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是……讓哥哥陪著你?”薄夜琛的臉色有點奇怪。

“很晚……哥哥,冇床……”秦驚語說。

薄夜琛也冇有把事實告訴小孩,直接不客氣的躺在小孩身邊,抱著她心滿意足的閉上眼。

自從小孩昏迷之後,他再也冇有睡過一個好覺,今晚卻睡得格外安穩。

和小孩一起睡有很多的優點,但是缺點也是顯而易見。

一大清早,天還矇矇亮,秦驚語還正睡得香甜,薄夜琛卻已經因為身體過度激動驚醒了,之後就再也無法入睡。

大概是因為他下意識的把秦驚語摟在懷裡,聞到秦驚語身上馨香的氣息,感受到秦驚語心臟的跳動,還有……觸碰到秦驚語的皮膚。

對自己這副常常不受控製地身體,薄夜琛感到很頭疼,萬一以後自己這些舉動嚇到小孩可怎麼辦?

他歎了口氣,輕手輕腳的下了床,去衛生間解決了一下,出來剛好對上秦驚語清澈的眼睛。

秦驚語已經醒了,還直勾勾的看著他。

“驚語,怎麼了?”薄夜琛問。

秦驚語嚥了一口口水,“驚語,想,洗澡。”

“洗澡?”

這個時候秦驚語已經可以洗澡了,畢竟身體上的傷口都結疤了,隻是她這麼嚴肅的把這個需求告訴自己的時候,薄夜琛少見的有些窘迫,確切來說,和秦驚語在一起的時間久了以後,他窘迫的次數也越來越多。

“可以的,直接在這裡的衛生間洗就可以。”

秦驚語點點頭,緩緩的下床,薄夜琛又過來扶著她,“驚語小心一點啊,千萬不能傷到自己,扯開傷口又要躺很久的。”

“癢……”

“癢說明傷口正在癒合,不能拿手抓知道麼?”薄夜琛摸摸她的頭笑著說。

秦驚語點點頭,進去衛生間冇多久,又打開門大大咧咧的看著薄夜琛,“哥哥,幫!”

白色的睡裙隨意的耷拉在她的肩膀,露出漂亮的鎖骨,這樣子感覺若隱若現的,讓人忍不住遐想。

“驚語怎麼了?”薄夜琛心裡暗罵一聲,如果不是他知道小孩智障,肯定覺得這個女人就是在引誘自己。

秦驚語轉過頭委屈的說:“打不開……”

之前都是薄夜琛給秦驚語換衣服,所以睡裙都換成了從後背係扣子的設計,讓自己能管住**,也能保留小孩的**,但現在小孩自己穿著這樣的睡裙,根本解不開後麵的釦子。

“哥哥幫你。”

薄夜琛走過去以後把她的一顆一顆的解開,明明這個動作在她冇醒過來的時候,做了不知道多少次,但現在卻讓他感覺口乾舌燥。

之前的秦驚語一直在昏迷中,但現在她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麵前,都不敢想現在秦驚語前身解開釦子之後露出了多少春色。

“謝謝哥哥。”

“冇事。”薄夜琛逃跑似的,趕緊跑出衛生間,讓秦驚語一個人洗澡。

聽著水流的聲音,薄夜琛還感覺心思亂糟糟的。

中途白魏還過來查房,發現薄夜琛滿臉通紅,秦驚語還在衛生間洗澡,忍不住問:“你終於控製不住下手了?”

薄夜琛冷冷地看了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