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陳子維見麵之後又過了三天,薄晉陽仍然冇有收到一句同意的訊息,反而陳子維仍然在斷斷續續的還債。

在收到醫院訊息之後才知道,自從上次之後,那兩間病房已經嚴防死守,隻要是生麵孔完全不讓人進入。

這件事如果不解決,後患無窮。薄晉陽又打出了一個電話準備再逼陳子維一把。

陳子維原本還在公司,突然被陳妍叫走,陳妍在樓道裡小聲的說:“子維,你是不是欠錢了?”

“你在說什麼啊?”陳子維的瞳孔驟縮,但還是穩住內心。

“之前F組還在的人都收到訊息了,說你欠了錢,嚇死我了。”陳妍小聲的說,“如果不是真的就太好了,我很擔心你。”

陳子維抱著她安慰:“放心吧,就是有人想陷害我,放心吧。”

應付完陳妍之後,陳子維又接到了家裡的電話,陳母在電話那邊說哭著說:“維維啊,你到底做什麼了啊!剛剛有一群人直接闖到家裡來翻箱倒櫃的,還把咱們家差點搬空了。”

“媽你慢慢說,這麼了?”陳子維一股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

“那些人說你欠了一屁股債,就來咱們家搬東西,左鄰右舍的人都看見了!咱們家現在值點錢的東西全都被搬走了,能砸的也都砸了,你爸現在氣的血壓一直降不下來。”陳母頓了頓,“維維,你到底有什麼難處啊?”

陳子維牙一咬,自己家那個破地方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的,隻怕現在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欠了一屁股的債。

原本營造出來精英的形象也直接毀於一旦。

陳子維佯裝輕鬆的說:“冇有,我最近在負責一個大項目,所以才得罪了不少人,他們都是為了摸黑我的名聲才故意栽贓陷害的,你們千萬彆信。”

“真的?”陳母被剛剛的事情嚇得心驚,現在家裡也一片狼藉。

“當然是真的,您還信不過您兒子麼?”陳子維笑著說,“我最近負責項目賺了不少錢,先給您和爸賺十萬塊錢,剛好咱們家傢俱都舊了,你換一套新的,再請咱們鄰居吃點好的壓壓驚。”

“不行不行,你這工作那麼辛苦,留著錢自己花啊。”陳母連忙說。

“冇事,這個項目做下來肯定收益不少,到時候錢分下來了就給你們在老家修個大彆墅。”

陳子維哄好了陳母之後又狠狠地罵了一聲,薄晉陽那個王八蛋就是要把自己趕儘殺絕。

回到工位之後他動用現在的私人/權利把除了陳妍之外收到訊息的所有人都開除,又悄悄的挪了十萬塊錢打到陳母的賬上。

看一眼公司的賬目,他已經前前後後欠了近一千萬。但自己的債務在利滾利之下反而越還越多,如同一個無底洞一般。

如果公款再被挪用的話,他被髮現的風險更大。最後陳子維走投無路隻能撥通薄晉陽的電話。

薄晉陽接起電話之後悠然自得的問:“考慮得如何了?”

傳來的聲音居然是用了變聲器,完全聽不出是薄晉陽的聲音。

陳子維硬著頭皮回答:“我做,但是你要先把之前的錢還給我。”

“那可不行。”薄晉陽笑了笑,“你連利息都冇還完,我怎麼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