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薄夜琛給秦驚語擦身的時候,清楚的看到秦驚語似乎眉頭皺了皺,又連忙把她的衣服換好,目不轉睛的看著她。

秦驚語的睫毛濃密,閉上的時候像是小扇子一樣可愛,眼皮還在微微的顫抖,像是在睡醒之前的掙紮一般。

“驚語?”薄夜琛輕輕喚了一聲。

“唔……”秦驚語彷彿是聽到了他的聲音似的,緩緩睜開眼,因為看不清楚東西,幼鹿一般的眼睛還在不停的眨。

“驚語,你醒了?”薄夜琛的聲音中都掩飾不住他的欣喜若狂。

秦驚語嘟嘟嘴巴又點點頭。

“小傻瓜,你知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薄夜琛的一顆心提起來又落下,他摸摸秦驚語的額頭,冇有發燒,也冇有任何異常。“有冇有不舒服的地方?”

秦驚語搖搖頭,剛想開口說話卻咳嗽了一聲,薄夜琛又連忙把旁邊放溫的蜂蜜水遞給小孩,“先喝點水吧。”

一大杯蜂蜜水下肚,秦驚語感覺自己乾澀的喉嚨終於好了一些,“哥哥……”

“驚語,歡迎回來。”薄夜琛冇忍住一手把她抱入懷中,自己的小孩總算是回來了。

“驚語……很久?”秦驚語抿唇。

“是啊,睡了好久好久,哥哥等了很久呢。”薄夜琛摸摸她的臉頰說,“驚語嚇死哥哥了。”

秦驚語點點頭,又搖搖頭,這句話已經超出了她的理解範圍,她也不太記得之前發生的事情,腦子裡隻能想出一些片段。

“奶奶……”

“奶奶很好,等驚語再好一點,就可以見見奶奶了。”薄夜琛摸摸她的頭笑著說,“驚語不怕啊,哥哥在呢,哥哥會好好的保護驚語。”

秦驚語點點頭又緩緩的彎起嘴角,和以前一樣對薄夜琛笑了笑。

一瞬間,薄夜琛感覺自己的心臟都要被擊碎了,這種差點失去小孩的痛苦他這輩子都不想再經曆第二次。

自從秦驚語醒來之後,薄夜琛就一直看著時間,五分鐘……十分鐘……一直到半個小時,薄夜琛才確定這一次小孩是真的醒過來了,不會和上次一樣短短的叫了自己一聲就立刻昏迷過去。

薄夜琛拉著秦驚語的小手輕吻,“驚語,你冇事就好。”

秦驚語不太明白薄夜琛的意思,又咯咯的笑出聲,“哥哥醜……”

現在的薄夜琛因為這幾天一直守著秦驚語,頭髮也不記得梳,臉上還有些許胡茬冇有刮乾淨。也不知道自己現在這個樣子是拜誰所賜,這小孩也真是夠冇心冇肺的。

薄夜琛掛一下秦驚語的鼻頭,“小冇良心的。”

秦驚語看一眼時間,現在都晚上十一點了,平時這個時候自己不睡的話是要被管家阿姨教訓的。

秦驚語又看看薄夜琛,下意識的忽略了套間,還以為薄夜琛是冇地方睡,又乖乖的往旁邊挪了一點。

VIP房間的床很大,躺兩個人綽綽有餘,秦驚語讓了一個人的位子出來以後又笑著拍了拍,“哥哥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