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夜琛用最快的速度聯絡警方查詢薄晉陽的住處,又按照警方的建議把秦驚語和薄老夫人悄悄轉移。

雙方都相信薄晉陽一定會再一次來醫院加害薄老夫人和秦驚語,因此暗暗潛伏,等待著薄晉陽露出馬腳。

警方派出大量警力查詢附近的監控探頭排查可疑車輛,果然一輛黑色的車進入視野,這輛車在醫院附近轉兩圈之後,下來一個人,這人在醫院裡轉來轉去的,到原本住著秦驚語和老夫人的樓層探查了一下後才離開。

“我懷疑他們計劃的時間已經接近了,建議提前疏散人群,準備捉拿嫌疑人歸案。”警長提議。

“可以。”薄夜琛已經讓人把秦驚語和老夫人安排到足夠安全的地方,就算是薄晉陽訊息再靈通也不可能這麼快就打探到。

而警方已經調動足夠的警力把這裡團團包圍,隻要薄晉陽露麵,就必然有來無回。

夜晚七點,那輛車再一次停靠在醫院門口,下來的人並不是薄晉陽,而是一個穿著長裙的女人。

這個人看起來精神恍惚,一頭長髮遮蓋住原本美麗的臉龐,一步一步如同行屍走肉一般往醫院的方向走。

而緊隨其後,薄晉陽也跟隨女人的腳步下車,靜靜的看著,他戴著墨鏡和口罩遮住臉,跟在女人身後。

薄夜琛看到這個女人之後瞳孔微縮,這居然是蘇雪柔,消失許多天未能找到的蘇雪柔。

這一切彷彿一條線穿起來了一樣,推薄老夫人下山崖,利用暗網找人殺秦驚語,最後再綁架蘇雪柔,都是一個人的手筆。

“等等。”薄夜琛緊皺眉頭,“那個人……是我夫人。”

他的話還是慢了一步,警察直接舉著槍出來包圍住薄晉陽大喊:“不許動!嫌疑人舉起手來!”

聽到話的薄晉陽下意識的想跑,但發現自己的路已經被堵死之後又立刻抓住前方的蘇雪柔,用一把槍抵住她的後腦張狂的笑:“薄夜琛,我知道你在這,你老婆現在在我手裡,有本事你就開槍啊!”

薄晉陽絲毫不介意自己的話冇有得到迴應,又大喊:“薄夜琛,我告訴你,如果你想讓你老婆活命就給我包一架私人飛機和一個億現金送我出國,否則現在我就引爆炸彈,我們魚死網破。”

“薄先生,這……”警長也為難的看著薄夜琛。

“薄夜琛,你要是個男人就給我出來!你之前不是為了這個女人很橫麼!現在怎麼當縮頭烏龜了!”

薄晉陽已經徹底破罐破摔,原本還在潛伏中的陳子維也立刻棄車保將,跑到薄菁菁的病房裡,背起薄菁菁就往外跑。

“你乾什麼啊?我正要吃飯呢!”

“噓!”陳子維把她帶出去之後又小聲說,“聽說薄晉陽挾持蘇雪柔要炸了這裡,秦驚語和薄老夫人都被轉移了,我這是急著帶你逃跑呢!”

“他們居然都冇有叫我!”薄菁菁杏眼瞪圓,乖乖的和陳子維離開現場,又感激的說:“子維,謝謝你,以後我一定會報答你的。”

“你瞎說什麼呢,我還不是因為愛你。”陳子維笑道。-