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薄夜琛坐了一會兒之後就準備走。

“夜琛,你這就要走麼?”蘇雪柔不捨地問。

薄夜琛沉默了一下還是回答:“回家還有點檔案要處理。”

“等等,夜琛,”蘇雪柔突然叫住他。

“怎麼了?”

“夜琛,抱抱我好不好?你已經好久冇抱過我了……”蘇雪柔一臉柔弱,輕輕地張開纖細的雙臂,看起來我見猶憐。

這個場景彷彿和曾經他失明時的場景重合,當時記憶中的蘇雪柔也是把自己脆弱的樣子暴露在他的麵前,試探性的問他,“能不能抱抱我?”

但這種場景從黑暗轉向現實後卻全然冇有了當初的那種感覺,薄夜琛看著她張開的雙臂和病號服下顯露出的精緻的鎖骨,自己的身體彷彿回憶起觸碰它之後那種令人作嘔的不適感。

他抬起頭看一眼蘇雪柔期待的表情,雖然身體萬分不願,但還是緩緩的走到她身邊。

然而走近了,他才發現自己渾身都在抗拒著這種接觸。

薄夜琛猶豫不決的樣子讓蘇雪柔很受傷,這個人怎麼會那麼排斥和她有身體接觸?

她想不通,但也不想放棄。

這是一個難得的,讓他們跟進一步的接回。

突然,蘇雪柔感覺到自己枕頭下的電話在瘋狂的振動,不知道是誰和她聯絡?

是那家國外的醫院終於聯絡她了?又或者有可能是她媽媽來找她?不論是誰,都不能讓薄夜琛知道。

蘇雪柔直接放下手用十分受傷的眼神看一眼薄夜琛,言語中還帶著哭腔:“既然那麼不情願的話,就算了。”

說罷又直接躺倒用被子賭氣的矇住頭頂。

聽到蘇雪柔拒絕的聲音後,薄夜琛竟然感覺自己如釋重負,儘管他真的不愛蘇雪柔,但也不至於心裡這麼反感她的接觸。

想到這裡,薄夜琛又感覺曾經那種怪異的疑惑感又湧上心頭,他看一眼把自己裹成一團的蘇雪柔後轉身離開病房。

看著薄夜琛離開的背影,連張阿姨都有些傻眼,剛剛蘇雪柔話都說到這個份上居然說走就走了?

張阿姨輕輕地拍拍被子,“小姐,少爺已經走了。”

“走了?”蘇雪柔氣惱的把被子摔在一邊,“都不知道哄哄我就直接走了,他到底還當不當我是他老婆?”

“小姐,你先稍安勿躁。”

蘇雪柔更加歇斯底裡:“我怎麼稍安勿躁!你看他來的這個時間,估計我住院了他心裡都開心能和那個賤人在一塊!”

“小姐你先小聲點,你看你這電話還響著呢。”

蘇雪柔原本心情就很差,但還是耐著性子拿起電話,看到螢幕的顯示後自己的手也抖了一下。

是陳子維來的視頻電話。

“怎麼辦啊!這是陳子維的電話!”蘇雪柔嚇得差點冇拿穩手機。

“要不咱就不接了?”張阿姨提議。

“不行,他還有我的照片。”蘇雪柔怕她的照片被流出去,最後還是硬著頭皮接起視頻。

“蘇雪柔,你知不知道我在哪?”陳子維邪笑著的臉從視頻中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