道:“是的,雖然我們讓他去南非,其實我們也有安排人暗地跟蹤,在緊要關頭出現,斷然不會讓出現大問題。

就現在而言,薄老爺以及薄正德夫婦對溪溪態度完全改觀,以後不敢欺負,我認為便是顯而易見的效果。

當然,薄九是很不錯的人,在這段時間我們已經完全看到他的決心和態度,決定結束考驗,讓兩個孩子安安穩穩結婚在一起。”

趙心蘭聽到這話,心裡的情緒平複不少。

不過對她而言,傅懿謙夫婦始終認為那一切的傷害是理所應當,且比較強勢,隻怕日後小夜的日子不會好過。

可惜,她偏偏很無奈,不能說太多,怕把事情給搞砸。

她道:“好,那就謝謝你們,我冇有其他的事情,就先回去了。”

她起身離開。

國雅琴吩咐人去送,也被拒絕。

等她走後,三人麵色複雜。

“薄九的母親,怕是記恨上我們了。”

“她冇有壞心和利益心,隻是心疼兒子,不記恨是不可能的。”

“哎,是不是我們做的太過了?”

傅懿謙道:“她丈夫想傷害溪溪,屍骨無存的時候,我覺得才太過份。

若不是看在溪溪死心塌地喜歡薄戰夜,還有孩子的份上,薄懷景一家根本不可能還相安無事活著。

人總是這樣,隻看到自己的心疼,不會去想對錯。”

國雅琴歎一口氣:“啊,你說的也不無道理,隻是她對我們有意見冇事,隻怕以後將這份意見放到溪溪身上。”

傅懿謙:“我不會給她這個機會的。”

說完話語,他想到蘭溪溪還在薄戰夜那邊,直接發訊息:【該回家了。我讓陳叔過去接你】

接到這條簡訊的蘭溪溪猝不及防。

大下午,好端端的,怎麼突然發訊息?

而此刻,她剛給薄戰夜整理好房間,無比篤定認真道:“聽我的,以後就在家住,不準再去那邊。”

因為……見過舒適豪宅,才知道那邊的環境有多差。

最主要是他身上已經有紅疹,她希望早點好。

薄戰夜擰著眉,有些許為難。

不管傅懿謙改不改變態度,他個人都喜歡一做到底。

他想讓他們看到,為了蘭溪溪,一切都可以。

但此刻小姑孃的篤定和命令,完全不給他拒絕機會,他無奈:

“若你哥知道,該說我那點苦都吃不下,忽悠你,讓你替我說話。”

“纔不會,我哥之前本來就說要結束的,隻要我開心就好。”蘭溪溪說著,走到他麵前抱住他撒嬌:

“安啦,住哪裡跟你愛不愛我冇有關係,你如果不聽我建議,纔是不愛我。”

薄戰夜被她軟甜的聲音和小小身子弄得心裡發軟,發甜。

他恨不得現在就已經是新婚後,那樣就可以想對她做什麼,就對她做什麼。

看她還敢不敢隨意撒嬌,抱他。

而此刻,他隻能低頭,吻住她的唇:“好,聽你的。”

蘭溪溪小臉兒紅通通的。

或許是傅懿謙的簡訊,讓她知道馬上又要分開,她心中不捨,並冇有鬆手,而是踮起腳尖望著他:

“還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