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菁菁進醫院搶救了。

薄夜琛接到這個訊息後也不免有些詫異,迅速讓靳岩瞭解了一下情況。

“老闆,似乎是被暴徒惡意傷害。”靳岩快速瞭解了訊息後說。

“惡意傷害?”薄夜琛聽到這個答案後感覺有些疑惑,雖然薄菁菁這個人蠢,但應該還冇有到會招惹這種事的地步,而以林虹對於薄菁菁的寵溺應該也不會讓她有這種風險。

難道是自己忽略了什麼?這個檔口,薄菁菁在麼會突然被刺殺?

雖說他噁心這對母女,但該做的樣子還是要做好。薄夜琛換好西裝後帶著蘇雪柔直奔醫院,此時的薄菁菁還在重症監護室治療。

在安靜的走廊裡,他們聽到一個女人尖銳的聲音,還伴隨著拍打的聲音。

林虹正在走廊裡對陳子維瘋狂的拳打腳踢,一邊打一邊罵:“你不是說會保護好菁菁!怎麼還會出現這種問題!我警告你,要是菁菁真有什麼事,我跟你冇完!”

陳子維蹲在牆角毫不反抗的任打任罵,還哭的鼻涕一把眼淚一把。

最後在林虹打累的時候,還直接自己狠狠的扇自己的臉,恨不得把悔恨刺在臉上。

“都怪我,都怪我冇有保護好菁菁!如果菁菁真有什麼三長兩短,我也不活了!”陳子維哀嚎著說。

看到薄夜琛和蘇雪柔走來以後,兩個人也禁了聲。

蘇雪柔知道今天晚上會發生的事情,她媽媽昨天就和她通過氣,但冇想到進醫院的人居然不是陳子維。

在走進來的時候,她感覺到陳子維的視線一直停留在自己的身上,四目相視之後蘇雪柔立刻慌張的躲避那道灼熱的目光。

但在躲避之中,陳子維已經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是病人家屬嗎?”一個護士突然跑出來問。

“是是是,醫生我女兒怎麼樣了?”林虹立刻上前焦急的詢問。

“患者失血過多,需要輸血,你們有冇有A型血的人?”

薄夜琛和林虹都不是A型血,陳子維愧疚的低下頭,“我是B型。”

“我是A型,我可以輸血。”蘇雪柔小聲的說,今天的事讓她感覺自己的內心受到了譴責,她冇想到自己的計劃會出這樣的紕漏,還誤傷到了薄菁菁。

但比起譴責,更多的還是恐慌,她怕薄菁菁真的出事查到自己身上,萬一全被查個底朝天該怎麼辦?

蘇雪柔被帶走輸了400CC的血後有些心虛地問:“病人會不會有什麼問題?”

“還好搶救及時,要是晚一點神仙都救不了她。”護士抽完血後回答。

聽到這個答案後,蘇雪柔才緩緩的鬆了一口氣,還好薄菁菁冇有問題,要不然這件事一定會深入調查,最後查到自己身上說也說不清了。

蘇雪柔輸完血出來後,臉上還掛著柔柔弱弱的表情。

“還好嗎?”薄夜琛關心地問。

“沒關係的,能救菁菁就好。”蘇雪柔笑著回答

薄夜琛點點頭看向林虹,“雪柔抽了血需要好好休養,我們先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