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夜琛早上醒得很早,眼睛也已經重新恢複光明。查房的護士過來拔掉了他手上的點滴,門口還有一些小護士在竊竊私語。

“我剛剛路過白醫生辦公室,看到他辦公桌上有一個畫滿豬頭的病曆,也不知道誰這麼倒黴。”

靳岩早早的過來辦理完出院手續,“老闆,您要去公司還是去賓館?”

“公司。”

“蘇振強之前打電話預約想見您,似乎是那個項目需要第二輪注資,需不需要和他安排見麵?”靳岩又問。

聽到蘇振強這個名字,薄夜琛就想到蘇雪柔。感覺曾經那段無法回報的時光就像是一個枷鎖,牢牢地套住他的身體掙脫不開。

沉思片刻,薄夜琛回答:“不見了,他要多少就注資給他。”

“那利潤準備怎麼算?”

“不算了。”薄夜琛帶著對蘇雪柔的虧欠,乾脆大手一揮成全了把他當成活財神的蘇振強,就權當是給蘇雪柔的補償了。

陳妍升職後,這個項目的注資流程恰巧也能參與上,她和陳子維去半島酒店翻雲覆雨之後,還靠在他懷中咋舌:“你不知道,薄總又要給蘇家注資五個億,還是不要利潤的那種。”

“五個億就白白送給蘇家了?”陳子維震驚。

“是啊,薄總這樣讓我感覺在他眼裡,五億就和五百一樣隨隨便便的往外撒。”陳妍換了個姿勢慵懶的靠在陳子維懷裡。“薄總果然是疼老婆,前前後後的資助蘇家十幾億都有了。”

提到蘇家,陳子維又攥緊拳頭,心裡罵道:憑什麼蘇雪柔那個賤貨就命那麼好,都給薄夜琛戴了綠帽子,還能靠著薄夜琛直接平步青雲。

感覺到陳子維似乎不太高興,陳妍又乖巧的輕啄一下他的唇瓣軟軟的說:“但是我也相信你,以後你肯定也會和薄總一樣厲害的!不對不對,你比薄總還要厲害。”

這通話說的陳子維爽到心裡,薄菁菁到底是豪門千金,平時對他頤指氣使的,但為了往上爬他還要經常伏低做小,乾脆把他的自尊心摔地上再踩兩腳。

陳妍就不一樣,她雖然長相家境都十分普通,但看著自己的時候都是仰起頭滿臉的崇拜,平時對陳子維的話也是言聽計從,感覺在陳妍的身邊,他又找到了自己久違的尊嚴。

再加上這個女人確實有點用處,才轉正冇多久就已經接觸到二級項目,以後也算是個可造之材。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他陳子維怎麼可能會看上這種女人?

兩個人又纏綿了一會之後,陳子維想到薄夜琛現在掌控公司就可以隨意拋灑資金,花十幾億連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心裡羨慕又嫉妒,明明都是人,憑什麼薄夜琛就能高人一等?

想到如果自己以後娶了薄菁菁也算是薄家人,那他憑什麼就不能取代薄夜琛的位置?人一旦有了些許野心,就再也不會安於現狀。

陳子維想了想,發了一條訊息給之前還在聯絡自己的供貨商,準備趁手上的項目大撈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