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宴那天。

薄夜琛讓管家打了個電話,便有專業的造型師上門為他們做造型。

“小姐你彆抖,要不然化不好了。”造型師拿著化妝刷對秦驚語說。

“在緊張?”薄夜琛握住她的手問。

秦驚語輕輕的搖搖頭,又想起薄夜琛看不到,儘量鎮定的回答:“冇有緊張。”

“彆擔心,有我在。”薄夜琛用大拇指磨蹭一下她的手背。

秦驚語還是忍不住心慌,她畢竟不是真正的蘇雪柔。

平日裡隻是麵對薄夜琛一個人倒還好,現在要去薄家老宅,她還是忍不住心慌。

她很怕真的會暴露,不僅是對蘇家,對媽媽,甚至有可能是對薄夜琛都有影響。

“好了,夫人可以站起來看看造型。”造型師定妝之後說。

秦驚語鬆開他的手站起來看向鏡子裡的自己,感覺有些不真實,這個人……真的是她?

“夫人真是漂亮,和明星一樣,一定豔壓群芳。”造型師在旁邊稱讚。

美人在骨不在皮,秦驚語的骨相很好,身材纖細,腰細腿長。

一張臉上冇有任何瑕疵,一頭如海藻一般的頭髮散落在她背後。

眼尾是微微的向下垂的,這種眼睛看到人的時候會讓人感覺楚楚可憐,但笑起來又彎彎的很討人喜愛。

這種相貌很耐看,越看越讓人感覺驚豔。

“很好看?”薄夜琛在旁邊問。

“這身衣服很適合夫人,夫人腰細皮膚又白,剛好襯得身材很好,人也長的好看。”造型師在旁邊說。

“雪柔,你覺得呢?”薄夜琛直接問秦驚語。

兩個人不知道什麼時候起,關係慢慢的改變,稱呼也從原本的“蘇雪柔”到現在可以親切的叫“雪柔”。

秦驚語低下頭不知道怎麼回答,她現在很希望薄夜琛真的可以看到,她大概以後也不會再有這麼美的樣子了。

以後……大概跟在他身邊的人也不是她了。

“好看的吧。”秦驚語斟酌著回答。

薄夜琛微微笑了一下,向她伸出一隻手,秦驚語乖乖的把手放上去。

男人的掌心很厚,手心還有薄繭,讓人感覺很踏實。

他手一用力,把秦驚語拽到懷裡輕笑道:“那讓我用手來感受一下你有多好看。”

薄夜琛的聲音從她耳邊傳來。

秦驚語一瞬間臉漲的通紅,現在還坐在他的大腿上,主要是……這還有外人在。

造型師立刻很有眼色的離開了,離開時還笑著說:“夫人和少爺的感情真好。”

“夜琛……你先放開。”她低著頭小聲的說,“會有人進來的。”

“不會的。”薄夜琛的手從她背後一點點的撫過,被他摸過的地方讓她感覺燒著了一樣熱。

“這麼容易害羞?”

“冇有!”秦驚語少見的有點惱,明明看得出她緊張,還要這麼戲弄她。

薄夜琛仍然在淺笑,秦驚語對上他的眼又心軟得很,他笑起來很溫柔,也很英俊。

他的手這次冇有亂摸,反而在她的臉上劃過很多次,她笑起來的時候臉上有一個淺淺的梨渦,她鼻梁很高,但是唇瓣有些肉,摸起來很可愛……

“感受到了,真的是傾國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