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就是這樣,剛剛我親眼看到少爺和那個傻子抱在一起了!倆人捱得特彆近!”小傭人把剛剛看到的事情告訴蘇雪柔。

蘇雪柔蹭的一下站起來,“你說真的?”

“千真萬確!”

“憑什麼!那個賤人又傻又醜,他對我那麼冷淡對那個傻子倒是好!”蘇雪柔氣急敗壞地摔了一個杯子,“不行,我要去花園看看!”

砰得一聲炸響。

張阿姨急忙按住氣惱的蘇雪柔,“小姐你彆著急,咱們現在可不能亂了陣腳!等你懷孕了,有的是時間教訓她。”

聽她這麼說,蘇雪柔終於冷靜下來。

她暫時壓住自己的震怒點點頭,她今晚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隻要薄夜琛願意接受她,那她就還有希望。

等她有了孩子,秦驚語就會像廢物一樣被她趕出薄家大門。

趁著兩人還在花園逛,蘇雪柔躡手躡腳的走進秦驚語的房間裡,找出秦驚語穿的公主睡衣,又走入浴室開水。

因為對秦驚語的厭惡,她除了虐打秦驚語外,很少會去秦驚語的房間,也不稀罕動她用的東西。

但今天她看到秦驚語的衣櫃突然想到薄夜琛不接受她也許是因為她身上的氣味不同。

如果她和秦驚語的感覺一模一樣,就不信薄夜琛這次還會拒絕她。

如果模仿秦驚語的樣子可以讓她重新獲得薄夜琛對她的青睞,那她當然願意。

蘇雪柔用淋浴器不斷沖刷自己的身體,企圖衝乾淨原本身上的大牌香水味,又在身上塗抹秦驚語用的洗髮水和沐浴液。

為了留下和秦驚語相似的味道,她洗了很多遍之後衝乾淨泡沫關掉水龍頭。

浴室的鏡子滿是水汽,她擦掉水汽仔細打量鏡子中的自己。

頭髮前段時間又補了一次顏色,現在看起來烏黑如瀑,皮膚白皙細膩,五官十分漂亮,身材也無可挑剔。

經過修養之後的她現在的容貌和曾經的秦驚語幾乎一模一樣,唯獨眼神缺少了那種靈動的感覺。

蘇雪柔滿意的看著自己的樣子,她已經選擇性遺忘這並不是她原本的長相。

擦乾頭髮之後她穿上秦驚語的睡衣,讓她身上全都是秦驚語身上的味道。

她又吃了原本治病的藥,感覺冇有又疼又癢的感覺了才心安。

一切準備就緒,蘇雪柔走之前還抱走了秦驚語最常用的枕頭,一步一步走向薄夜琛的房間。

另一邊的薄夜琛送秦驚語回房間之後又忍不住輕輕撫摸她的髮絲。

秦驚語的頭髮很細軟,但被養護的很好,已經即將及腰,讓他很想為她梳頭。

“哥哥晚安!”秦驚語笑著說。

“晚安。”

剛剛身體的燥熱還是冇有緩解,薄夜琛收回手逃跑似的離開了。秦驚語還太單純太懵懂,他真的不捨得傷害她。

快步回到自己房間打開門後,薄夜琛的瞳孔驟然縮小,被眼前的場景震驚了片刻。

軟軟糯糯的聲音還在和自己撒嬌。

“夜琛哥哥,你終於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